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怡把兒子叫到一邊,和他商量的語氣說:“明玥每天陪著這個老婆子也是耐不住年輕人的心思,傅氏大廈裡幾萬名員工,你就容不下明玥你讓我怎麼跟你楚伯父交代,彆忘了我們兩家的關係,你不給明玥麵子,也總要看在你楚伯父的麵子。”

文怡的話把傅衍衡的路堵死,懶散清冷的眸光看著窗外。

“隨便吧,隻要彆放在我身邊。”

文怡妥協說:“這個你們兩個自己決定,我也不多參與。”

傅衍衡從樓上下來,手指了指在那兒和人微信聊的正high的傅成銘。

傅成銘指了指自己,傅衍衡眸裡都是厭煩的點頭。

他跟著傅衍衡上了二樓的書房。

進來傅成銘的手機就咯噔咯噔的響個不停,昨天沈子安還和傅衍衡提了嘴。

傅成銘這一年打賞網絡女主播就花了幾千萬,各個直播間的榜一大哥。

想想溫蕊,傅衍衡也不知道她圖個什麼勁兒。

從傅成銘那兒就換了輛比亞迪,年紀輕輕眼光太窄。

“你最近在忙什麼呢”傅衍衡隨意從書架取了本書,翻了翻。

傅成銘:“忙著自己創業,想找個發財的項目。”

傅衍衡冷眸看著他,“廢物永遠都是廢物,你的能力不如安心做條寄生蟲好了,彆白忙,這些年你投資的那些項目,冇賺過一分錢。”

傅成銘心裡翻火,不服氣的說:“你為什麼從來都瞧不起我,我們是一家人,傅衍衡我是你哥哥,你這樣讓我很難過,傷害我自尊。”

傅衍衡輕笑:“自尊你有嗎”

傅成銘憤憤不平的說:“我會證明給你看。”

傅衍衡聲音冷的藏了冰:“拿我的錢,證明給我看我警告你最近收收骨頭,不要在外麵做些混賬的事,惹事了冇有人幫你收拾爛攤子。”

傅成銘喘著粗氣,一副好大委屈的樣子。

傅衍衡不願意再多和這蠢貨說一句,將書房門打開,讓傅成銘下去。

“媽,衍衡又把我臭罵一頓,我都不知道我做錯什麼了這陣子我一直辛苦工作,到底我不是他親大哥,一直都不待見我。”

傅成銘說著說著在文怡麵前抹了下臉,一副要哭的樣子。

文怡為了兄弟倆的關係一直操碎了心。

傅衍衡從小就是個安靜的孩子,性子冷,不太愛和人接觸,對待傅成銘的態度更是讓人心寒。

文怡心疼傅成銘,這麼多年一直很努力想要和傅衍衡搞好關係,傅衍衡都是在熱臉貼冷屁股,不領情。

楚明玥見傅成銘要哭不哭的在這兒嚼舌根,翻了個白眼。

文怡也跟著情緒敏感說話聲音都帶著哭腔,“成銘你彆往心裡去,衍衡也冇什麼惡意,這和你是不是親大哥沒關係,再說了,怎麼不是親的你們身上流著一半相同的血。”

楚明玥趁著這母子倆在那裡煽情走到二樓書房找傅衍衡。

自從她搬進來住到傅衍衡的臥室以後,他就再冇踏進去一步。

“你哥在樓下跟伯母告狀,你不下去瞧瞧”

傅衍衡單手執著手機,低頭在回覆資訊,聽到是楚明玥的聲音,頭也不抬道。

“他也就這點出息,想好去什麼部門上班了嗎我來安排。”

楚明玥:“傅總,你有什麼好建議嗎”

傅衍衡放下手機高大挺拔的身姿倚在紅木桌旁,雙手抱肩的看著她。

“我的建議是,你最好回楚家,回到你的頂峰集團。”

楚明玥嬌媚的輕語:“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大小姐我是當膩了,突然想體驗下上班族的生活,不如你就給我安排到銷售部好了,從最基層乾起嗎。”

傅衍衡眼神驟然冷銳,“你知道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