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他們來遊樂場,最後,我們兩人二人世界是不是有點過分?”

“不會,這個機會可是他們三個給我們創造的。”

傅墨霆緊緊摟住寧初夏的腰,將他攬在懷裡,“這段時間,讓你辛苦了,我也很想好好陪陪你。”

“不辛苦。”

寧初夏主動在傅墨霆的臉上親了一記,“隻要跟你和孩子們在一起,我一點都不覺得辛苦。”

傅墨霆冇有作聲,隻是將寧初夏摟的更緊。

這種感覺不光寧初夏有,就連他自己都有。

隨著纜車的高度越高,整個京市的景色都儘收眼底。

“好美。”

寧初夏看著窗外儘收眼底的美景,忍不住感歎。

“你更美。”

傅墨霆的目光始終在寧初夏的臉上。

太過直白的話,說的寧初夏小臉蹭的一紅,目光迎上傅墨霆的,“你就不能好好欣賞風景,你從來不說這種話,突然說,還真讓我有些不好意思。”

“那以後,我就多說。”

傅墨霆主動和寧初夏十指交纏。

“不用,我習慣了你的冷漠。”

“久了就膩了。”

傅墨霆又說,隨後,長指就捏住了寧初夏的下巴,將她看在窗外得到臉給轉了過來。

“你相信嘟嘟說的話嗎?”

寧初夏直視著傅墨霆的臉,清楚的記得嘟嘟說過的話,“其實每個女人都是戀愛腦。

骨子裡還是幻想著那些東西。”

希望和深愛的人長相廝守,白頭到老。

“那我們就試試。”

說完傅墨霆身體靠過去,主動親上了寧初夏。

寧初夏坦然接受,甚至,還摟住了傅墨霆。

雖然,他們每天都在一起,但是,這種親密的時候,卻很少。

惺惺相惜的兩個深情的人,碰在一起,就無休無止。

直到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才分開。

“初夏,我愛你。”

傅墨霆忍不住對寧初夏表白。

寧初夏被傅墨霆的話一怔,愣了幾秒,深情款款的看著他。

“我也愛你。”

突然,傅墨霆就跪在了寧初夏麵前。

變戲法似得,從西服口袋裡,拿出了一枚熠熠生輝的鑽石戒指來。

“初夏,你願意接受我的愛,嫁給我嗎?”

寧初夏再次傻眼了,一頭霧水的她,看著傅墨霆太過認真的模樣。

“乾嘛?你怎麼突然這樣?”

寧初夏真的有些無所適從。

“求婚。”

傅墨霆鄭重其事的說。

“我們都老夫老妻,你早就求過了。”

“有嗎?我都忘記了。”

傅墨霆當然也記得,知道在和寧初夏去路易族之前,他跟寧初夏求過婚。

但是,都是六年前的事情了,他早就忘記了。

“不管有冇有,那些都不作數了,今天我鄭重其事跟你來一次,六年前我欠你一個婚禮,我想補給你。”

“不需要。”

“需要,每個女人都是寶貝,可是,我卻將你燙手山芋給娶了過來,甚至,都冇有去接親。

初夏,我是真的很想補償你,這次,我一定會穿著新郎服,親自去接親。

你也要打扮的美美的,重新嫁我一次。”

寧初夏被傅墨霆的話,感動的都快要哭了。

“傻蛋,結婚隻能結一次,哪裡還能兩次,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我們是二婚。”

“無所謂。”

傅墨霆纔不想管外人如何看他,隻知道,他想按照自己的心意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