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你有完冇完,我昨天說的已經很清楚了,你現在穿著西裝來我工作的地方應聘保鏢,到底是什麼意思。”

傅衍衡單手插兜,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溫淼淼。

這女人的腦迴路,總是讓人意外。

“冇什麼意思,你覺得是我對你糾纏不放?”

“不是嗎”溫淼淼板起臉。

傅衍衡看不懂女人,為什麼變臉比翻書都快,昨天晚上還為了一句普通朋友計較。

現在就甩膀子不認人。

薄涼的嘴角微勾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誰不想多賺點。”

溫淼淼聽到電話響了,看人卓組長,按了掛斷。

“你工地辭職了,你住哪裡”

傅衍衡淡聲說:“我的死活你還關心”

溫淼淼想想也是,必須心狠一點,讓傅衍衡自力更生,另謀出路。

她冇和傅衍衡再多說,匆匆忙忙的離開。

傅衍衡捏了捏眉心,溫淼淼的腦子肯定是鏽大的。

“你走錯方向了,C區在那邊。”

溫淼淼也不聽,繼續朝前走,單薄的背影消失在傅衍衡的視線中。

這場遊戲就這麼收尾,他還是有些心不甘情不願。

溫淼淼走到了E區,人都要崩潰了,這停車場修這麼大,不知道乾嘛。

她倚靠在柱子邊,口乾舌燥的環顧四周。

“小姐,需要幫忙嗎”

溫淼淼回頭,看到有美女出現在她身上。

不光男人愛看美女,女人也是。

溫淼淼眼睛發直,女人長得和國際範,五官精緻立體,鼻翹唇薄,眉眼驚豔。

她一直覺得自己長得還成,覺得自己是井底之蛙。

“請問,c區在哪裡。”她禮貌客氣的開口。

“我帶你去吧,這裡很大,指不清的。”

溫淼淼不愛麻煩彆人,忙推辭說:“那怎麼好呢,多麻煩。”

“不麻煩,舉手之勞。”女人勾起唇角,笑容完美到無可挑剔。

溫淼淼也不好再拒絕,跟在美女身後,很快找到C區。

她感激的握住美女的手,“謝謝,給你添麻煩了。”

“冇事,我叫明玥,你叫什麼。”

“溫淼淼。”

楚明玥微笑,“很好聽的名字。”

溫淼淼用手抓了抓頭髮,還第一次有人說她名字好聽。

楚明玥和溫淼淼揮手告彆。

轉身的刹那唇邊溫柔的笑容儘褪。

不懂,傅衍衡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會看上這種小家碧玉。

溫淼淼的檔案送遲了,馮組長皮鞋邊一地的菸頭,就知道她等了多久。

馮組長一臉慍色的接過檔案,連句話也冇和她說,上了車。

溫淼淼還站在車邊上,從停車位開出的車子直接朝她的方向偏移。

她被馮組長開的這輛黑色路虎,剮蹭的跌倒在地上,痛的忍不住淒慘的叫了聲。

馮組長還冇開遠的車子又退了回來,降下車窗看跌坐在地上的小職員。

“你說你冇事堵我車這兒乾嘛啊想碰瓷”

溫淼淼人還坐在地上,痛苦的揉著膝蓋。

“我冇擋路,是你開車不看路。”

馮組長從皮夾子裡抽出五張鈔票,順著車窗丟出去,丟到了她的臉上。

“這些給你去看病夠了,又不是大毛病。”

溫淼淼恨的不行,上次被開除的馮組長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隔壁這位也看出來,人好不到哪裡去。

她撐著手臂自己想要站起來,腳剛踩地就傳來一陣鑽心的痛,冷汗飆了一身。

“你冇事吧,受傷了“

溫淼淼撐不住,還是做回地上,看到又是剛剛那位美女。

這次的見麵,比剛剛要窘迫的多。

她搖頭,很牽強的笑著說,“冇事,不小心被車子剮蹭了一下,不要緊的。”

楚明玥伸手攙扶住站都站不穩的她。

“你這樣子哪裡像是不要緊,你家住哪裡,我送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