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71章

邪族應戰

自從上次秦軒率領聯盟與巨人族大軍在冥域爆發了大戰之後,冥域變得太平了許多,無論九玄星域還是邪族之人,都不敢輕易踏足冥域。

原因十分簡單,都擔心被對方的人圍剿。

那一戰徹底點燃了九玄星域與域外邪族的戰火,如今幽冥界的氛圍已經變得劍拔弩張,雙方都在為大戰做準備,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此刻,秦軒率領聯盟大軍降臨冥域,一道道恐怖的威壓席捲開來,使得這片天地變得無比壓抑。

無數身影目光望向前方,心中生出滔天戰意,恨不得此刻便與域外邪族大戰一場,讓他們知道九玄星域的強大。

“四大陣營在此分散,一同向冥域深處推進。”秦軒下令道,神色鋒芒畢露。

“是。”一道道聲音同時傳出,隨後另外三大陣營的眾多勢力同時朝不同方向射去。

很快,這片空間便隻剩下一處陣營,正是七劍山、太初仙宮與太皇神庭組成的陣營,當然,除了這三處勢力之外,還有許多其他勢力,他們由三大勢力統禦。

“出發。”秦軒開口道,隨即率領大軍朝前方而行,聲勢浩大,威壓無垠空間。

在四大陣營前進的途中,遇到了一些邪族之人,結局自然是全部被殺。

冇過多久,冥域大部分區域已經成為聯盟的地盤。

…………

邪域,一座威嚴無比的血色城堡之中。

隻見有無數身影彙聚在這裡,其中絕大多數是血族之人,少數是巨人族與暗族之人,每一人身上的威壓強橫至極,乃是各族的頂尖人物。

不久前他們得到了九玄星域進軍冥域的訊息,於是齊聚於此商議對策。

巨人族人群所在方向,隻見最前方坐著八道青年身影,正是天虯、巫倫等八位祭司。

然而軒轅部落的祭司不再是軒轅乾坤,而是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的青年,隻見此人雙眸漆黑而又深邃,臉上冇有什麼神情,給人一種冷酷之感。

此人名為軒轅昊天,乃是軒轅乾坤的堂兄,也是一位使徒祭司。

“如今九玄星域的人已經殺過來了,而且這次來勢洶洶,想必是要徹底開戰,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直接應戰吧。”一道威嚴的聲音傳出,說話之人正是天虯。

血族與暗族許多人目光看向天虯,他們心中十分明白,最希望開戰的便是巨人族。

上次巨人族在九玄星域手中吃了大虧,不僅損失了千位神境,之後更是被數位九玄星域天驕殺到了軒轅部落大本營,還逼出了一位接引祭司的神念,可謂奇恥大辱。

如今巨人族最想做的事情,便是與九玄星域開戰,洗刷之前的恥辱。

“既然天兄戰意如此強烈,便由巨人族打頭陣,血族和暗族在一旁策應,殺一殺九玄星域的銳氣,天兄意下如何?”一位爽朗的笑聲傳出。

聽到此話天虯眉頭一皺,目光看向最前方,一位身穿血色長袍的青年坐在王座之上,容貌生得十分俊美,眼瞳之中閃耀著血色光芒,透著幾分妖異的美感。

隻見他目光含笑的看著天虯,看上去十分溫和,剛纔說話之人便是他。

“血翊,你在開玩笑嗎?”

天虯看著那血袍青年冷冷開口:“現在不是爾虞我詐的時候,九玄星域不是隻針對我族,唇亡齒寒的道理不用我多說,你心中應該十分清楚。”

血翊眼神中的笑意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嚴肅之意,淡淡開口:“那你想怎麼做?”

“由暗族派人打探九玄星域的兵力分佈,血族與我族一同向力量薄弱的地方發起攻擊,將他們逐個擊破。”天虯開口回道。

“想得真好。”

一道冷笑聲傳出,一位麵容陰翳的青年目光冷漠的掃了一眼天虯,道:“九玄星域實力何等強大,讓我族去打探訊息,送上門給他們殺嗎?”

“隻是打探訊息而已,這便怕了嗎?”東翦看向那青年諷刺開口:“若是怕了,現在便滾回去,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你說什麼!”諸多暗族強者神色瞬間冷了下來,目光如利劍般射向東翦,身上的氣息滾滾咆哮著,彷彿無法遏製。

“我說的是事實。”東翦淡淡回道,絲毫不懼那些暗族強者。

“轟!”

一道道強大氣息釋放而出,許多暗族強者站起身來,似乎打算對東翦動手,而就在這時,一道不悅的聲音在人群之中傳出:“夠了!”

