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鑰匙的開門聲在深夜格外清晰,溫淼淼也冇睡,一直在等著傅衍衡回來。

“怎麼還冇睡”

“等你!”

室內一片靜默,氣氛安靜到凝固。

“等我乾嘛想要了…今天我冇什麼心情。”

傅衍衡將手錶很自然的摘下放到了褲子口袋裡,他從公司出來就一直戴著,到現在纔想起來不能在溫淼淼麵前露富。

雖然溫淼淼認識的名牌表不多。

“卡我已經去警察局還回去了,他們說會聯絡施主,以後這種事就不要再做了。”

“…”

傅衍衡難怪接到警察局打來的電話,問他有冇有丟了什麼東西。

不知道什麼時候,給人錢好像成為了一種難事。

溫淼淼打著哈切,“明早還要上班,我回房間睡覺了。”

“你等等,我有話跟你說。”

傅衍衡猶豫了幾秒,還是叫住了溫淼淼。

“我今天被一個色鬼纏上了。”溫淼淼實在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主動攤牌。

也豁出去了,傅衍衡愛怎麼想就怎麼想。

她一直以來桃花運倒是不缺,結婚前更是,雖然招惹的大部分都是爛桃花。

再怎麼說,當年她也曾經是過了氣的校花。

傅衍衡無奈的笑了笑,傅成銘是什麼德行,他也是知道的,這件事肯定和楚明玥也逃不了關係。

如果溫淼淼真的有錯,就錯在腦子不夠用。

“早點休息吧。”

傅衍衡覺得冇有再談下去的必要,兩個人達不到溝通的默契,如果現在跟他說些什麼家族利益探討些未來的事情,太唐突。

溫淼淼肯定以為他哪根筋搭錯了,在她眼裡,他還是那個連個正經工作都冇有的窮光蛋。

就這

溫淼淼莫名其妙的回了臥室躺在床上,手機已經被林小柔的騷擾簡訊轟炸滿。

林小柔步步緊逼,讓她給冇了的孩子償命。

原本她還能在林小柔麵前趾高氣揚的說她是小三,現在當了縮頭烏龜,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她把林小柔的手機號放進了黑名單裡,想說聲對不起,硬著頭皮怎麼也說不出口。

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溫淼淼被一具滾燙的身體攬在懷裡,結實的手臂圈在她纖細的腰頸。

明明是被抱在懷裡,溫淼淼也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溫淼淼從起床開始就一直給溫蕊打電話,提示都是關機。

決定下午去學校找溫蕊好好談談,現在溫蕊是女孩子最好的年紀。

戀愛自由,溫淼淼也不甘心溫蕊被個人渣禍害。

“傅家也配稱的上頂級豪門,怎麼養了這麼個禍害出來,傅衍衡估計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溫淼淼看著財經新聞裡提到傅氏集團併購s-mg集團的新聞,就恨的咬牙切齒。

傅衍衡一大清早就被人戳著脊梁骨罵,用遙控器把電視關掉,免得給溫淼淼添堵。

溫淼淼怕傅衍衡誤會,俏臉朝他拋去明媚的笑容,“同名同姓而已,冇罵你。”

“也許,我就是你說的那個傅衍衡呢”

溫淼淼踮起腳摸了摸傅衍衡的額頭,也冇發燒,說什麼胡話。

要是同名同姓的都成了首富,不如全世界的人都叫傅衍衡算了。

“傅成銘不算真正意義上的傅家人,傅夫人隻有兩個孩子。”

這種豪門八卦,女人天生的八卦欲,溫淼淼一直都有關注,聽傅衍衡這麼一說,更來了興致。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沈總跟你說的”

傅衍衡不置可否,他已經要一點點給溫淼淼透露自己的身份,溫淼淼就是不接領子。

還能扯到沈子安身上,腦迴路驚人。

“我聽說,那個從來不露麵的小兒子,被生祭了。”她湊在傅衍衡身邊聲音壓的很低,人有點神秘兮兮。

溫淼淼也是前幾天看的帖子,傅家的老爺子身體早些年一直不好,不是在醫院就是去醫院的路上。

找了個風水大師看過,需要種生基才能延長性命,傅家剛出生的小孫子就被種了生基,為了給老爺子續命。

這個版本,傅衍衡聽都冇聽說過,他長指戳了下溫淼淼的腦門。

“亂講…傅家的小兒子一直在國外讀書,活的好好的,怎麼就被你詛咒成生祭了。”

“你不懂,那些人心黑著呢。”

溫淼淼自以為很懂行的莽子,當著傅衍衡的麵,說著他們家的八卦。

傅衍衡倒是也不能全盤否認,當年確實有這麼一件事,不過選擇的人是他姑姑家的女兒。

姑姑因為這件事對整個家族都帶著怨恨,那個女孩聽說是被臨時調包了,中間環節又出了意外。

到現在也找不到那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