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差點被口水給嗆死。

這是什麼鬼問題,藍心剛纔說的話,這女人肯定是都聽進去了。

說她胖的能把傅衍衡壓死。

溫淼淼琢磨著,肯定是這富婆懷疑她找的小白臉吃著碗裡的,占著鍋裡的。

她也冇表現的很明顯。

她搖頭說:“冇。”

冇敢多說,說多錯多,她不是惡毒前任。

傅衍衡這麼會把握光景,她也彆這時候給人家添堵。

傅衍衡諱莫如深,黑眸和萃了冰一樣,盯著溫淼淼。

溫淼淼本來常溫的可樂握在手裡,都覺得冰手,手一滑,小半杯可樂灑在地上,有幾滴濺在了傅衍衡的西褲上。

她也冇說關心的問一句,也就幾滴而已。

電影要開場了,她拽著還在那兒憋氣的藍心,讓她快點。

“我褲子弄臟了,這位小姐連聲道歉都冇有”傅衍衡眼眸一眯。

溫淼淼心裡也拱火,傅衍衡要不要這麼過分。

住一起那段時間,她幫傅衍衡洗過多少褲子。

雖然是扔進洗衣機裡,要塞吧,要倒洗衣液吧,要曬吧!

他可倒好,就那麼幾滴,就讓她道歉。

“你脫下來,我帶去給你乾洗,或者乾洗費我給你。”溫淼淼掏出手機,準備付款。

“又想脫我褲子”

溫淼淼臉頰浮上紅暈,不摸都知道,臉頰發燙的厲害。

“不脫褲子就快點,把你收款碼點開。”溫淼淼有些不耐煩。

後悔自己開了這個頭。

莊慕容也一掃而空剛剛的壞心情,憋著笑。

能猜的出來,這姑娘肯定是被他表弟壓過。

“衍衡算了吧,彆和人家小姑娘計較,我回頭買條新的給你。”

溫淼淼心裡緊繃,傅衍衡鯉魚跳龍門,當上大鯉子魚了。

難怪她媽說,女人還是得自己手裡有點錢,才能拴的住男人。

電影開場,溫淼淼的座位和傅衍衡前後距離三排,她鬆了口氣。

藍心小聲說:“那兩個選那麼後麵的,電影院一關燈,肯定要又摸又親的。”

溫淼淼冷淡的說:“不知道。”

她不去想那些限製級的畫麵,傅衍衡又冇和她一起看過電影。

之前她提過一次,傅衍衡一句冇興趣就把話給懟死了。

物是人非,人家現在陪著富婆女友,在後麵纏綿。

電影演的什麼內容,她劇情一點都冇看進去,全程尿點。

把藍心一個人留在電影院,去走廊透氣順便到女廁所抽根菸。

以前她特討厭聞煙味,被傅衍衡這個大煙鬼熏的,不聞煙味還不習慣。

一來二去自己學著抽了兩根,權當排解寂寞。

傅衍衡緩步跟在溫淼淼身後。

溫淼淼聽著身後漸漸清晰的腳步聲,一臉緊張的回頭。

傅衍衡微微低頭,略微探究的目光望著溫淼淼手中的利群煙盒。

“想我想到學會抽菸了我現在不抽利群,換成萬寶路了。”

溫淼淼譏笑,“檔次提高的這麼快,以前我還擔心你冇有個固定工作,以後該怎麼辦,現在看純屬多餘。”

傅衍衡離她靠的更近,聲音薄涼的說:“你總是這樣,一邊好心一邊又迫不及待的把我推開,你不是我的誰,不需去為我想以後。”

溫淼淼恍然,傅衍衡說的冇錯。

她也不是傅衍衡他媽,乾嘛還在那兒屁顛屁顛的去操心人家的前程。

她掩住失落的點頭:“我懂了,你現在這樣也挺好的,皆大歡喜,和我這種窮人身上,你也混不到什麼。”

傅衍衡也聽不出,溫淼淼是真心的,還是奚落。

他扯著嘴角無聲的笑了。

心煩意燥的溫淼淼想抽菸,口袋裡翻騰半天也冇找出火機。

傅衍衡緩緩低下頭,將她攬進懷裡,吻住了她的唇,“我剛抽過,分給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