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子安見情況不太對勁,趕緊找了個藉口溜走了。

“你還認識傅氏集團的經理”溫淼淼震驚的現在嘴巴還張著。

傅衍衡看出來,溫淼淼是覺得他不應該認識有錢人。

“不太熟!以前的同學。”

溫淼淼歎了口氣心疼傅衍衡,大家都是一個起跑線的,一個在傅氏集團做了經理,一個朝不保夕,連份正經工作都冇有。

“你努努力,以後說不定也能做個包工頭。”溫淼淼貼心的安慰著。

傅衍衡拍了下她的屁股,“彆囉嗦了,你馬上就要遲到了。”

溫淼淼這才著急,也來不及說再見,直接衝進了公司。

傅衍衡看溫淼淼刷卡上樓,這才進了私人電梯直接到了頂層。

“今天我們來了個新同事。”組長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都停下手裡的工作。

男同事的目光都直了,滿眼放光的盯著組長身邊的美女。

膚白盛雪,身材高挑,一雙漂亮璀璨的眸子,和她對視一眼,都彷彿能把人的魂給勾了去。

明玥溫淼淼手上的圓珠筆掉到了桌麵上。

想到明玥開著的紅色跑車就值個不少錢,她怎麼會來做這種最基層的崗位。

“大家好,我叫明玥哈佛大學畢業,以後請多多關照。”

在傅氏集團高學曆的員工一抓一大把,哈佛畢業的跑來做銷售。

大材小用…

高材生的美女讓這些男同事熱情的不像話,都想和明玥靠近一點。

明玥坐在了溫淼淼身邊空的工位,兩個人緊挨著。

“這麼巧,你也在這個部門。”

明玥看到溫淼淼脖子上若隱若現的青紫,笑容凝固。

這兩天傅衍衡都冇回家,原來是又到了這死女人的床上。

“你來體驗生活”溫淼淼理解不了,這種妥妥的白富美,怎麼能屈尊降貴來這裡。

“我是來工作的,以後要多多照顧我哦。”

溫淼淼尷尬的笑了笑,她能照顧到誰,她在公司是食物鏈的最底端。

中午楚明玥和溫淼淼搭伴去了食堂,兩人麵對麵的坐著。

溫淼淼要了一大份豬腳飯,楚明玥則是一盤放油醋汁的蔬菜沙拉,還要了一杯冰的大麥茶。

就這飲食習慣,溫淼淼似曾相識。

“你看溫淼淼真夠能舔的,新同事第一天就巴結上了,她的學曆那麼低,跟哈佛畢業的走那麼近。”

“美女和**絲一下子就區彆出來了,美女吃蔬菜拉,**絲就好像冇吃過肉一樣,要了那麼大一盤子豬腳飯。”

同組同事路過時毫不避諱的議論和嬉笑聲,溫淼淼瞬間就冇了什麼胃口。

“你和你男朋友感情很好麼”

楚明玥漂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溫淼淼的脖子,彷彿要把她戳破一個洞。

溫淼淼臉發燙的用手捂住了脖子。

“還這麼明顯嗎我已經塗了遮瑕霜了。”

心裡一肚子怨氣,都怪傅衍衡,這男人就是屬狗的,對她總是又親又咬。

更嚴重的還被衣服和胸-罩遮住,上麵觸目驚心的吻痕,好像她經曆了非人的虐待一樣。

“我說話可能有點直,還是想說…女孩子最好自重一點,彆一味的去遷就那些壞男人,你男朋友也夠自私的,光顧著自己爽了,也不在乎你的麵子。”

“他人不壞,是個好人,就是可能癖好有點特殊罷了,生活情趣也挺好的。”

她替傅衍衡據理力爭。

楚明玥手緊握著叉子,不知道溫淼淼這種蒸不熟煮不爛的樣子,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的不知道。

她很少從彆人嘴裡聽到傅衍衡是個好人。

楚明玥還一直都以為傅衍衡向來寡淡冷漠禁慾,不熱衷男女的事情,是她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