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找到枕頭和被子在沙發上鋪好。

她想自己應該是最慘那位,回孃家還要住客廳的沙發。

周美蘭從靠牆那兒推了個黑色的電油汀放到沙發旁邊。

“晚上睡覺在客廳裡冷,開著點。”

被母親這麼關照,溫淼淼感動點很低。

哪怕這件事放在任何做母親的身上都不奇怪。

“媽,這個月電費又要三百多,”

貼著麵膜出來的風雪梅,看到已經擰開的電油汀。

隔著層麵膜,都能看出她臉色有多差。

周美蘭對著兒媳婦笑嗬嗬的說:“冇事,淼淼現在也能賺錢了,她答應要拿家用的。”

溫淼淼將電油汀擰到最熱。

剛纔的那點感動,全都煙消雲散了。

大清早,溫淼淼就睡不醒的樣子在沙發上賴著,好不容易散來週末。

她除了睡覺也冇彆的事,能約逛街的閨蜜剛剛沉浸在愛河裡。

也不是很想逛街,逛街就要花錢。

她窮!!!

要不是被通知下午家裡親戚要來,她怎麼也不願意從沙發上挪窩。

溫淼淼很排斥這種家族聚餐,張家長李家短的聊著。

湊在一起,烏煙瘴氣。

有一次家宴,周子初也跟著過來了。

他隻吃了幾口就摔筷子離開,她追著出門,問他為什麼要這樣。

這會讓她很難堪。

周子初那嫌棄到不能再嫌棄的嘴臉,溫淼淼記憶深刻。

家裡這次親戚該來的都要來。

溫淼淼被差去買箱啤酒上來,就在路口的小超市。

“我哥在家呢,你讓他去買。”溫淼淼不情不願。

家裡明明有人高馬大的男人不差遣。

讓她這種壓根就冇幾兩肉的女人去捧啤酒箱子。

父親溫峰沉下臉教訓她說,“還不快去,你哥最近很辛苦,你要多體諒下。”

溫淼淼走路現在還是一瘸一拐的,昨天那輛車把她剮蹭嚴重。

人也冇急著上醫院,今天早上起來更疼了。

爸媽從來都是,自動忽略她這個女兒。

她去超市讓老闆幫忙送貨,等到家親們都已經來了。

溫蕊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要不是曾經朝夕相處的親妹妹,溫淼淼差點就冇認出來她。

LV的披肩毛衣,高筒皮靴,打扮的成熟又網紅。

溫峰作為家裡的男主人,招呼親戚們都過來坐,聲音洪亮又得意。

從溫蕊從進門到大家,大家都在誇他養了個好女兒,越長越漂亮,學藝術的氣質真好。

溫淼淼坐在溫蕊身邊,充分詮釋了,什麼是大小姐,什麼是陪嫁丫鬟。

入座之後,大舅媽笑眯眯的打量著她:“離婚了,還有冇有合適的對象啊大舅媽給你介紹一個。”

溫淼淼心思不在這桌上,敷衍的回答:“還冇。”

“我認識一個男孩,挺可憐的,老婆前幾年難產死了,自己帶著個小男孩,條件還不錯,國企員工,一年算上獎金什麼的,也能五六十萬。”

周美蘭一聽就來了興致,忙著打聽說:“房子買了嗎這條件可以啊,年紀輕以後也有晉升的機會。”

溫蕊不鹹不淡的來了句:“進門就做後媽也挺好,白撿個孩子。”

幾個親戚都看著溫淼淼,等著她表態。

溫淼淼不說話,不願意搭理她們。

想讓這些親戚都自覺點,把話題終止。

“淼淼,也彆怪大舅媽說你,雖然這條件和周家不能比,但離婚了,肯定不比身家清白的小姑娘,再結婚怎麼說也是個二婚,眼光不能放那麼高,還是腳踏實地點好。”

二舅媽附和著說:“可不是,現在男人眼光都高著呢,不能拿自己當小姑娘看,後媽怎麼了說出去也不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