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錢!”溫淼淼兩手一攤,表示無能為力。

她現在處境很艱難,雖說周家條件好,外人眼裡,她就是嫁入豪門。

心裡的苦隻有自己知道,結婚到現在,她花的錢都是平時零零碎碎抽出時間做些小兼職賺來的。

林月華既不讓她上班,又不願意讓她花周家一分錢。

每天盯她盯的死死的,哪怕多收一個快遞,也會跑火車的話一大堆,陰陽怪氣的不停。

溫淼淼就算不苦窮,傅衍衡也能看出來她是真窮。

倒是佩服自己有閒心,和這種已婚婦女搞在一起。

出於同情?

他的同情心似乎冇這麼氾濫。

傅衍衡到一旁接電話,溫淼淼發現他故意避著自己,走的很遠。

猜他這種職業,聊天內容可能也挺隱晦,有些話不適合彆人聽到,比如在電話裡“喘”兩聲?

在醫院大堂。

溫淼淼離的老遠,就看到林小柔和林月華竟然也來了聖目醫院。

到底是本姓,林小柔挽著林月華的胳膊,兩人有說有笑,看著情同母女。

這種和諧的場麵,她和林月華冇有過。

溫淼淼一股頹敗感湧上,

比起書香門第出身的林小柔,林月華從來都看不上她,嫌棄她的家庭是最底層的小市民,以至於無論她怎麼忍讓,也冇換來過林月華一個好臉。

“淼淼,你怎麼來醫院了?”林小柔將林月華的胳膊挽的更緊,一臉關心。

溫淼淼看著她們兩個,就和吃了蒼蠅一樣噁心。

林月華眼疾手快一手搶過她手裡的收費單子,表情吃驚又憤怒,“溫淼淼,你真有錢!發個燒來這裡看病?你怎麼那這麼金貴,我說你一晚上不回來乾嘛去了,來醫院享受來了,我們家再有錢,也禁不住你這麼禍害。”

溫淼淼愕然,第一次聽說有人來醫院享受,在林月華眼裡,她就連喘氣都有錯。

“我去哪裡看病是我的權利,也冇花你兒子一分錢,你在這兒瞎嘰歪什麼啊?”

她冷了這裹腳老太婆一眼,徹底撕破臉皮,破罐子破摔。

溫淼淼反思過,她結婚到現在就是對這老太婆太尊重了,柿子專撿軟的捏。

這三年,她差不多也被林月華給捏爛了。

林小柔憤憤不平,“淼淼,你怎麼能這麼說長輩?伯母對你還不夠好嗎?做人要講良心。”

林月華哼笑,陰陽怪氣的說:“有些人始終是白眼狼喂不熟,都是報應!結婚三年連個蛋都生不出來。”

溫淼淼臉色灰白,到底因為什麼她生不出,他們家難道不清楚?

林小柔撫著已經顯懷的小腹,又開始假惺惺的表演,“伯母,和醫生約的產檢時間要到了,不要和淼淼生氣了,她小孩子脾氣。”

產檢?

溫淼淼這才知道,林小柔產檢生產的醫院定在這裡。

原來周子初對喜歡的女人這麼大方。

在這家醫院從產檢到出生,冇個幾十萬下不來,溫淼淼突然有點同情自己的蠢,這些年花周子初的錢,有幾千?

“付款記錄拿過來,我看看你到底是刷誰的卡。”林月華冇聽林小柔的勸,不依不饒。

溫淼淼氣的胸口都要炸了一樣。

“憑什麼?這是在侵犯我的**。”

平時在兒子麵前頭疼腦熱的林月華,這時候老當益壯的攥住了溫淼淼的胳膊不放手,手勁兒一點也不輸給她兒子。

溫淼淼緊攥著手機不給,爭執間輕輕推了林月華一下。

林月華腳跟不穩,身子直接往後仰摔倒在地上。

林小柔捂著肚子趕緊蹲下去扶。

“溫淼淼,你怎麼能這麼過分,打你婆婆?”

她的聲音很大,引來不少人的圍觀。

溫淼淼一臉無措,迎著圍觀人群的目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在不明情況的這些人眼裡,她成了打婆婆的惡媳婦。

甚至看到有個戴眼鏡的年輕男人,路見不平要挽起袖子過來教訓她。

林月華被林小柔扶著站起來,覺得丟了麵子,怒火中燒的揚手一個耳光抽向溫淼淼。

手還冇落下,就被一雙遒勁有力的手擋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