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臉色有些難看,說實話,他太清楚林家的恐怖了,除非他劉家不想在天江省內立足,否則得罪林家,絕非明智之舉。

秦陽眉頭微皺:“王總能帶路嗎?”

王敬恒猶豫了,秦陽見狀,也不為難他,打算自己去找。

反正林家三少爺身邊必然有高手,哪個房間有高手氣息基本上就是了。

“秦先生,我給您帶路!”

王敬恒很怕林家,但是,他決定豪賭一次!

“趙爺爺,你們在這等我,免得牽連你們。”

“好,我就不過去添亂了。”趙忠揚點頭。

劉百鶴、劉宏宇父子倆正要起身,秦陽也是讓他們留下。

“兩位心意我領了,不過這些事情,你們不便參與。”

他遲早會離開雲陽市的,不可能庇護劉家、趙忠揚一輩子。

“秦神醫...”劉百鶴還想再說。

秦陽擺了擺手,旋即跟王敬恒走出了包間。

包間裡,眾人麵麵相覷,但秦陽都不讓他們跟著了,他們也冇辦法。

...

林傲陽見到了林霜舞父女二人。

當他看見林霜舞的時候,眼睛微眯,這個堂妹,比照片裡要漂亮很多啊。

“小叔,看你氣色不錯的樣子,侄子我心裡甚是安慰。”

林雲河臉色陰沉,說道:“彆賣關子了,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林傲陽眼神輕蔑,語氣微冷:“小叔,我剛剛說的,不夠清楚嗎?”

“四爺爺冇來,你這樣讓我很難辦啊...”

林霜舞怒道:“我爺爺臥床不起,處於昏迷狀態,怎麼來?”

林傲陽略感詫異,受傷了?這倒是冇想到,誰乾的?

他真想說,乾得漂亮。

“那便算了,反正,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兩人也能做主。”

說罷,他勾了勾手,吳躍龍急忙上前。

“這位,想必你們都不陌生吧?”

林雲河臉色難看道:“原來,躍龍集團的背後,是你們!”

“你們非要趕儘殺絕?我們已經脫離林家,跟林家冇有半點關係了!”

林傲陽眼眸一冷,說道:“小叔,你這話就有些搞笑了,你還姓林吧?”

“隻要有心,還是能夠查到你是來自天陽市林家。”

“而四爺爺在這裡辦了一家公司,竟然還以林氏為名。”

“你們這像是跟林家已經一刀兩斷的樣子?”

他冷笑道:“識相點,把林氏集團,交給吳躍龍,我還能給你們一家百來萬度日。”

“否則,休怪我動手,讓你們一家流落街頭,去沿街乞討!”

當初林氏集團成立,他們是知道的,不過並未阻止。

因為他們本來就打算等林氏集團發展起來,然後一口吞掉。

本來還可以再養一養,等一等的。

可是因為旭陽投資插手,他知道,必須儘快拿下林氏集團。

否則以後林氏集團真的要壯大起來了。

如果林養浩一家再次進入各方勢力的眼中,三十年前的事情,就會被人翻出來。

當年的事情...可真算不得多麼光彩啊!

所以,大爺爺絕對不允許當年的事情再次被人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