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有那麼一瞬間是動搖的,可是一想到母親說的話,就抓心撓肝的難受。

她肯定不會拖傅衍衡下水,找她相當於找她們一家子。

她也一直在麻痹自己,她和傅衍衡之間冇什麼感情基礎,可能是她最無助最脆弱的時候,傅衍衡恰好出現。

“看也看過了,你可以走了。”

溫淼淼的悶悶不樂都寫在了臉上,傅衍衡走到她身邊,冰涼的手掌輕輕的撫著她已經凍紅的臉頰。

“我到現在也不明白,你怎麼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把我趕走死刑犯哪怕臨死之前,也要知道為什麼死的。”

溫淼淼往後站了站,不讓傅衍衡再繼續碰自己。

她放狠話說:“我們壓根就是兩個世界裡的人,我結過一次婚,對婚姻也有了恐懼,我們兩個人雖然還冇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是根本就冇有以後,這樣拖下去對你不公平。”

傅衍衡胸口沉默的低頭籠火又點了一支菸。

他何嘗這麼放不開手過。

第一次被女人主動說結束,破天荒的頭一次。

“我也不著急結婚,不是正合適。”

溫淼淼不願意打擊傅衍衡。

是他不著急結婚嗎現在的人都很現實,一窮二白的空有一副好皮囊也冇用。

“外麵很冷,我要進去了。”她抱著肩膀,很冷剁了幾下腳。

看著傅衍衡穿的那麼單薄的衣裳,看著都覺得替他冷。

傅衍衡單手插袋諱莫如深的眼神一直在盯著溫淼淼看,嘴角勾起一抹曬笑,“你這女人冇心的,溫淼淼你遲早要把我對你的好感和耐心耗儘。”

溫淼淼惆悵的看著他,隻能趁著這次把話說清楚,“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冇太考慮清楚,我什麼能耐也冇有,現在也就是勉強能解決個溫飽問題,你和我在一起,我家人也不會接受,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很清楚了,這段關係結束一點也不冤,你也冇什麼好委屈的,我至少也付出過了,睡也睡過了。”

渣女!!!

傅衍衡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善男信女,對待感情也幾乎都是各取所需,溫淼淼對於他來說就是冇有算計到的意外。

雖然說,他心裡也早就清楚,溫淼淼和他冇什麼可能,如果溫淼淼知道了他的身份。

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

第一次被女人甩,心裡怎麼也不能平衡。

他拽住了溫淼淼的手腕,“我人來都來了,總不能讓我白跑一趟,天這麼冷,我也冇地方去睡。”

“你不是找了保安的活,我聽說也提供員工宿舍的,傅氏集團能差你一個床”

“你也知道我睡眠不好,不習慣和太多人一個房間,彆人打呼嚕太吵,我睡的不習慣。”

溫淼淼想掙脫開傅衍衡鉗住她手腕的手,力氣懸殊,無奈放棄。

“你啊,冇有少爺的命得了少爺的病,睡在一起怎麼了幫你省房租,傅衍衡你能不能靠點譜,挺大歲數了有點正事,找個穩定的工作,這樣對你的另一半也有安全感。”

溫淼淼看著傅衍衡陰沉的臉,知道自己把話說深了,傷人自尊。

“我總不能一直管你,我現在也冇地方住,每天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我怎麼能把你領上樓。”

傅衍衡鬆開了手,“都已經混到沙發上了,還在孃家賴著乾嘛我找人租了個房子給你,明天搬出來住。”

溫淼淼凍的打了個噴嚏,有些生氣的說:“你根本就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租房子不用錢傅衍衡我隻想現在自己好好生活度過這段時間,隻要我把外債還清了,我纔有資格想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