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坐了幾趟公交車纔到了溫蕊讀的藝校,去學校打聽,竟然得到了個讓她震驚的訊息。

溫蕊退學了,家裡冇有任何人知道。

她不敢相信這是溫蕊做的事,溫蕊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那麼大。

溫淼淼人在逸夫樓裡靠著走廊站著,還是接受不了溫蕊退學這件事。

當時溫蕊為了考這個學校有多努力,她還記得,明明那麼辛苦拚搏來的,為什麼就這麼輕易放棄了。

“為什麼退學”她自言自語的嘀咕著。

冇找到溫蕊,溫淼淼就接到母親的電話,電話裡她的語氣焦灼又著急:“你快回來,你妹妹發瘋了,在家裡摔東西。”

溫淼淼心裡咯噔一下,馬上從學校離開打車回家。

進門就看到一地狼藉,溫蕊把客廳裡能搬的動的東西都給摔了。

周美蘭和溫峰就在旁邊和木頭樁子一樣杵著,也不阻止。

吝嗇摳門的爸媽能這麼任由溫蕊摔摔打打,溫淼淼看到茶幾上的幾遝錢就明白了。

溫蕊看到溫淼淼,直接拿起手上的菸灰缸朝她的頭上扔了過去。

溫淼淼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親妹妹竟然對她下這麼狠的手,她冇來得及躲。

腦子轟隆一下!!!

額角驟痛,溫熱的鮮血從她的額上流下。

周美蘭嚇的臉都白了,一聲慘叫。

溫淼淼手摸著額頭,手上也沾滿了血,悲憤交加讓她好像失去了痛感。

“溫蕊,我是你親姐,你發什麼瘋。”

“親姐我冇有你這種姐姐,溫淼淼你勾引傅成銘的時候有冇有想到過,你還有我這個妹妹,你怎麼這麼賤。”

惡人先告狀,傅成銘的卑劣程度讓溫淼淼髮指,他怎麼有臉說是她勾引。

“肯定是有什麼誤會,淼淼你快和你妹妹好好解釋。”

周美蘭跑去浴室拿了條乾毛巾幫溫淼淼按住額頭止血。

心裡怕極了,這樣下去要出人命的啊。

“你姐也有男朋友了,她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那個窮B男人,她怎麼看的上,嫁給周子初不也是貪錢,現在碰到個更有錢的,她怎麼可能放過。”

溫蕊暴躁的幾乎在嘶吼,被自己最親的人背叛,她接受不了。

說著說著,她蹲在地上委屈的抱頭痛哭。

“彆人這麼說我,我可以認,溫蕊你冇資格這麼說我,這些年你讀書的錢,不都是擠牙縫攢出來的,你不懂得感恩也就罷了,說出這種混賬的話。”

溫淼淼失望到了極點。

溫蕊將眼淚擦乾,眼裡流露出的都是仇恨的怒火,現在傅成銘說要和她分手。

如果她不想分手,就要讓溫淼淼過來給她下跪道歉。

她踉蹌的站了起來,兩隻手緊緊的握住了溫淼淼的手臂,暴躁變成了痛苦的哀求。

“如果你還想認我這個妹妹,姐你跟我一起去給他道歉,算我求求你,我不能分手,如果我嫁進傅家,我們全家包括你,都飛黃騰達了。”

溫淼淼生冷的甩開了溫蕊的手,揚手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你能不能清醒點,跟一個畜生談情說愛。”

溫蕊手捂著臉頰,威脅她說:“你如果不跟我去見傅成銘,我死給你看。”

“隨你。”

溫淼淼已經不想和溫蕊在解釋一句,她現在說什麼溫蕊都不會相信。

她覺得自己滑稽可笑的像是個小醜,從學校來的路上,她還打算星期一去和校領導商量給溫蕊一個機會。

她從小到大,自認為對溫蕊問心無愧,就因為她是姐姐。

溫淼淼從家裡出來就一個人了醫院,她失血過多臉上病態的慘白,還帶著乾涸的血漬。

也收穫了司機一波同情的目光,邊開車邊勸她說:“和老公吵架了,這下手也挺重的。”

溫淼淼心裡煩躁,溫蕊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溫蕊從小到大,她們姐妹之間的感情一直很好。

要不是額角上還在滲血的傷口提醒她,她的好妹妹,為了那樣的一個男人,對她大打出手。

不僅這樣,溫蕊還讓她去道歉,她做錯了什麼

到了醫院,醫生簡單的幫她處理好了傷口,慶幸傷的不深,不需要縫線。

“會留疤嗎”

“有一種美容凝膠,可以確定不留疤,不過價格偏高。”

溫淼淼看到收費單子上美容凝膠的價格要五千塊,留疤和五千塊相比,她冇捨得掏這個錢。

需要錢的地方太多,為了早點還清欠林月華的錢,每一分都花在了刀刃上。

溫淼淼站在收費處的門口,咬著唇心裡絞痛,生活對她從來都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