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需要你幫小柔解釋,說她是在你和周子初離婚以後纔在一起的,你也瞭解小柔,臉皮薄好麵子,她現在心裡也不好過,精神壓力很大。”

林母的開門見山,溫淼淼忍不住朝她豎起大拇指。

這母女倆看出來都是一個窩出來的,當婊子還必須要立個燙金的牌坊。

溫淼淼露出為難的表情,無辜的眨了眨眼,“阿姨,我真的很想幫你這個忙,可是我也不會撒謊啊,說謊話怕口舌生瘡。”

林母從包裡掏出一張銀行卡放到桌子上推到溫淼淼麵前。

“這卡裡有兩萬塊錢,我也不會讓你白幫這個忙,知道你離婚了以後日子肯定不比之前好過,這錢你先拿著應應急。”

傅衍衡托腮看著林母,清冷的麵龐終於憋不住笑,就這麼點錢,她也真拿的出手。

林母瞟了他一眼,“這位先生,你在笑什麼”

傅衍衡輕聲問,“您和您先生感情好嗎”

溫淼淼和林母同時一愣。

林母說:“當然,我們可是正統家庭,我和我先生結婚三十年,琴瑟和鳴。”

傅衍衡反問:“如果您先生出軌了,您會不會也像是現在這種第三者無罪論,可以灑脫的放手,成全他們兩個。”

林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可都是作風正派的人。”

傅衍衡曬笑的說:“既然作風正派,現在要花錢買好名聲,這就不矛盾了。”

溫淼淼眼露崇拜的看著傅衍衡。

這人,關鍵時候不掉鏈子,把身為大學教授的林母氣的直瞪眼。

林母不悅的說:“這位先生,我是在和她聊這件事,和你冇有關係。”

傅衍衡淡笑道:“可她是我女人,我見不得她受這種委屈,這兩萬塊你拿走,您也給的價錢有點高了,您女兒的名聲不值這個錢。”

溫淼淼雙手拿起林母那張儲蓄卡,笑眯眯的說:“阿姨,你收好嘍。”

林母動作摔打的把銀行卡放到包裡,放狠話說:“你也配找個素質這麼低下的人。”

溫淼淼依然是一副笑模樣,“他也冇罵您啊,怎麼就素質低下了。”

林母氣哼哼的走了。

溫淼淼頭靠在傅衍衡的肩膀上,長出一口怨氣。

“傅總,你怎麼在這兒不是說…”

傅衍衡和溫淼淼同時抬頭,溫淼淼蹙眉看向他,傅總

傅衍衡警告的眼神冷了沈子安一眼。

沈子安張大嘴巴,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傅總”溫淼淼疑惑的說。

傅衍衡淡聲說:“你聽錯了。”

沈子安秒懂,馬上打圓槍說:“哪裡來的傅總,衍衡真巧啊,我還正想給你打電話,找你出來喝酒呢。”

溫淼淼眼神打量著這個陌生男人,一身看著就昂貴的西裝,儒雅斯文,露出的手腕帶著勞力士的綠水鬼。

傅衍衡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

“改天再約,我這兩天忙著搬磚冇空。”

沈子安:“等你忙完了,我們再聯絡。”

沈子安偷偷多看了幾眼傅衍衡身邊的女人,在他的記憶力庫裡,找不到這個女人的資訊。

長得倒是漂亮,不是那種經驗的美,清新脫俗的柔順耐看,眉眼溫婉。

“那不打擾你們了,這是小嫂子吧。”沈子安故意賤兮兮的笑著說。

溫淼淼第一次接觸到傅衍衡的朋友,以為順理成章,傅衍衡會介紹她。

“不是,普通朋友。”

聽完,溫淼淼的心驟然盪到穀底,她在期待什麼

她也冇表現出不滿,順著他的話說:“是啊,隻是普通朋友而已。”

沈子安感覺不太對,隨意鄒一個藉口溜了。

傅衍衡去吧檯掏錢包要結賬,溫淼淼先轉了一杯咖啡錢,“我們AA,我自己喝的自己付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