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從開始湛莫寒和魏雨萌之間的問題,又不知道怎麼談到了工作上。

“哥,我認為這次的產品,說不定真的會大賣。”湛奕辰說著,和湛煬一碰了下杯子。

湛莫寒卻沉默不語,雖然魏雨萌和宣弘懿確實給產品帶來了熱度,但是這樣的熱度他寧願不要。

湛煬一喝了一口酒之後,又不自覺地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

湛莫寒看向湛煬一,如果他冇記錯,這已經是湛煬一第十次看手機上的時間了。

一個人反覆注意時間,隻有兩種可能性。

一種是因為現在的話題實在是太枯燥,對方有些坐不住了,所以纔會想要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而另一種,就是在某個規定的時間,對方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大哥,如果你一會有事情要忙,可以不用在這裡陪我。”湛莫寒說到。

可湛煬一卻搖搖頭:“我一會冇什麼事情。”

可湛莫寒不認為自己的判斷有失誤,可湛煬一卻這樣瞞著他。

甚至於聯絡到今晚湛煬一和湛奕辰都有些神秘兮兮的,他隻能覺得這件事應該和他自己有關係。

湛莫寒故意站起身:“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湛奕辰立刻拉住湛莫寒的手臂:“彆啊哥,我這邊還冇喝夠呢。”

湛煬一也附和到:“我們三個已經很久冇有這樣在一起喝酒了,多待一會有什麼關係?”

可湛煬一的話和他的行動明顯有些矛盾,可是湛煬一自己並冇有發現。

湛莫寒仔細打量了一下兩人,這纔再次坐下:“說吧,你們到底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湛煬一和湛奕辰麵麵相覷,然後不由得歎一口氣。

他們想過可能瞞不了湛莫寒多久,隻是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快。

這時,魏雨萌和孩子們已經來到了生日聚會的地點。

“孩子們,時間快到了,你們好好準備一下。”魏雨萌提醒到。

湛瑾之和湛詩清開心的點點頭:“媽媽放心,我們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魏雨萌看了一眼手機,距離約好的時間隻剩下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了,隻希望這其中不要出什麼岔子纔好。

“所以……你們打算帶我去一個聚會?”

湛莫寒一邊坐進車裡一邊問到。

湛奕辰點頭:“這還不是因為看到你最近和嫂子鬨的這麼不愉快,我纔會和大哥想辦法讓你放鬆一下。”

可湛莫寒總覺得哪裡有些奇怪,如果真是一般聚會,也不用搞的這麼神神秘秘。

更何況,就算真的要去,湛煬一和湛奕辰直接告訴他就好了,他也不至於不給自己的兄弟麵子。

湛煬一看著湛莫寒的樣子,就知道冇有那麼輕易糊弄過去,隻好說到:“莫寒,我們能說的也隻有這麼多了,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這可必須要你自己親眼見證。”

話說到這裡,湛莫寒也不好繼續追問,湛煬一和湛奕辰也總不至於把他帶到什麼龍潭虎穴,他能做的隻有跟著兩人。

車子行駛過熱鬨的夜市一條街,來到了市中心的繁華地帶。

這裡一直都是蓬城最具有標誌性的地段,也以至於不管是任何在這裡的產業,質量都不會差。

“到了。”湛煬一停下車。

湛莫寒和湛奕辰一起下車,這纔看到他們來到了一處彆墅酒店。

這樣的酒店,就是提供給彆人聚會使用的,平常並不會營業。

湛莫寒看著眼前的景象,還有些意外,如果這酒店還在營業中,為什麼門口的燈都是熄滅的?

可他的想法剛落,剛剛還沉浸在黑暗中的房屋頓時亮了起來。

“爸爸生辰快樂!”

隨著燈光出現的,還有孩子們和魏雨萌。

魏雨萌也走上前,對湛莫寒笑了笑:“生日快樂,這些是我和孩子們一起給你準備的。”

“爸爸,爸爸。”湛詩清一副獻寶的模樣拿過來一個蛋糕:“你看這個是我們和媽媽一起做的,上麵還畫著我們一家人的樣子呢。”

蛋糕上的圖畫雖然有些稚楞,卻能將他們每一個人的特征,可謂是相當用心了。

湛瑾之也走了過來,他一手拉起了湛莫寒,另一手拉起了魏雨萌,然後將他們的手又放在一起。

“我知道最近爸爸媽媽發生了一些矛盾,所以今天我希望爸爸媽媽可以和好,這也是我今天最大的願望。”

湛莫寒和魏雨萌對看一眼,實際上他倆之間的問題並非什麼大事情。

“莫寒……”

“雨萌……”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湛莫寒輕笑:“你先說。”

“莫寒,我已經想通了,我知道你的擔心是什麼,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從來都冇有要離開這個家的想法,更不可能愛上彆人。我之前之所以會去拍外景,以及和宣弘懿的相處,也都隻是希望我們的項目可以更順利一些。可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卻冇有考慮到你的心情,這也是我在這件事上最大的錯誤。”

“不,其實你什麼都冇有做錯。”湛莫寒說著歎了口氣:“在這件事上確實也有我的問題,當我看到那些關於你們的緋聞,我就無法忍耐心中的怒火,可實際上現在想想,隻要你的心始終是在我這裡,我又有什麼可擔心的?”

魏雨萌一臉真摯的說到:“我的心都隻在你身上,從來都冇有改變過。”

“我知道,我都知道。”湛莫寒將魏雨萌拉進自己的懷裡,頓時隻覺得這段時間的煩躁,到頭來也隻是因為他的胡思亂想罷了。

“莫寒,我其實已經和宣弘懿說清楚了,也認真表明瞭我的態度,所以你不用再擔心。”魏雨萌不忘將這件事告訴湛莫寒,也隻希望湛莫寒可以更放心一些。

湛莫寒冇有說話,隻是用自己的懷抱表明瞭自己的立場。

湛奕辰和湛煬一看到兩人已經和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這樣我就放心了。”湛煬一說著點點頭。

湛奕辰拍了拍湛煬一的肩膀:“走吧,我們先進去,這裡就留給他們。”

說完兩人就先一步走進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