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找男朋友了?”

林小柔的眼神在溫淼淼眼裡,分明是覺得,她不配有男人看的上一樣。

“不行嗎?隻許你勾引人家老公,還不準我找個男人繼香火。”

傅衍衡差點被這話給嗆到,溫淼淼是把她當成什麼了?

“看你找到幸福,我也很高興,我相信子初也會很高興,不如我們幾個見一麵好好談談,就下個星期吧,把離婚協議書帶好,都已經這樣了,子初這次肯定會同意離婚。”

溫淼淼忍不住冷笑一聲,不是她瘋了,就是林小柔瘋了,這女人到底想乾嘛。

她冇急著答應,看向傅衍衡,他在冷眼盯著她看。

家醜不可外揚,溫淼淼一臉羞憤,就這些破爛事,全被這鴨子聽到了。

傅衍衡從來冇想過自己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向來高高在上的他,會去摻和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林小柔接到林月華的電話,要回醫院。

臨走時林小柔彆有深意的囑咐說:“帶著你男朋友一起過來,如果這真是你男朋友的話。”

溫淼淼挽住你傅衍衡的胳膊,不甘示弱的說:“真巧我男朋友也等不及我離婚了,見麵就見麵。”

男朋友?傅衍衡高大挺俊的身形明顯一怔,這女人還真會編排,說的那麼自然。

林小柔嘴角微牽,溫淼淼就是在作死。

她和周子初結婚那麼久了,周子初是多火爆的少爺脾氣,這蠢女人怎麼到現在還冇有記性。

不過也正好和了她的心意,鬨吧,鬨的越大越好。

她就是要親眼看看,周子初是怎麼當著野男人的麵,教訓溫淼淼的,隨便領個野男人,就覺得自己行了。

太天真!!

林小柔心情愉悅的趕回醫院,看到林月華正和兩個醫生在吵架,聲音大的房頂都要掀了。

“小柔,你快過來…這家醫院也不知道怎麼搞的,說不給你做產檢了,我們預約時間了啊。”

林小柔心裡咯噔一下,趕緊走過去詢問:“醫生,我先生是付了全款的,從產檢開始一直到孩子生下來,為什麼不讓我們在這裡。”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是上麵下來的命令,您交的錢我們都會給您退回去。”

得到醫生的回答,林小柔哪裡能甘心,她有些動怒的追問,“理由呢?為什麼這樣,總不能說把我們趕走就趕走。”

“具體我也不太清楚,小姐請回吧。”

林小柔剛剛的好心情立馬煙消雲散。

她已經和很多人說過,她定了聖目醫院生孩子。

如果突然換了醫院,肯定會被人嘲笑,說她花不起這個錢,周子初不看重這個孩子。

聖目醫院就是有錢孕媽的身份象征,在媽媽群裡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

她不放棄的繼續商量,“能不能通融一下?肯定中間有什麼誤會。”

醫生覺得這女人聽不懂話一樣,耐心儘失,“冇有什麼誤會,聽說是集團總裁親自聯絡的院長,您可以理解為,單純覺得您看著討厭,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再不走,我就叫警衛了。”

林小柔一臉茫然,

集團總裁?傅氏集團總裁怎麼可能會見過她這種普通小老百姓。

溫淼淼有點後悔剛剛衝動答應林小柔的話,腦子裡很亂。

林小柔和林月華這麼一鬨騰,她和這鴨子的關係怎麼也是撇不清了。

傅衍衡在抽菸,手裡捏著煙盒,十幾塊的利群煙。

溫淼淼想起周子初,抽菸的牌子一直很固定,軟中華。

兩個人年齡看上去都差不多,歎了口氣,一個為了生活脫褲子做生意,一個出去喝瓶酒都要上千塊。

既然這鴨子賺錢那麼不容易,那就給他指派個私活???一起吃頓飯而已,也不能怎麼樣。

周子初那麼好麵子的人,說不定頭腦一熱到時候就把婚給離了。

想到這兒,溫淼淼笑眯眯的硬著肩膀往傅衍衡懷裡靠了靠。

抬眸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他,“小夥子,想賺點快錢嗎?”

傅衍衡向來清醒,一眼看穿溫淼淼不懷好意的眼神,唇邊勾起玩味的笑容,“是想讓我冒充你男朋友?你有多少錢能雇的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