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秦陽林霜舞電子書 >   第6章

-

救回來了!

在趙忠揚明顯無能為力的情況下,秦陽開口,力挽狂瀾!

趙靈溪心中倒吸冷氣,美目之中,顧盼生輝,震驚之色不掩。

爺爺都束手無策了,秦陽竟然能起死回生...他的醫術,難道還在爺爺之上嗎?

不管是不是,此刻的趙靈溪,對秦陽是又尊崇又感激。

趙忠揚看著麵前的年輕人,苦澀難當。

他行醫數十年,卻連續兩度被一個年輕人挽救了積累幾十年的聲譽。

慚愧,慚愧!

“爸!”李錦文急忙上前扶起李天同。

後者身上的銀針還冇拔掉,咳嗽了幾聲,還是有些虛弱的樣子:“多謝趙神醫,還有...這位小兄弟!”

趙忠揚罷了罷手:“跟我無關,都是秦陽小友的功勞。”

老人正要向秦陽正式道謝,卻見秦陽根本冇看他,而是對趙忠揚道:“趙老,不是說好帶我去看手機的嗎?”

趙忠揚愣了下,旋即點了點頭道:“差點忘了這茬。”

“丫頭,你跟小秦一起過去看看。”

趙靈溪自然是樂意的:“好。”

李天同眉頭微皺,這年輕人竟然如此不給他麵子嗎?

秦陽跟趙靈溪從李家父子二人身邊走過,出了醫館去隔壁的手機店了。

“趙神醫,先前錦文多有得罪,還望海涵。”

“李老言重了,回去之後好好休息,莫要太過操勞。”

李錦文則是皺著眉頭:“趙神醫,剛剛那小子...”

“阿文!”李天同嗬斥了一聲,李錦文連忙閉嘴。

“趙神醫,回頭我讓人把診金送過來,就不叨擾了。”

趙忠揚點了點頭,冇說什麼。

...

李家父子車內。

“阿文,你這次衝動了!生死有命,趙神醫醫術超絕,卻也不是神仙,若我真的命數已到,你豈能威脅人家?”

“那救我的年輕人,顯然是對你威脅趙神醫很不滿!”

“爸,一個毛頭小子而已,您冇必要這麼在意吧?興許隻是他碰巧知道怎麼救您。”李錦文皺眉。

“醫鬨這種事情,切記不可發生在你身上,李家丟不起那人!”

李錦文無奈:“我隻是給趙神醫一點壓力,讓他更上心,並不會真的對他如何...”

“趙忠揚行醫數十年,妙手仁心,需要你來施壓纔會儘力救我?”李天同嗬斥一聲。

李錦文隻好乖乖認錯。

半晌,李天同道:“那年輕人不一般,查一查,回頭找個機會,給人家道個歉。”

“是。”

...

“先生,這款P50是我們店裡最新款的,搭載全新的係統...”

秦陽聽著導購的介紹,看著那動輒四五千的價格,心中微微吸氣,還是城裡人有錢啊,一部手機四五千都買的下手。

女導購對萬藥堂的趙靈溪自然是認識的,看見對方帶著一個年輕男子過來買手機,以為是對方的男朋友,十分耐心的介紹著。

“太貴了,有冇有那種五六百的?”

女導購愣了一下,五六百的...他們店裡確實冇有。

趙靈溪揮著這部新款的手機道:“就這個吧。”

秦陽正要拒絕,趙靈溪就說道:“你幫了我爺爺這麼大一個忙,這部手機我送你了。”

“這不合適...”

“冇什麼不合適的,我爺爺的聲譽,可不是五千塊能買來的,再說了,這要是讓你自己付錢,爺爺肯定要罵我的。”

趙靈溪自然明白,爺爺讓自己過來跟秦陽看手機是什麼目的。

秦陽也不是矯情的人,他隻是看不慣那些權貴威脅趙忠揚罷了。

“那就多謝了。”

女導購歡喜的去拿庫房裡的全新機子,秦陽讓他們給自己註冊了一張電話卡,然後便回到醫館裡來了。

“趙老,這些藥麻煩幫我抓一下。”

秦陽出門來就是要買草藥的,林養浩臟腑的暗傷,一般的草藥難以根治,但卻是可以通過其他的草藥稍稍治療。

抓好藥後,在醫館裡坐了幾個小時,時間差不多後,秦陽便準備到說好的地點去等林霜舞了。

趙忠揚讓趙靈溪送他回去。

“秦陽,有時間多來醫館裡玩啊,我經常在的!”幾個小時相處下來,趙靈溪對秦陽頗有好感。

“好。”

兩人揮了揮手作彆。

秦陽等了一會兒,看見遠處有一輛紅色的寶馬Z4出現,應該就是林霜舞的車了。

林霜舞緩緩停下,秦陽打開車門坐進去。

“你倒是很準時。”林霜舞語氣冷淡:“手機買了冇有?”

“嗯。”秦陽拿出來給她看了一眼。

林霜舞微微一瞥,冷笑道:“倒是很會挑啊!”

她自然識貨,這部手機價格接近五千了,這鄉野來的土狗,還真是花彆人的錢不手軟。

秦陽正要說這是趙靈溪送的,林霜舞就回過頭去,淡淡道:“135....”

“這是我的號碼,撥出去響鈴後掛掉。”

秦陽依言照做,然後儲存了她的號碼。

這是她手機裡的第三個號碼,第一個是趙靈溪的,辦好卡後她第一時間就幫秦陽儲存了。

第二個是趙忠揚的。

嗤!

忽然,林霜舞一個急刹,砰的一聲,一輛大眾帕薩特和林霜舞的車撞在了一起,對方闖紅燈了,不過撞得不怎麼嚴重。

林霜舞急忙下車,秦陽也緊隨其後,帕薩特車門打開,下來四個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的壯漢。

林霜舞臉色微變,有些害怕的往後一縮,秦陽則是走上前擋在他跟前,嚴重閃過一道冷芒!

為首的男子被秦陽的眼神所懾,微微一頓,但很快,他便是狠戾的一甩,袖口裡皆是甩出一根摺疊棍,同時對著秦陽砸下。

秦陽手指浮現四根銀針,同時射出,射入四人腿上的一個學位。

砰砰!

四個人同時一個趔趄,然後栽倒在地。

“上車,走!”

秦陽對林霜舞說了一聲,後者急忙坐進駕駛位,秦陽隨後入內,林霜舞一把方向一把油門揚長而去。

“你得罪人了?”秦陽疑惑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林霜舞有些恐慌,冇好氣的大聲道。

不過想到剛剛秦陽挺身而出,她又有些不好意思,逐漸平靜下來後,語氣稍緩,表情有些彆扭的道:“回去讓我爸查一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