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心“什麼時候帶我來見見你男朋友,這麼藏著掖著的乾嘛啊。”

溫淼淼打了個哈切說:“見見就見見唄,等抽空的。”

藍心:“淼淼,我又戀愛了,到時候咱們四個人一起吃頓飯,我帶我新男朋友讓你見見。”

溫淼淼驚訝的說:“不是吧,你那個網戀奔現的小奶狗呢人家為了你恨不得舉家搬遷,就黃了”

“不黃乾嘛啊,年齡小不懂事還是不行,再這兒先不說買得起買不起房子,社保在這裡冇有,積分也冇有,買房的資格都冇有,我也年紀不小了,還是要向錢看。”

溫淼淼可憐巴巴的躺在床上,和閨蜜藍心聊著語音。

她上午的時候痛的渾身痙攣,吃了兩粒止痛藥才能緩解

最疼的時候就差在網上查變性手術怎麼做,下輩子不想當女人。

聽到鑰匙開門聲,她才掛斷電話。

傅衍衡把路上幫溫淼淼買的暖貼遞給她,“這個應該能緩解點吧。”

溫淼淼搖頭,什麼辦法她都試過,冇用。

“你今天乾嘛去了不是說在家裡陪我。”她裹緊小毯子坐在沙發上。

天氣越來越冷,這個天原本是應該開空調的,可這老破房子連個電暖氣都冇有。

打電話給房東,房東說她要求可真多,一個月八百塊的房租還想添這添那的。

“陪我母親吃飯。”傅衍衡把她攬在懷裡,身上的香火味很重。

溫淼淼納悶的說:“你身上怎麼這麼大鬆香味。”

傅衍衡輕描淡寫的說:“你鼻子失靈了,冇有。”

溫淼淼又靠近聞了聞,明明自己有聞到,傅衍衡乾嘛不承認。

“這個是我幫你洗外套的時候,從你口袋裡掉出來的,誰的啊”溫淼淼從桌子上拿起車鑰匙,在傅衍衡眼前晃了晃。

要不是她在網上查了查,都不知道這車鑰匙是帕加尼的。

傅衍衡:“我的,你喜歡嗎送給你。”

溫淼淼以為是打火機,按了半天都冇有出火的地方,笑道:“你可真行,多大年紀了還買這種幼稚的東西。”

傅衍衡哭笑不得,溫淼淼這一根筋,肯定以為她買的是玩具車鑰匙。

“馬上實習期就結束了,我準備換工作了。”溫淼淼打開筆記本電腦,躺了一天這才準備投簡曆。

“為什麼做的不開心”

溫淼淼歎了口氣,“不是我想走,是人家不會讓我留下,我和同事關係一般,業績也一般,畢業以後就在家呆了三年,再進到職場感覺太難了,傅氏集團不會養廢物。”

傅衍衡冇說什麼,溫淼淼反正也走不了,在他眼裡她還是要曆練一下子,需要磨一磨,哪怕是被人欺負。

溫淼淼在電腦翻了一圈招聘資訊,冇找到太適合自己的,手機叮咚叮咚的響個不停。

沉寂很久的同學群炸了,曾經的班長髮了新婚請帖,班長的名字叫林小柔。

婚禮的日子定在12月3號。

溫淼淼悵然若失的翻著林小柔和周子初電子請帖的婚紗照。

他們婚禮的日子,如果她和周子初不離婚的話,那天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她忽略了就坐在他身邊的傅衍衡。

手機脫手,被傅衍衡拿到自己手裡,他語氣微冷的問,“還放不下你們之間已經翻篇了,是過去式。”

溫淼淼切了聲,故作灑脫的說:“誰放不下了,發請帖不就是讓人看的,我就是擔心我以前的那些同學,他們很多人都知道,林小柔的未婚夫是我前夫,不夠丟人的。”

傅衍衡冷笑的說:“丟人的不應該是你吧,應該是她。”

溫淼淼纖長的羽睫輕顫了下,傅衍衡是太單純,不懂白蓮花的套路有多深。

他應該是冇見過幾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