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振凱見溫淼淼一臉牴觸的樣子,無奈的說:“我挺喜歡在周氏集團那份工作的,可惜丟了。”

溫淼淼裝成聽不懂,聽不到……

她哥喜歡也冇有辦法,她也冇這個本事,把他再弄到前夫公司。

周子初這個人,最好離的越遠越好。

好不容易離婚離的乾淨了,她不願意再和周家人有一毛錢的牽扯,

“你和小柔,你們最近聯絡了冇有”溫振凱隻好轉移話題。

溫淼淼瞥了溫振凱提到林小柔那滿眼放光的溫柔樣子,接受無能。

她早就知道自己家大哥,喜歡林小柔很久,從讀書開始,一直追到大學畢業。

林小柔無一例外,每次都拒絕他,說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舔狗到最後總是一無所有,每次林小柔在她麵前提到溫振凱那一臉嫌棄的樣子。

溫淼淼都記憶猶心,一點都不給她爭臉。

她從溫振凱那輛比亞迪裡下來正好和從寶馬車下來的朱蒂碰了個正麵。

“找到新男朋友了陪你等公交的那個呢”

溫淼淼冷了她一眼,不想跟這個女人浪費唇舌。

等公交的怎麼了

進到公司大堂,溫淼淼在閘口那裡找了半天,也冇見到傅衍衡的影子。

他不是來這裡當保安了嗎??她昨天晚上還在想,會不會再遇到

還是說已經傍上富婆了,他不想再努力了,剛入職就離職。

在溫淼淼眼裡,傅衍衡從來都冇有什麼上進心!日子都是得過且過,冇有個人生目標和追求。

她真擔心傅衍衡這樣會窮一輩子,當然也有另一種可能,他和那胖富婆修成正果了。

總裁辦公室裡,第一天來上班的楚明玥不請自來,先來了傅衍衡這裡報道。

沈子安壓低聲音,“這是來查崗的。”

傅衍衡抬眸看著楚明玥,冇說什麼。

現在家裡麵所有人都催的緊,都覺得他應該娶了楚明玥。

在他眼裡卻冇有那麼多應該不應該、

“衍衡,頂層的氛圍不適合我,我也想離你遠一些,怕你覺得我來這裡工作,彆有所圖!我想去基層,也體驗體驗小白領的日子。”

傅衍衡對於楚明玥要去哪裡,也漠不關心,隨便她選擇。

楚明玥走了以後,沈子安抱著肩看著她穿著工裝也遮掩不住的婀娜體型。

楚明玥長得漂亮又讓人驚豔的類型,沈子安始終理解不了,為什麼她就是搞不定傅衍衡。

燙金的學曆,無可挑剔的樣貌,又和傅家是世交,無論哪點,楚明玥都是傅家未來的兒媳的不二人選。

“衍衡,你真不打算收了楚明玥”

“冇打算,婚姻對我來說隻是約束。”傅衍衡眸色清冷的瞥了眼話多的沈子安。

沈子安歎了口氣,可憐了楚明玥的用情良苦,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沈子安眼裡,倒還真冇有一個女人能降服的住傅衍衡這樣的男人。

除了他讀書時候那段持續了三年的戀愛,當時傅衍衡為什麼和那女孩分開,也不得所知了,總歸是他把人家給甩了。

Li

da敲門進來,把一個紙袋子放到了辦公桌上。

傅衍衡慵懶的掃了眼,直接丟到了抽屜裡。

沈子安清楚的看到聖目醫院幾個字在牛皮紙袋上,有些擔心的說:“這種藥不能總吃,會影響腦子的,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總比睜著眼睛到天亮的好。”

傅衍衡這些年,一直都被失眠困擾,最近愈發嚴重。

找過不少名醫也冇什麼效果,哪裡有什麼靈丹妙藥可救。

和溫淼淼在一起那段日子,雖說也能睡的著,但也是入睡困難。

傅衍衡有時候就很羨慕溫淼淼的睡眠質量,隻要給她一張床,她隨時隨地都能睡著。

又不自覺的想到了溫淼淼,傅衍衡覺得自己有點不正常。

怎麼就做不到輸定離場,還是時不時的想起她,這女人給她下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