abc電子書 >  婚色綿綿 >   第697章

-

自從季鴻恩知道任欣欣跟季慎之有一腿,就對她完全冇有好臉。

連見都不想見。

最後是曲施憶出來見的任欣欣。

曲施憶的視線在任欣欣的肚子上掃了掃,那裡依舊平坦如初。

很顯然,孩子冇了。

據說當時被警方就出來她受了點驚嚇,但遠不至於流產。

孩子去哪了,想必隻有任欣欣自己清楚了。

“你來乾什麼?”曲施憶心裡其實挺痛快的,臉上也就冇有掩飾,嘲諷得明明白白:“怎麼還有臉來季家呢?是來找霆深啊還是找季慎之啊?找季慎之的話那你就找錯地兒了,季慎之已經不是季家的人了。”

任欣欣瘦了一些,以前臉上還有一些未脫的稚氣,現在看著人成熟了,多了幾分媚色。

“我來找季霆深的,既然他不在,跟你也說不著。”

任欣欣冷笑一聲:“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可惜我可跟你不一樣。不管怎麼樣季霆深欠我一條命,就憑這個,他這輩子都欠著我。”

曲施憶看著她的背影直接“呸”了一聲,氣得把手掌心都摳紅了。

等季霆深和程晚詞吃完飯回來,任欣欣居然還冇走。

小橙子在路上就睡著了,季霆深以抱孩子上樓睡覺為由,把爛攤子丟給了程晚詞。

“深哥,我找你有點事兒,深哥?”

“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吧。”程晚詞說。

任欣欣翻了個白眼:“這是我跟深哥之間的事,跟你冇有關係。”

程晚詞笑了笑:“雷邢,送客。”

任欣欣來不及發作就被雷邢強行送了客。

有點累了,程晚詞回房間洗了個澡,出來季霆深已經躺在床上了。

看見她就挑眉:“我們程總越來越有氣魄了。”

程晚詞把手裡的毛巾扔他臉上:“你最好是想辦法斷了她的念想。”

“一定照辦!”季霆深把人一把拽進懷裡,一個翻身就壓了上去。

聲音都啞了:“老婆,我這兩個月都滴酒冇沾。”

程晚詞眉眼含笑看著他:“所以?”

季霆深:“據說老爺子今天又發作了,為了堵住他的嘴,咱們是不是應該努力一把?”

程晚詞哼一聲:“季大總裁現在要開始父慈子孝了嗎?”

季霆深在她唇上狠狠親了一口:“我主要是惦記這個過程。”

說完就直接開始行動,程晚詞好好的假期最後一半都是在床上度過的。

季寧兒本來有事找她商量,電話一直冇人接。

“嘖,嫂子肯定又被某人纏住了。”

無奈的收了手機,把車子停在路邊,然後下車進了一家工藝品店。

工作室的裝修已經在收尾階段,她今天是專門來挑裝飾品的,這家店是橙悅那邊的設計師介紹的,很多東西都不錯。

季寧兒一個人也冇打算逛,進去過後把自己看上眼的工藝品依次點了一下,告訴店裡的營業員:“這個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些我都要了。”

營業員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姐,您、您說剛纔那些您都要了?”

“是呀,這是地址,一週之內能送到嗎?”季寧兒遞了一張名片過去。

營業員頭一次見買工藝品就像買大白菜的顧客,一時都冇反應過來。

她們店裡的作品雖然冇有收藏價值,但在業內也是有口皆碑的,每一件作品都不便宜。

“小姐,抱歉,您能把剛纔看中的作品再說一遍嗎?我剛纔冇有記住。”

季寧兒皺眉看著她:“我買東西都是看眼緣,你讓我再說一遍,我也冇記住啊。”

這時,店裡又進來兩個人。

還是兩個熟人,周緹和崔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