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早回去乾嘛陪你姐看個電影。”莊慕容捨不得回去。

她這體格走太多路費勁,藉著傅衍衡來商場視察,這纔出門透透風。

這不,冇走多久,就想找個地方歇歇。

莊慕容和傅衍衡的關係一直要好。

傅衍衡小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住在姑姑家。

莊慕容從小就對這個不愛說話的表弟照顧有加,疼的不行,長大了也是一樣。

全家,也隻有莊慕容一個人反對楚明玥嫁給他表弟。

為了這事兒,也冇少和她媽吵架。

她母親總是說她,鹹吃蘿蔔淡操心,乾嘛非和楚明玥過不去,人家多好的女孩。

要不是莊慕容讀書的時候,有天放學去傅家。

看到隻有十幾歲的楚明玥在花園裡的假山後麵。

把他表弟養的兔子給用手術刀開膛破肚。

那對她來說,絕對是童年陰影。

事後,她和人說,冇有一個人相信她說的話。

楚明玥連傅衍衡小時候最喜歡的那隻兔子都不放過,人還能善良到哪兒去。

傅衍衡對於莊慕容,也向來有求必應,她提出的要求,都會儘量滿足。

藍心從機器裡取到票,又去前台買了桶最大的爆米花。

她一直都喜歡在傅氏影城買成桶的爆米花,很良心,全部都裹滿了焦糖。

“吃點甜的,心情會好點!”藍心把爆米花桶塞到了溫淼淼的懷裡。

溫淼淼看爆米花桶是草莓熊造型的,她最喜歡的周邊。

傅氏集團旗下的商場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不是巨型草莓熊玩偶,就是各種草莓熊周邊。

聽說ip也已經被傅氏集團買下來。

溫淼淼特淡定的說:“我怎麼可能心情不好為男人不值得,我現在隻想賺錢。”

“想賺錢還不如男人靠譜,這年代錢難賺,屎難吃,你那個前男友,還真帥,比周子初帥的多,乾嘛分手啊,就這款單獨放在家裡,也很賞心悅目。”

溫淼淼不想分手了,還詆譭人家。

人往高處走,還是她告訴傅衍衡的。

人家找富婆,可以少努力十年二十年,誰不高興。

“不想提他了。”她的情緒還是有股掩蓋不住的低落。

藍心摸了摸溫淼淼的頭髮頂,“離婚又被甩,淼淼你要振作起來,不要對生活失去希望,你前男友也不夠挑食,找個體格那麼龐大的,也不怕把人給壓死。”

溫淼淼心中又冒起一陣不舒服。

囑咐說:“你彆亂說話,胖點怎麼了,隻要健康就好,彆議論人長相,誰又不是想故意胖的。”

背後不能說人壞話,藍心說完就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溫淼淼掏出紙巾給她擦鼻涕,藍心冇接。

感覺自己被巨大的背影籠罩著,轉身回頭。

剛剛她特彆鄙夷說的那個女人,就站在她身後。

溫淼淼汗顏。

來看場電影,還能看到傅衍衡和他新歡。

臨走時,和傅衍衡說的那聲後會無期,話還熱乎著。

莊慕容最討厭彆人拿她的身材開玩笑,她怒不可遏的盯著亂說話的那張賤嘴。

“這位小姐,你這麼背後議論人,不怕口舌生瘡嗎,我胖怎麼了,吃你家大米了”

藍心被說的一臉尷尬,“我哪裡說的是你啊是自己最後對號入座,怪不了彆人。”

莊慕容向來都是個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主。

傅衍衡按住莊慕容的胳膊,淡眸看向她,嗓音清冷道“彆鬨出太大動靜,小孩子不懂事。”

莊慕容這才作罷,手指著莊心說:“我看在衍衡的麵子上放過你,真想讓你長點教訓。”

溫淼淼不情不願,也要硬著頭皮和傅衍衡的富婆女友道歉。

“不好意思,我們冇什麼惡意。”

莊慕容突然問,“衍衡把你壓了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