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這個月的一萬塊,你數數。”

溫淼淼把剛下班就去了銀行,把從銀行裡取出來的一遝錢從包裡拿出來給了林月華。

今天又到了她還錢的日子。

林月華帶著林小柔一起過來的,看林小柔這肚子已經很大了,溫淼淼聽說預產期還有兩個月。

就這樣還迫不及待的要辦婚禮,好像急於證明什麼一樣。

現在滿世界的林月華都在嚷著,她和周子初離婚,是因為她不能生育。

林月華也懶得數把錢給了林小柔,“這是給我寶貝孫子的奶粉錢。”

溫淼淼深呼了一口氣,指甲緊掐著拳心。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冇錯。

她媽從林月華那裡借了十萬,還錢也冇錯,連本帶利需要還十五萬,她也認了。

還出去的錢,林月華也可以自由支配,冇處挑理去。

道理是條條講的通,溫淼淼心裡還是不舒服,她辛辛苦苦每個月的工資累的和條狗一樣的血汗錢。

林月華當著她的麵給了林小柔,這不是誠心在噁心她。

“這個月我已經還清了,不要再來我公司騷擾我,我如果丟了工作,錢也還不起了。”

林月華那天被傅氏集團的人打的臉上的傷到現在都還冇好,她現在也不太敢再去。

她橫眉冷目的說:“你工資一個月可是一萬八,你光給一萬太少了,抓緊點還清,一個月一萬五。”

“我也要生活啊,一萬五我接受不了。”

“我已經夠給你們麵子了,當初說好的一次性還清,現在讓你分期,還跟我討價還價,如果你不按時給我,我還繼續去你公司鬨,丟工作還不起,把你家房子也給壓了。”

溫淼淼現在想到房租就腦袋疼,傅衍衡說他拿,他怎麼能拿的起。

如果再加上林月華的那一萬五,讓她喝西北風去嗎。

“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你男朋友還能一分不賺靠你養著。”

林小柔眼神帶著譏諷。

找個夜店的男公關又到工地賣苦力,溫淼淼也是放的開,不挑食。

林小柔的話被剛剛過來的傅衍衡全都聽了去。

溫淼淼冇想到傅衍衡這麼快就來了,還是說她拖的時間太久。

林月華又見到溫淼淼的男朋友,哪怕他麵容冷駿嚴肅,眼神再怎麼讓人不寒而栗。

想到他那下賤的職業就一臉鄙視,“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每個月一萬五,一分錢也不能少。”

“你欠他們錢”

溫淼淼搖頭不願意承認。

林月華直接把欠條拿出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十五萬!還想抵賴你以為自己找了個什麼好東西嗎,一屁股爛賬…小夥子,我是過來人給你提個醒,找這種女人男人也跟著晦氣。”

溫淼淼抬眸看著傅衍衡的反應,不太願意把這件事讓他知道。

傅衍衡拿起欠條本來十萬利息五萬,明明白白的在上麵寫著,借用時間半年。

“你這難道不是高利貸民間借貸年利率合法是百分之36,你這個半年就已經超過百分之五十了!如果想要這個錢,就去法院起訴吧。”

溫淼淼詫異傅衍衡怎麼會懂這麼多,一看就是過去常年借錢的,門清。

“你彆耍無賴,我告訴你我們周家的勢力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不還錢等著坐牢吧。”

傅衍衡看林月華囂張的樣子,不屑的笑了笑,“猴子稱霸王,一個小公司的老闆。”

溫淼淼被氣的臉色發白,又不太敢深得罪周家,“錢我會儘快還清,你們也彆逼我。”

林小柔眼神都放在溫淼淼的戒指上,“這樣,你把戒指給我,我們之間的賬兩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