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一手繞到溫淼淼身後,隔著褲子,托著她滾圓的臀,讓她貼到自己的身上。

他在她耳邊沙啞著低聲說:“等我的耐心被你耗光了,就不是今天這個局麵了,溫淼淼你要自己想清楚。”

溫淼淼感覺到一股渾然的刺激感,和傅衍衡靠的那麼近,他的手上就跟有電似的,每次觸碰到她,都有一股電流傳遍全身,讓她渾身一片酥麻。

過了一會兒,身後有人叫到,“淼淼,你上廁所怎麼上這兒來了。”

溫淼淼馬上推開傅衍衡,站到一邊,小腹那裡空蕩蕩的,燥熱難當。

藍心來的不是時候,想轉身溜走的,被溫淼淼叫住,“這電影不好看,我們先回去吧。”

傅衍衡嘴角噙著笑意,目光卻薄涼漠然。

說溫淼淼想清楚,他覺得更該想清楚的是自己,這場遊戲,為什麼不願意提前結束。

溫淼淼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心裡有些酸澀,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傅衍衡和富婆新歡在一起的畫麵。

她把電視打開,怕吵到家裡人睡覺,聲音調的很低。

舉著遙控器漫無目的調著頻道,到《財經新聞》重播停下。

和傅衍衡相處這段時間,這是溫淼淼唯一發現他僅有的愛好。

聽著男女主持人在分析著最近的大盤走勢。

對於溫淼淼來說和讀書上數學課一個效果,昏昏欲睡,眼皮厚重的睜不開眼睛。

“溫淼淼,你家真有錢,電視開一整晚,電費多少錢一個字,你不知道”

溫淼淼被周美蘭的嘮叨聲吵醒。

昨天晚上冇睡好,渾身都冇有舒服的地方,終於承認自己不比小年輕的時候,熬不了夜。

雖然她才二十五歲。

“我交電費。”

周美蘭將電視機關掉,“你有多少錢啊,跟我這兒裝闊。”

溫淼淼一清早就感覺自己掉錢堆裡了,滿腦子都是錢錢錢。

在廁所門口等了半天,也不見她嫂子風雪梅出來。

她敲了敲門,“嫂子,你能快點嗎我等會上班要遲到了,我進去洗個臉。”

裡麵傳來風雪梅陰陽怪氣的聲音,“我在上廁所,總得有個先來後到吧,好像誰不上班一樣,你急我也急。”

溫淼淼懷疑,風雪梅是故意在廁所裡拖延時間。

她隻能去廚房的水池洗臉。

周美蘭又和幽靈一樣出現在她身後,“洗臉去衛生間裡洗,這兒的水流大,水費一個月多錢你知道嗎”

溫淼淼擰掉水龍頭,呼吸都胸口悶,這是什麼樣的窒息生活,處處是地雷。

要不是冇辦法,她真不想住這裡。

看快要遲到了,她也冇有時間化妝,急匆匆的往門口跑,嘴裡叼著塊乾巴巴的切片麪包。

“我開車送你到地鐵口。”溫振凱也換好了鞋子,準備和她一起出門。

家裡雖然日子過的緊巴巴,但溫振凱同齡人該有的,他都有了。

爸媽全款買的車,當時溫淼淼年輕氣盛還羨慕的不行。

她上車坐在副駕駛,看到前麵貼著老婆專用座位時,猶豫要不要坐到後麵去。

屁股沉,還是冇動地方。

“你怎麼在傅氏集團上班了怎麼找到這份工作的。”溫振凱好奇的打聽。

他上了那麼多年班,都不敢做夢可以被傅氏集團錄取。

實在想不通,已經當了三年家庭主婦的妹妹,怎麼就能輕而易舉的進到傅氏集團。

“我也不知道,就是稀裡糊塗的接到麵試電話。”

溫振凱明顯對這個回答不滿意,挑理說:“你和你哥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快說說,你傅氏集團裡有認識的人嗎能不能幫哥搭個線,也讓哥進去。”

溫淼淼皮笑肉不笑,她這是坐了鴻門車啊,難怪他哥今天這麼殷勤。

“你看我像是有認識人的樣子嗎我肯定幫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