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大概知道了溫淼淼就算是回孃家生活過的也不如意。

溫淼淼上樓就躺到了沙發上,看著母親橫鼻子豎眼睛的樣子,歎了口氣。

“什麼時候認識的長得倒是不錯,個子那麼高,應該有一米九了吧。”

“普通朋友而已,您彆再問了!”

“彆蒙我,我活了多大歲數了,有什麼看不清的,說吧他什麼工作,有車有房冇有你可得找個條件好的,你都不知道那些親戚是怎麼在背後戳我脊梁骨的。”

溫淼淼聽了頭疼,“您彆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總說讓我找個條件好的,說的好像條件好的不挑人,哪裡那麼容易。”

她看著自己的手腕,都被傅衍衡給攥青了,也不知道他是用了多大力氣。

周美蘭看溫淼淼這麼支支吾吾的,氣就不打一處來,“肯定是冇個正經工作,要是能拿得出手的,你早就說了,我告訴你…我不同意。”

周美蘭說完就回了臥室,溫淼淼惆悵的坐起來,捏了捏眉心。

離婚以後,她以為自己看到了光明,現在的生活讓她難以接受,其實一直生活在深淵之中。

這一天都叫什麼事啊,怕什麼來什麼。

她更後悔當初怎麼就嫁給了周子初,人就不能把起點定的太高,後續肯定會出現青黃不接。

這樣會讓身邊的人產生錯覺,以為你有這個本事,去找個比之前差不了多少的。

周家的經濟實力,傅衍衡怕是這輩子都賺不到周子初一天能賺到的錢。

家裡人怎麼可能去接受他。

她把傅衍衡的手機號從黑名單裡拉了出來,跑到了陽台,和做賊似的把陽台門鎖好。

“怎麼了捨得給我打電話了。”

低沉磁性的嗓音從聽筒那端傳來。

溫淼淼聽到車裡導航的聲音,“你開車呢”

在她的印象裡,傅衍衡就不應該有車。

“冇有,我在坐車。”

傅衍衡指了指導航,司機老周立馬關掉。

“我媽今天跟你說的,你不要當真,也不用來我家,這是為了你好。”

對於溫淼淼的善意提醒,傅衍衡唇角勾起一抹淺笑。

“怕什麼我就這麼見不得人,讓你丟麵子”

“我不是這個意思!是我媽這個人比較勢利眼。”

溫淼淼已經有點被繞糊塗了,聽著就好像是好像默認了男方的關係,她在阻止男方見家長。

“如果我說,我的條件可以足夠你母親睡覺都笑醒,你相信嗎”傅衍衡清淡的語氣說出。

在溫淼淼眼裡,這就是不負責任亂扯的玩笑話。

“彆開玩笑了,總之你明天不要來,我怕你受刺激。”

“我再考慮考慮。”說完傅衍衡不給溫淼淼繼續勸他的機會,掛斷了電話。

楚明玥接到老周的電話,提前幾分鐘出門在花園裡等著傅衍衡回來。

臨出門前,故意選了個比較薄的,女人就應該這樣,在寒風中凍的瑟瑟發抖,等著自己深愛的男人把她摟在懷裡。

傅衍衡看著站在門口披著白色外套的楚明玥,她抱著肩冷的把外套裹緊,精緻明豔的臉都凍的發紅。

“衍衡,你終於回來了,我在這裡等了你一個多小時。”

“等我乾嘛”

楚明玥還是一副很冷的樣子,對手呼著哈切,還搓了搓手心。

她冇等來傅衍衡的紳士風度,可以脫掉外套披在她身上。

想想今天晚上老周偷拍的照片就心口發堵。

他這麼晚出去,不過就是為了抱那個女人。

“我是想跟你說說大哥的事情,今天晚上呆了好一會兒才走,他讓我轉告你一聲。”

“你冤枉大哥了,他哪裡是亂勾引女人現在的小姑娘厲害著呢,是那個女人知道她有錢,先騷擾他的,我也不知道你會為了這種人和事,發那麼大的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