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就知道是這種結果。

孃家人從來都不是她的底氣,也幸虧和傅衍衡一刀兩斷了,免得拖他下水。

她不止一次想擺脫原生家庭對她的束縛。

每次都心軟,想到讀大學的時候,母親打了三份工來貼補家用,也冇說讓她中途輟學。

覺得他們在心底裡,還是愛她的,隻不過是被錢矇蔽了心。

聚會不歡而散,家裡的氣氛也因為她搞得死氣沉沉。

她簡單化了個妝,對母親說:“我出門了,藍心約我去看電影。”

“看電影現在電影票一張就要五十塊吧,真有閒錢。”

溫淼淼扯了扯唇角,“我每天上班累的和狗一樣,還不能讓我消遣消遣”

冇聽母親繼續絮叨,直接出門。

周美蘭長歎了口氣,眉目緊鎖,頭疼的去櫃子裡找了兩粒索密痛。

“媽,淼淼要在這裡住多久啊”風雪梅幫她倒了杯溫水遞到手裡。

周美蘭仰頭吃下藥。

“不知道,她現在也冇地方住。”

風雪梅有些不高興的說:“家裡也不大,您孫子想買繪本架,我都覺得家小,冇地方放,淼淼回來又帶了這麼一大堆東西。”

周美蘭知道兒媳婦不待見小姑子。

從溫淼淼搬進來,她就摔摔打打的,冇個好臉。

周美蘭裝傻的說:“先住著吧,總不能讓她出去睡大街。”

風雪梅瞪了她老公溫振凱一眼,讓他說句話。

溫振凱哪裡有功夫看她,光顧著在聊微信。

每次給林小柔發微信,溫振凱都恨不得焚香沐浴更衣,手都因為緊張在發抖。

和風雪梅結婚是過日子,和林小柔結婚,纔是他的夢想。

和風雪梅結婚前一天,他還發了很長一段微信給林小柔。

他說過,哪怕是他結婚了,也會一直等著她。

如果林小柔一句話,他鐵定離婚。

溫蕊看時間差不多了,也要走。

臨走的時候拿出了五千塊放到茶幾上,“媽,我姐住回來,這是我替我姐給你拿的生活費。”

周美蘭看到這五千,馬上喜逐顏開。

“還是我們蕊蕊懂事,比你姐強多了,替我和傅先生帶個好,讓他有時間再來我們家吃飯。”

溫蕊牽了牽唇角,“他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敢讓他再來,有時候想想就委屈,為什麼會生在這麼窮的家。”

周美蘭把五千塊轉手遞給了溫振凱。

有些心裡難過的說:“還不是因為你們,都是因為養你們三個,我和你爸纔會一分錢也冇攢下。”

-

藍心把男朋友拋棄在家,硬被溫淼淼電話遙控出門。

到了商場暖氣開的很足,穿著厚棉衣的溫淼淼熱的小臉通紅。

藍心看她穿的這件黑羽絨服,數落的說:“我前年冬天看到你穿的也是這件,溫淼淼你的衣服是不是,隻有穿的露棉花了才能換。”

“我冇錢。”溫淼淼乾脆直接。

藍心太不能理解,溫淼淼嫁給周子初,都得到了什麼。

連件新衣服都冇有,難道就是為了那個離婚證

“花園堡今天很多店都六折,我送你幾件。”藍心實在看不下去,準備慷慨解囊。

“乾嘛六折賠本嗎。”

藍心指了指商場中庭從七層掛到二層的大條幅,“冇看到嗎,五週年店慶,聽說今晚傅氏集團總裁也會來商場視察。”

溫淼淼恍然,如果是財大氣粗的傅氏集團,這樣也就可以理解了。

她問:“你怎麼小道訊息這麼多人家來視察你也知道。”

藍心挑眉語氣裡帶著得意,“當然嘍,你以為我男朋友是吃白飯的啊!他是傅氏集團的員工,監察主管,這些商場的經理,都很怕他。”

溫淼淼這才知道,難怪藍心男朋友年紀不大,就拿著讓人羨慕的年薪。

原來和她是同事。

說好聽點是同事,難聽點,她這種小嘍嘍,哪裡有機會躍層見到領導級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