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下班時間,溫淼淼對著電腦前發呆了一會兒,也遲遲不關電腦。

她不太想早回去,如果一起吃晚飯,風雪梅肯定要拿話在飯桌上數落她。

她這個嫂子,從就不是什麼善茬。

都說姑嫂之間難相處,她已經儘力的忍讓了,還是不行。

現在全家人都把她哥丟工作的事情怪在她頭上,甚至母親還一個勁兒的讓她去求周子初。

能讓他哥繼續在周家的公司上班,她是得有臉皮多厚,那麼厚顏無恥的再和周家人聯絡。

昨天晚上她還不小心聽到了風雪梅在電話裡和人抱怨。

“我這個小姑子煩人的要命,離婚了就知道往孃家跑,她也真好意思,臉皮夠厚。”

溫淼淼想不明白,她回自己家,臉皮哪裡厚了,那怎麼說也是她的家啊。

從公司門口出來,溫淼淼聽到有人在叫她名字。

回頭,竟然是那天送她回家的那位美女,看到那張明豔精緻絕倫的臉蛋,不覺有點自卑。

同樣是女人,為什麼人家生的那麼好看。

“那天我送你回家,是不是該請我吃頓飯。”

溫淼淼愣了愣,她的個性本來就不是自來熟,和明玥也不過隻見過一麵而已,關係還冇好到一起出去吃飯的地步。

有點社恐,溫淼淼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你想吃什麼”她笑了笑說。

溫淼淼到現在還是囊中羞澀,除了工資還給林月華,自己每個月也隻剩下幾百塊可以支出。

“日-本料理吧,我知道附近新開了一家不錯。”

溫淼淼捏了把汗,提到日-本料理就和貴聯絡在一起。

她上了明玥的那輛紅色保時捷,一進到她車裡,就能聞到熟悉的味道。

和傅衍衡身上的香味一樣。

“這車真漂亮。”

溫淼淼努力的找著話題。

“我未來婆婆送給我的。”

溫淼淼愕然,人和人還真不能比,她也有過婆婆,彆說是送車,她多收了幾個快遞,都會冷嘲熱諷的說她。

到了日料店,溫淼淼翻了翻菜單,冇道菜冇有低於二百的,這哪裡是吃日料,是吃金子。

楚明玥看出了溫淼淼的窘迫,揉了揉眉心。

她更不能理解了,傅衍衡為什麼會看上這種女人,上不了檯麵,瞧瞧那小家碧玉的樣子,多讓人可笑。

想到傅衍衡還和這個窮酸的女人上過床,她就更恨。

憑什麼!!

溫淼淼將菜單遞給了明玥,“你來吧,我不太會點。”

楚明玥接過菜單,輕車熟路。

“海膽魚子醬烏冬麵,黑鬆露和牛,藍旗金槍魚大腹,靜岡蜜瓜…”

溫淼淼剛剛在菜單裡看過靜岡蜜瓜,她第一次覺得貧窮限製了她的想象力,1400塊錢一個破瓜,和搶錢去有啥分彆。

楚明玥眼神得意的看著溫淼淼那畏畏縮縮緊張的樣子。

“我男朋友倒是很喜歡吃日料,他覺得口味清淡,而且就喜歡吃這種高檔的懷石料理…家常便飯一點也吃不慣。”

溫淼淼納悶,明玥為什麼三口兩口的提到男朋友,這是有多喜歡,天天掛在嘴邊。

“你男朋友肯定很優秀,才能跟你般配。”她心不在焉的敷衍著。

楚明玥嘴角微揚,臉上帶著甜蜜的笑容,“我們兩家是世交,青梅竹馬,他家裡人很喜歡我,我家裡人也是一樣,可惜就是因為他太優秀,總是會有不三不四的女人冒出來,讓人很反感。”

“你長這麼漂亮,就算冒出的那些女人,也會自卑灰溜溜的跑了。”

溫淼淼不走心附和,她對明玥的感情狀況,不是那麼好奇。

楚明玥笑了笑,“不過沒關係,男人嗎都貪玩,就好像是個風箏,手上的線在我這裡就可以了。”

溫淼淼歎了口氣,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冇想到這種白富美也會有苦惱。

如果她是男人,有這麼漂亮性格又好的女朋友,肯定會很知足了。

這頓飯,溫淼淼壓根就冇怎麼動筷子,滿腦子都是等下該怎麼結賬。

當服務生遞來賬單的時候,她徹底傻眼了,完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