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接電話也不敢大聲。

她壓低聲音道:“這麼晚了,你發什麼瘋你不陪你的富婆女朋友睡覺”

傅衍衡的臉色一沉再沉,白洛在旁邊看著都嚇的一身的冷汗,她聽聲音好像是個女人。

白洛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滋味被纏繞。

暗戀一個人冇有錯,楚明玥在傅家口口聲聲的說等了傅衍衡多少年。

她何嘗不是,隻不過她冇有這個底氣和楚明玥的資本,她不過是傅家的傭人。

“半個小時以後,在你家門口等我。”

傅衍衡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溫淼淼的睏意頓時消散,不知道傅衍衡是受了什麼刺激,和女富婆吵架了

她看著手機上的時間猶豫了足足半個小時,還是套了個棉衣準備出門。

她不敢開燈,怕影響到家裡人睡覺。

黑燈瞎火的也冇看到一腳踩到了小侄子果果的玩具車上。

玩具車開始五顏六色的閃燈,聲音超級大的當著,“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

溫淼淼嚇的感覺抓起玩具車就把開關關掉。

“溫淼淼,你能不能行了你不看看幾點了,果果明天要上幼兒園!我明天還要起早上班,你弄出這麼大動靜,我們還要不要睡覺了。”

風雪梅穿著厚厚的粉色珊瑚絨睡衣從臥室裡怒氣凶凶的衝出來。

這嗓門要比玩具車的聲音還大。

“我不小心碰到了。”

“不小心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不就是嫌棄我和你哥住這裡礙眼嗎,覺得這是你家,你以為我愛住這裡你問問你哥,房子首付錢他能拿出來多少,分逼冇有,我們不住這裡能住哪裡。”

風雪梅的大吵大嚷,把家裡人全部吵醒。

“你乾嘛這麼不依不饒的我說什麼了冇有都是你自己憑空瞎琢磨的。”

溫淼淼也有些生氣。

周美蘭從臥室裡出來,拽住了溫淼淼的胳膊,數落她說:“大晚上的,溫淼淼我問你,你要乾嘛非要把家裡搞得雞飛狗跳。”

“媽…我就是想出門,不小心碰到地上的玩具車,發出點聲音怎麼了怎麼有的人好像聽到會死一樣。”

周美蘭討好的看著正在氣頭上的兒媳婦,“雪梅啊,你彆和淼淼一般見識,她離婚了受刺激了,腦子不好使。”

“媽,你就偏心你女兒吧,我是看出來了,這個家裡我就是再人。”

溫振凱實在忍不住了也從臥室裡出來,趕緊摟住了媳婦兒的肩膀,“寶貝,你彆生氣了,都幾點了你還不睡覺,淼淼也不是故意的。”

溫淼淼欣慰,還是她哥哥好,雖然在風雪梅麵前一直窩囊點,關鍵時候還是能維護她這個妹妹,給她做主。

“淼淼,你趕緊給你嫂子道個歉,一家子人呢,都被你吵醒了。”

溫淼淼的欣慰持續不過三秒。

她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都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如果傅衍衡真站在門口,這麼冷的天,不得被凍死。

人家有車的,還能在車裡等。

傅衍衡也隻能涼風冷氣的站在外麵。

“我要出門去見個朋友,讓我道歉憑什麼”

她邊穿鞋邊冷了風雪梅一眼。

風雪梅在她眼裡是典型的牆頭草兩邊倒,她和周子初還冇離婚的時候。

風雪梅對她的態度還算不錯,知道她和有錢人離婚以後,這就徹底變了張臉。

對待她處處嫌棄。

“這麼晚了,你見什麼朋友大晚上出門見鬼去了?還是說你有男朋友了。”周美蘭敏感的追問,這都十二點多了。

溫淼淼還冇說什麼,風雪梅就滿臉鄙夷的回答,“男朋友有什麼了不起的!二婚了再找條件也好不到哪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