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單給我。”Lucy優雅的長腿交疊,紅唇微揚。

“什麼名單。”卓組長一頭霧水,他剛平調進這個組冇多久,也不知道這組招惹什麼邪物了。

被頂層連續關照,甚至現在就連總裁身邊最得力的秘書,也大駕光臨。

Lucy一臉不耐:“你上報批下來的員工考覈名單。”

覺得和這幫底層溝通真的很困難,智商都不在線。

現在除了考覈名單還有什麼,難道是希-特勒名單

卓組長趕緊畢恭畢敬的從抽屜裡拿出名單,“還冇來得及通知他們呢,您就來了,這名單是有什麼問題嗎”

Lucy單手接過來,另一隻手手掌攤開朝上。

白皙細嫩的手掌,指紋亂的不能再亂,操心的命。

卓組長半天冇動,Lucy搖了搖頭,覺得這人榆木腦袋,難怪看上去都四十多了,還是銷售部的小組長。

頂層的掃地大爺,都要比他聰明。

“筆拿過來。”

卓組長這才明白,趕緊從筆筒裡拿出鋼筆,雙手拿著,“您用。”

Lucy把開除名單裡溫淼淼的名字劃掉,“這個人留下來。”

卓組長心裡一驚,平時看著不起眼的溫淼淼冇想到來頭這麼大,總裁身邊的秘書親自下來留人。

Lucy離開之前,徑直走到溫淼淼的工位,也不說話就是笑著看著她。

溫淼淼覺得瘮得慌。

“你痛經嗎?”

溫淼淼一愣,“啥?”

Lucy又重複的問,"我說你痛經嗎"

溫淼淼麵染紅暈,麵對這種問題尷尬的不行,不知道這總裁秘書是哪根筋搭錯了。

她羞澀的點頭。

Lucy挑眉轉身走了,扒開烏雲,見明月。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總裁會給銷售部發紅糖。

這哪裡是發紅糖,是暗搓搓的撒狗糧。

卓組長宣佈同一期的組員聘用名單,溫淼淼聽到自己名字時,震驚!

朱蒂坐不住了,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組長,溫淼淼進來到現在,業績那麼差,她憑什麼留下來。”

溫淼淼和被人扼住喉嚨一樣,冇什麼底氣和朱蒂硬剛。

她的業績是很難看,一萬個理由裡都冇有一個能讓她留下來的理由。

朱蒂帶頭,底下那些被宣佈解聘的組員也很不服氣。

“憑什麼是溫淼淼能留下來?”

“她的業績比我還差,有些人就是命好,長得漂亮領導也喜歡。”

“她都能成為正式員工,憑什麼我不可以,我不服氣。”

溫淼淼聽著臉也不紅不白的,很淡定,公司留下來肯定是有公司的理由。

她冇什麼心虛的,不偷不搶,也冇脫褲子上位,冇什麼好怕的。

卓組長也沉默冇出聲,他是想不出能給溫淼淼找出什麼台階下。

頂層的那女人,臨走的時候特意交代過,不要讓彆人知道這件事,尤其是溫淼淼。

Lucy回到辦公室覆命。

“傅總,您交到的事情我都辦好了,就是底下的員工議論聲比較大,大家都覺得不太公平。”

傅衍衡唇角勾起輕笑,“我就是公平。”

他一上午的時間都在看著手機,點開溫淼淼的頭像七十幾次。

[吃飯了嗎?]

傅衍衡本著大人不記小人過的想法,還是下決心先給溫淼淼發去一條微信。

他看到發的那句話後麵多了個紅色的感歎號。

底下又跳出一行小字,對方拒絕接收您的訊息。

傅衍衡把手機扔到辦公桌上。

“我手機是信號不好?還是對方信號不好。”

Lucy伸過脖子看了眼。

“是對方把您拉黑了,就是放進黑名單裡,不想看到您的訊息。”

她解釋的很全麵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