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些有意思的事情,衍衡我也很好奇,你到底在乾嘛和一個女人住在那麼破的老小區裡。”

傅衍衡麵沉如水,“跟蹤我本事漸長麼。”

楚明玥一臉輕鬆的笑說:“彆把話說的那麼難聽,我也是偶然發現,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放心我不會打擾你生活,我放棄你了。”

傅衍衡神色冷鬱,他實在吃不透這女人是真是假,也懶得深究,

“不要碰銷售部,其餘部門隨你。”

楚明玥挑眉,“當真”

傅衍衡低沉的“嗯”了一聲。

“那肯定是秘書部嘍,在你身邊肯定學的東西很多一些,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因為個人情感問題影響到工作,不搞辦公室暗戀。”

楚明玥朝傅衍衡俏皮的一笑,態度誠懇的很。

傅衍衡沉默了幾秒,“你看到的事情不要和我母親說。”

楚明玥大拇指直接朝傅衍衡的手背按下手印,“成交!”

傅衍衡陪文怡去廟裡上好香,又捐贈了一筆不菲的香火錢,傍晚纔回到傅宅,身上沾了一身的香火氣。

傅衍衡正陪母親說著話,手機在茶幾上震動了兩聲。

文怡眸光落在兒子的手機螢幕上,溫淼淼三個字,一看就是女人的名字。

傅衍衡當著她的麵按了拒接。

“怎麼不接”

傅衍衡把手機放到了西褲口袋裡,“無關緊要的電話。”

楚明玥就在邊上,默默的記住了這個名字。

唇邊勾起抹清冷的笑容,這場遊戲纔剛剛開始。

她知道傅衍衡在顧慮什麼。

她和傅衍衡都心知肚明,富豪家族都有根深蒂固的門當戶對的家世概念。

與出身同樣高貴的女人結緣,纔可以稱得上是強強聯合。

愛情簡單,婚姻複雜。

傅衍衡晚飯也冇留下來,和母親聊了一會兒就找了藉口離開。

楚明玥送他到門口,怕傅衍衡不放心,主動示弱的說:“你的感情世界我不會打擾,十年了,我等的也煩了。”

“到年齡了,找個合適的人交往看看。”傅衍衡還算心平氣和。

楚明玥心裡苦澀,一旦把目標定高了,除了傅衍衡以外,還有誰能入得了眼。

楚明玥看著傅衍衡離開的背影落寞的進門。

文怡忙迎上去,慈祥的笑著說:“這麼難捨難分,我有時候都覺得是我這個老婆子占用你們兩個的時間,衍衡性子冷,你還是多擔待點。”

楚明玥挎住文怡的胳膊,滿臉含羞的說:“伯母,您就不要操心我和衍衡的事了,他剛剛還跟我說,等我父親回國就商量訂婚的事。”

文怡一愣,旋即樂的合不攏嘴,“這小子終於開竅了,明玥啊,為傅家開枝散葉的事可就交給你了,我就等著抱孫子了。”

傅成銘叼著煙走過來,楚明玥嫌棄的用手扇了扇煙味。

“媽,我最近手頭有點緊,我投資個新項目,還差了點錢,您能不能幫我填補上。”

楚明玥輕笑的說:“大哥越來越有事業心了,什麼項目啊冇準我感興趣也投進去一筆。”

傅成銘憋了半天,腦子轉的慢。

“傳媒公司,現在直播很賺錢,這生意穩賺。”

文怡也不懂傅成銘說的傳媒公司。

眉頭也不皺一下的問,“需要多少錢,我讓人給你彙進去。”

“三千萬。”

楚明玥不陰不陽的說:“這種小生意,怎麼適合你的身份。”

傅衍衡不在,傅成銘肆無忌憚的瞪了楚明玥一眼,讓她閉嘴。

文怡欣然答應說:“這是好事,媽支援你,三千萬夠了”

傅成銘變本加厲的說:“再加兩千萬也可以,我這不是不好意思跟您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