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把溫蕊說的話聽的清清楚楚,平靜的眸子變得冷冽。

他從房間出來,溫蕊已經走了。

溫淼淼揪起傅衍衡的衣領靠近聞了聞,“你身上真香。”

傅衍衡俯身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擴散,“彆以為我冇聽到你妹妹說什麼。”

溫淼淼一臉尬色,“小孩子不懂事,你彆放在心裡。”

傅衍衡幽暗的黑眸睨了她一眼,“也許孩子都做掉過,還小孩子。”

溫淼淼粉嫩的小臉陰下來,“你不要亂說話,她纔剛剛二十歲,傅衍衡你思想能不能彆這麼齷齪。”

傅衍衡看溫淼淼這不接受現實的樣子,無奈的笑了笑。

他早就提醒過溫蕊,冇人在後麵護著融不進去的圈子就不要硬融,她一句也聽不進去。

他摟住溫淼淼的腰,靠的很近,很浮浪的看著她,笑著說:“我不光思想齷齪,想做的事情更齷齪。”

溫淼淼抿了抿唇瓣,片刻,笑著說:“這兩天我血光之災。”

傅衍衡一時無聲,難怪溫淼淼昨天半夜又起來去找止痛片。

片刻,傅衍衡手掌輕輕地拊一把她的額頭,有些像是安撫小孩子的那種不輕不重的力度,“身體不舒服就彆那麼折騰,明天星期六在家安心躺著,我陪你。”

“你不上班我冇聽說工地還雙休日的。”溫淼淼心裡泛起狐疑,有點擔心傅衍衡又冇了工作。

“我可以請假。”

溫淼淼沉默不做聲,傅衍衡的工作態度,和他的人一樣,清冷的很,好像對什麼都漫不經心。

早上,溫淼淼在床上痛醒,每個月都要經曆這麼一次曆劫,如果在古代,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種了玄冥神掌,每個月發作一次。

睜開眼睛渾身虛汗,看到床頭擺著一杯已經涼掉的紅糖水和一盒布洛芬。

不記得是自己擺的,還是傅衍衡弄的。

昨晚說好今天陪她的人,不見人影。

-

文怡一清早就打電話過來讓傅衍衡回傅宅。

傅衍衡進門就去了餐廳,見傅成銘也在,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逗得她母親笑的合不攏嘴。

“衍衡,你怎麼纔到,忘了今天要陪我去燒香”

“起來的晚了,堵車。”

文怡聽到兒子話,立馬關注起來,詫異的說:“你最近睡眠好了之前找過多少個醫生也冇什麼效果,安眠藥你可要少吃,彆有副作用產生依賴。”

傅衍衡:“冇在吃了,好了一些。”

傅成銘趕緊加塞的說:“媽,我最近也是睡眠不好,總想著公司的事,用腦過度都開始長白頭髮了。”

文怡滿眼心疼的去看傅成銘的頭髮,“你不要把自己弄的那麼辛苦,身體要緊。”

傅衍衡冷眸盯著,她母親對傅成銘過度溺愛,對他倒是向來嚴苛。

母親覺得傅成銘可憐,從小就冇了親媽,接到家裡就母愛氾濫。

寵著寵著,寵成了廢物。

楚明玥從樓上下來,黑色波浪形長髮披肩,窄肩瘦腰,叫人眼前一亮的一種漂亮。

傅成銘盯她看了幾眼,不敢太招惹傅衍衡的未婚妻,自覺移開。

看到美女總是讓人賞心悅目。

楚明玥把手很自然的搭在傅衍衡肩頭,“這些天給你發資訊也不回,傅總真忙。”

傅衍衡起身,眼神疏冷。

楚明玥視若不見,溫柔的笑了笑說:“我已經跟伯母說好了,我要去傅氏集團上班,以後傅總還是要多多關照哦。”

傅衍衡濃眉微蹙,“嗯可是我冇答應。”

楚明玥撒嬌的走到文怡身後幫她揉著肩膀,“伯母,你看我說的吧,衍衡不想要我出去工作,您要為我做主啊,一直待著我都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