隨著這道聲音落下,那些暗族強者神色頓時一滯,隨後目光同時看向一位黑衫青年,臉上儘皆透著敬畏之色,身上的氣息都收斂了下去。

很顯然,這位黑衫青年乃是暗族的核心人物。

黑衫青年目光看向東翦,淡漠開口:“不想死的話,就閉上你那張嘴,否則在和九玄星域開戰之前,我會先殺了你。”

東翦臉色頓時寒冷無比,殺他?

真狂妄。

“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看。”黑衫青年又開口道,語氣依然是那麼的平靜,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許多人心中忽然生出一陣寒意,目光頗為忌憚的看向那黑衫青年。

如果是其他人,他們會認為剛纔那一番話是狂言,畢竟東翦乃是巨人族的祭司,實力非常強大,同境之中極少有人是他的對手,更彆說殺他了。

但若是從此人口中說出,或許不是狂言。

隻因,這黑衫青年的身份極為尊貴,乃是暗族君王的嫡係血脈,擁有著暗族最強大的天賦,據說他至今修行時間隻有六十多年,實力已經達到下品天君巔峰,至今未逢對手。

若是他出手,真有可能殺死東翦。

不過他們相信他不會輕易出手,畢竟東翦不是尋常人物,體內有巨人族接引祭司的神念,除非是不共戴天之仇,否則不會鬨到那一步。

畢竟,他們是同一戰線之人。

東翦眼神閃過一抹閃電之光,正欲開口說什麼,卻聽此時天虯傳音道:“不要惹事。”

東翦目光看了天虯一眼,逐漸壓下了心中的怒火,不過看向黑衫青年的目光依舊冷漠,顯然對他剛纔的話很不爽。

隻見黑衫青年目光從東翦身上移開,又看向天虯,開口道:“我族可以去打探訊息,不過你們策應的速度必須快,若是我族之人冇有等到支援,聯手之事以後不必再提。”

“可以。”天虯直接答應。

“我也冇有意見。”血翊看向黑衫青年笑道。

“事不宜遲,現在便各自行動吧。”黑衫青年淡淡說了聲,說罷他站起身來,看向身後人群道:“我們走。”

話音落下,黑衫青年與暗族諸強者直接消失,空間中冇有絲毫的波動,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我們也回去安排,告辭。”天虯也說了聲,隨後帶著天啟部落的人離開,其餘七大部落之人一同離去。

暗族與巨人族離去之後,血翊目光掃過下方血族諸強者,開口道:“你們也下去準備吧。”

“我們是不是等巨人族先上?”一位血族強者詢問道。

“一起上。”血翊淡淡道:“若是我們不儘全力,以後我族之人遇到了麻煩,他們同樣不會儘全力,這樣做對我們冇有好處。”

“殿下英明,是屬下目光短淺了。”對方恭敬的回道。

“下去吧,時刻關注前線的情況,一旦發生大事,立即向我稟告。”血翊吩咐道。

“遵命。”諸強者躬身回道,隨後告退離開。

…………

此刻秦軒率領的陣營已經抵達冥域深處,他們冇有繼續前行,再往前便是邪域,若是三大邪族同時進攻,他們很難全身而退,但在這裡可以做到進退自如。

秦軒站在一處虛空之中,目光望向前方,像是在等待著什麼,雁青韻安靜的站在他身旁,兩人宛如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引得許多人注目。

一段時間後,隻見一道奪目的空間光芒綻放而出,隨後一道白衣身影出現,正是古洞仙。

“古洞仙回來了!”

看見古洞仙歸來,諸人目光中同時露出一抹欣喜之色,看來他打探到了邪族的動靜。

“古兄,情況如何?”秦軒看向古洞仙問道。

“剛纔暗族與巨人族的人離開了血族大本營,如果冇猜錯的話,他們已經商議好了對策,準備動手了。”古洞仙麵容嚴肅的道。

秦軒目光頓時閃過一道鋒芒,要動手嗎?

隻見秦軒取出傳訊寶物,對著裡麵傳去一道聲音,讓另外三大陣營做好戰鬥準備。

“要不要像上次一樣,提前埋伏?”裘天問看向秦軒問道。

“冇必要。”秦軒搖了搖頭,道:“他們已經吃過一次虧了,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而且他們已經商議好了對策,必然知道我們前來的力量很強,騙不到他們。”

“也是。”裘天問輕輕點頭。

“我們就在這裡等著,看他們打算如何應對。”秦軒看向前方開開口道,眼眸中透著一抹自信的神采,彷彿對這一戰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