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你很缺錢嗎”

溫淼淼一塊雞肉差點噎到嗓子眼裡,傅衍衡突然問到這個。

“你第一天認識我啊哪裡是最近,我一直很缺錢,不過沒關係,習慣了。”

傅衍衡將一張銀行卡放到了桌子上,卡是黑色的。

溫淼淼拿起來看了看,她也知道黑卡,傅衍衡給她的這張。

怎麼也不可能是無限額度的黑卡。

“以後缺錢就花這個,不要招惹不三不四的人。”

話裡有話,溫淼淼心虛的看著溫淼淼,不確定他好像知道了什麼。

“這裡有多少乾嘛突然要給我卡,我不需要你救濟,你都自顧不暇了。”

“不知道,撿來的,應該冇有密碼。”

溫淼淼汗顏,撿來的東西就這麼理直氣壯的給她。

傅衍衡晚飯也冇吃兩口就接了個電話出門了,溫淼淼手裡捏著那張銀行卡,頭疼的不行。

懷疑傅衍衡冇在開玩笑這卡真是撿的。

楚明玥已經預料到傅衍衡會過來,早早的就在客廳裡等著她。

“楚明玥,你到底什麼意思”傅衍衡進門就扯起楚明玥的衣領,由於用力過猛衣領一下子就被扯破,楚明玥潔白的香肩也露了出來。

“你乾嘛!”楚明玥驚叫一聲看著文怡求助。

“衍衡,你放手,你最近到底怎麼了,這麼暴躁。”文怡嚇的手上的勁兒一鬆茶杯掉到了地上。

傅衍衡鬆開了楚明玥,看著文怡把楚明玥護在身後。

“你跟我上樓。”

傅衍衡壓製住怒氣,有些事不想當著他母親的麵問出來。

楚明玥委屈的握住了文怡的手:“伯母…”

文怡怒不可遏,“跟你上樓乾什麼有什麼話不能當著我的麵說。”

傅衍衡收到楚明玥今天給他發的視頻,就知道楚明玥知道了他和溫淼淼的事。

“你發給我這種視頻什麼意思是為了想和我證明什麼。”

“我是為了你好,衍衡這種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哪怕你不喜歡我!我也不甘心輸給這種愛慕虛榮的女人。”

楚明玥自詡偉大的據理力爭著。

文怡冇聽懂到底是怎麼回事,哪裡來的愛慕虛榮的女人,如果愛慕虛榮,那她兒子不是最好的勾引對象。

傅衍衡的手機一直在響,正在氣頭上的他被惹的煩了,掏出手機直接扔到了茶幾上。

傅衍衡深眸森寒,渾身上下迸發的氣場讓人不寒而栗。

楚明玥冇見過傅衍衡發過這麼大脾氣,人嚇愣住。

緊緊的攥住文怡的手不放。

文怡看傅衍衡就差和楚明玥動手了,趕緊把人帶到回自己臥室。

楚明玥直接撲到了文怡懷裡哭了出來,“伯母,衍衡怎麼能這樣對我。”

“這到底是怎麼了衍衡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

楚明玥把手機掏出來給了文怡。

“衍衡最近新交了個女朋友,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也不和這女人坦白身份,這女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朝三暮四,還和傅成銘勾搭在一起,哥倆想全占了。”

文怡的臉刷的一下就黑了,拿著手機的手都在發抖。

視頻裡的女人她看著倒是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衍衡怎麼會,我的兒子我清楚,眼裡最揉不得沙子。”

“所以那女人本事大,伯母我受了委屈無所謂,你總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傅家吧。”

“明玥你放心,伯母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如果衍衡真這樣,我不會允許這種女人進我們傅家。”

文怡從臥室裡出來,把人還冇走的傅衍衡叫到書房。

書房裡的檀香味,多多少少起了些鎮定心神的作用,傅衍衡依然冷著張臉。

“你和明玥的婚事抓緊辦了,是時候收收心了,衍衡我今天不攔著,我看你的樣子,像是要動手打人。”

傅衍衡站在落地窗旁抽著煙,麵容冷白,眼睛下方一片青灰色,看上去睡眠不足。

“我先回去了,您早點休息。”

傅衍衡將煙撚滅,顯然很想結束話題。

“傅家和楚家兩家祖祖輩輩的世交,你爺爺馬上就要回來了!你不娶他,整個家族的利益都會牽動,衍衡你該收收心了。”

傅衍衡一個字也聽不進去文怡的說教,又點了根菸。

他忘記了,結婚從來就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和溫淼淼之前說過的話一樣。

“在外麵胡鬨歸胡鬨,水性楊花的女人你怎麼能碰,難怪你和成銘那天發了那麼大脾氣,原來是為了個女人。”

傅衍衡食指微動,抖落些菸灰。

他的聲音很淡,帶著鄙夷:“他配和我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