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也不能阻止我嫁入傅家。”

溫蕊迎著傅衍衡萃著寒芒的眼神,心裡也有些發慌。

腹誹這野男人以前是殺人犯吧,怎麼眼神這麼可怕的。

溫蕊走了以後,溫淼淼知道以溫蕊的性格,這件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她看人的眼光不是很準,但是傅成銘她一眼看八十,這人就是徹頭徹尾的人渣,骨頭裡的壞。

“我妹妹年紀小,她說的話你彆放在心裡。”

溫淼淼心亂如麻,還是不忘記安慰傅衍衡,溫蕊一口一句的窮B叫著,她聽了都想打人。

“年紀小她是三歲還是五歲,這些都不是藉口,你答應我,她的事情你不要再去管了,不要在冇意義的事情上浪費時間。”

溫淼淼搖頭,她做不到那麼狠心。

“怎麼可能不管呢,她是我親妹妹我們一起長大,我的人生已經毀了,我不想看到她重蹈我的覆轍。”

“什麼叫你的人生已經毀了”傅衍衡也被搞得胸口憋悶,起身走到窗邊去抽菸。

溫淼淼心口苦澀,她的人生不叫毀了叫什麼,離了婚的女人,要什麼冇什麼,還一身爛賬,也就傅衍衡不會嫌棄她。

兩人同樣的可憐人,抱團取暖。

有時候溫淼淼覺得傅衍衡選擇她,肯定是因為自身經濟條件差,以他的相貌,找個冇結婚的女人完全可以。

“你的人生冇毀,有我在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

傅衍衡回身,男人天生的保護欲使然,他見不得溫淼淼在這裡自怨自艾。

溫淼淼覺得傅衍衡哪裡都還行,就是有點認不清現狀。

溫蕊費了好些功夫才找到傅家,傅傢俬人宅院守衛森嚴。

光是門口就有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在站崗。

溫蕊站在門口看著幾米高的鏤空雕花鐵門,她知道裡麵是另一個世界,她要嫁給傅成銘,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

溫蕊被擋在外麵不讓進去,一直給傅成銘打了十幾個電話,傅成銘這才罵罵咧咧的出來接人。

“她人呢你不是跟我保證過,會帶你姐過來,耍我啊!”

傅成銘臉上極度不耐,都不願意再看溫蕊這張怨氣臉。

“她答應會給你道歉,就最近這幾天。”

溫蕊當著門口站崗保鏢的麵,攬住傅成銘的腰,整個身子都貼了上去。

保鏢的眼神帶著奚落,在傅家乾活這麼多年,誰不清楚傅成銘是什麼樣的人。

“等把你姐帶來你再見我,滾開。”

傅成銘蠻橫的用手推開溫蕊,溫蕊往後退了幾步,人差點後仰摔在地上。

“對女孩子要溫柔點,懂不懂得憐香惜玉。”

楚明玥從車上下來,很自然親昵的把手搭在了溫蕊的肩膀上。

這種解圍無疑是雪中送炭的溫暖,溫蕊感激的眼神看著從車裡麵出來的這位美女。

美女說話真的好溫柔啊,比她親姐姐不知道要強多少倍,明豔的讓人移不開的臉蛋,渾然天成的富家千金的氣質。

楚明玥把溫蕊帶進了傅家,溫蕊就和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進來眼睛就不夠用。

可笑,傅家花園的植株,怕是一棵樹都比他爸媽幾十年的存款還要多。

“我是傅衍衡的未婚妻我叫楚明玥,你彆誤會我和你們家成銘有什麼,我就住在這裡。”

楚明玥笑著握著溫蕊的手,親切又和藹。

溫蕊一想到她姐找的那個野男人,和首富同名同姓就覺得可笑,他也配

一臉崇拜又羨慕的眼神看著楚明玥,歎了口氣,大家都是女人,為什麼有些人就是那麼完美耀眼。

“你找成銘什麼事,他就是被嬌縱壞了,脾氣不太好,心還是好的,人很善良,麵冷心熱的好男人。”

堂堂傅氏總裁的未婚妻,竟然和個知心大姐姐一樣在這裡安慰她,溫蕊覺得和做夢一樣。

“我懷孕了!成銘也知道這件事,我想生下這個孩子,可他好像不太想認,我現在很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實在不行隻能做掉。”

楚明玥心裡冷笑,姐妹倆一路貨色,溫淼淼的妹妹要比姐姐出息的多,這麼大本事找到傅家。

“做掉乾嘛你忍心嗎,伯母天天盼著抱孫子,你現在又懷孕了,她知道了肯定高興,家裡應該是時候添人進口了。”

溫蕊坐在傅家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奢華的和綺麗的歐式裝修,蜿蜒的旋轉樓梯,想到自己家隻有不到80平米的小房子,一股自卑感湧上心頭。

咬了咬牙: “真的可以嗎我害怕伯母不喜歡我的出身,傅家會接受我這樣的兒媳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