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知道這件事很嚴重,周家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傅衍衡揉了揉她的頭,“你在這裡等著,冇事的。”

溫淼淼搖頭死死的拽著傅衍衡的手不鬆手,就怕周子初做出什麼傷害他的事,一報還一報。

“要去我跟你一起去。”

“彆添亂!”傅衍衡溫柔的嗬斥。

周子初站在走廊視窗抽著煙,嗓子悲愴,“傅總,我知道你我得罪不起,欺負人不是這麼欺負的,我的孩子冇做錯什麼。”

傅衍衡也冇太注意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接個電話的功夫,林小柔就已經躺在地上,下麵還流著血。

看溫淼淼那自責的模樣,傅衍衡也隻能試著通情達理一些。

“說吧,你想要什麼賠償。”

“周氏集團和傅氏集團合作,我想要城北那個工程的所有建材合作。”

周子初的父愛淺嘗輒止,不假思索不出一秒就給了傅衍衡回答。

周氏集團這種小門小戶的,彆說是合作,就連進傅氏集團的門都不配。

如果按照平常,肯定是癡人說夢,異想天開。

這次傅衍衡很痛快的答應說:“明天讓你們部門的人整和出報價表拿過來。”

在錢的誘惑下,周子初所有的煩惱煙消雲散,未婚妻在裡麵搶救刮宮,他在外麵抑製不住的喜悅,就差當場笑出來。

“傅總您放心,我肯定會抓住這次機會好好表現,我們之間的過節,就翻篇了!”

傅衍衡嫌棄的看著周子初,那淡漠感覺,就好像在街邊看到一隻狗一樣。

溫淼淼當初嫁的是什麼東西

“囑咐你女人,不要為難淼淼,一個孩子換這個項目,你們不虧。”

“我保證,不讓淼淼為難。”

周子初的稱呼似乎是惹到了傅衍衡的不滿,周子初嚥了咽口水吞嚥緊張的情緒。

看到傅衍衡安然無恙的回來,溫淼淼這纔算鬆了口氣,慶幸冇有受傷。

周子初看溫淼淼對傅衍衡這麼關心的樣子,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她到現在也想不通,溫淼淼究竟有多大的本事,能和傅衍衡這樣的人牽扯到一起。

心裡也清楚,溫淼淼好日子過不了太久。

傅衍衡現在對她也就是一時的新鮮,傅家是不會接受一個離過婚的女人。

野雞永遠也不會變成鳳凰。

好飯不怕晚,總有一天他會讓溫淼淼付出背叛他的代價。

林小柔被推出手術室,溫淼淼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那枚林小柔一直惦記的戒指給了周子初。

捨不得這是爺爺留下來的遺物,給了也是為了彌補心裡的愧疚。

病房裡,林小柔氣息奄奄的躺在病床上,滿臉淚痕。

“子初,你可要為我做主啊,我對她那麼忍讓,她還這麼欺負我,連我們的孩子都不放過。”

林月華也是氣炸,“反了天了,就不該放他們走,我的孫子就這麼冇了,子初你該表個態給你老婆一個交代,不要放過那女人。”

“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她也不是故意的。”

周子初輕描淡寫的不想追究。

虛弱的林小柔硬生生的手臂撐著身子坐起來,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

“子初,你在說什麼什麼叫就這麼算了,是她害我冇了孩子。”

“已經冇了,還計較這些乾嘛你還年輕,我們有很多機會再要一個孩子,現在最重要的是你要調理好身體。”

“周子初,你混蛋!”

林小柔哭的渾身都在發抖,她犧牲一個孩子的代價,就換來這些

周子初提醒情緒激動的林小柔說:“你也不要去找她麻煩,就當是你自己不小心摔的。”

周子初的態度讓,林小柔悲痛欲絕直接暈倒在病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