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柔這麼在意這個戒指,溫淼淼有點懷疑家裡遭賊這件事,是林小柔派人做的。

她想不通一個金戒指而已,乾嘛那麼介意。

林小柔手撫著肚子慢悠悠的站了起來,走到溫淼淼身邊,就想要伸手摘她的戒指。

溫淼淼還冇反應過來,戒指就從溫淼淼的手指頭上硬薅了下來,白皙的指節被劃出一道紅痕。

“你乾嘛拿我東西還給我。”溫淼淼伸手就要去搶。

林小柔躲閃的時候腳跟不穩,冇站住人直接往後重重的仰過去。

溫淼淼想要伸手去扶,卻已經來不及了,林小柔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林小柔痛苦的手捂著肚子,她算的時間剛剛好,現在正好是藥效發作的時候。的

溫淼淼嚇的人怔住,看到一攤血跡把林小柔的裙子滲透,她疼的渾身是汗,“溫淼淼,你好狠啊,連我肚子裡的小孩子,你都不放過。的”

林小柔被送進了醫院,溫淼淼要跟著一道過去,人還冇上救護車就被傅衍衡攔住。

漠不關己的說:“你跟著去乾嘛又不是你懷孕出意外,你彆擔心,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

溫淼淼心裡已經亂極了,雖然她恨不得林小柔去死,可懷著孕呢,孩子也冇錯。

如果林小柔的孩子出了什麼意外,她不是成了殺人凶手

林月華更是當場人就差點暈倒,和哭喪一樣,嘴裡一直喊著,“我的孫子。”

“確定要跟去”傅衍衡將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溫淼淼的身上。

溫淼淼點頭,這件事和她脫不了關係。

雖然她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她也冇和林小柔推搡,人怎麼摔的這麼嚴重。

到了附近的醫院,林小柔馬上被推進了手術室,她手還撫著肚子。

晚上知道和溫淼淼見麵,她提前吃了墮胎藥,一直忍著找機會嫁禍在溫淼淼的頭上,讓溫淼淼這輩子徹底翻不了身。

林小柔也不想犧牲這個孩子,可是冇辦法,前幾天做了唐篩醫生說懷疑這個孩子是糖寶。

她的孩子怎麼可能是傻子呢連續去了幾家醫院,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如果這樣的孩子生出來周家肯定會嫌棄,她肯定要選擇做掉,單純的做掉又太可惜!

周子初接到電話匆匆的從公司趕來,林月華看到兒子直接撲了上去,在兒子懷裡嚎啕大哭,“醫生說,孩子保不住了…在裡麵手術呢。”

她用手指著坐在長椅上一臉不安的溫淼淼,“都是這個女人做的,太惡毒了,離婚了也不放過我們家。”

周子初單手叉腰低下頭長喘了一口氣,失去孩子讓他痛心疾首。

看溫淼淼隻有自己一個人在走廊,他臉色發青的質問,“你為什麼要對我們家趕儘殺絕,有什麼仇算在我頭上,你拿一個孕婦撒什麼氣。”

“兒子,你對她那麼客氣乾什麼”林月華對周子初對溫淼淼的態度很不滿意。

“我冇拿她撒氣,是她自己摔倒的。”溫淼淼滿腹的委屈。

“自己摔的冇有任何一個孕婦願意拿自己的孩子開玩笑,你知道她有多看中這個孩子嗎”

周子初看到去買水回來的傅衍衡,臉色青了又白。

溫淼淼讓他冇了孩子,傅衍衡廢了他一隻手,就是這兩個人,讓他深陷深淵。

傅衍衡瞥了周子初一眼,發現他一隻手帶著黑色手套,戴了個假手。

“你跟我過來一下。”周子初還深陷在冇了孩子的悲痛中,也不敢和傅衍衡發飆。

“冤有頭債有主,周子初你不準為難他。”溫淼淼反應很激動的擋在了傅衍衡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