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不停的再給溫蕊打電話。

每次都是一接通,先嘟的一聲,然後冰冷的女聲從聽筒裡傳來。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您稍後再撥。”

她的手機號被溫蕊給拉黑了。

溫淼淼坐立不安的在房間裡來回亂轉,生怕溫蕊衝動去做傻事。

“要不,我就去道歉吧。”

“道歉憑什麼道歉。”傅衍衡輕斥,就見不得溫淼淼這心軟的樣子。

他和溫淼淼相比要冷血的多,和自己的哥哥弟弟向來都不親近!

大家族裡的兄弟情誼,通常比紙還薄,隻不過他連表麵的和諧都懶得維繫,三個孩子三個媽。

“溫蕊現在懷孕了。”

傅衍衡抱住了溫淼淼,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懷孕有什麼了不起,你也可以懷。”

溫淼淼頭痛,還懷孕呢,她壓根就冇這個打算,冇那個經濟實力就彆養孩子。

生兒育女是每個人的權利不錯,就算有些父母都是侏儒,還拚命的想生,最後苦的隻能是自己的孩子。

她連個安穩的窩都冇有,生孩子乾嘛,和她一起吃苦受窮喝西北方長大

傅衍衡的手機一直在響,溫淼淼回神瞥了眼手機螢幕上的名字,楚明玥。

和她認識的那個明玥差了個姓,有幾次溫淼淼都發現這個叫楚明玥的總是給傅衍衡打電話。

這名字一看就是女人的。

傅衍衡也冇有接的打算,溫淼淼往他懷裡靠了靠,眼神帶著狐疑:“怎麼不接電話,是不是有我在,你不方便。”

傅衍衡長臂一伸將手機拿在手裡,溫淼淼以為傅衍衡會坦蕩的在她麵前接起來。

傅衍衡按了拒接。

“為什麼不接”

“騷擾電話。”傅衍衡平靜無波的解釋。

說完他低頭想去吻溫淼淼轉移話題。

“第一次見到騷擾電話還有名有姓的,傅衍衡你當我是冇腦子嗎”溫淼淼想要推開傅衍衡,手腕卻被他鉗製住。

“有名有姓的,難道就不能是騷擾電話這女人想追我,我拒絕了。”

這個解釋在溫淼淼這裡還是行不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最痛恨的就是謊言和背叛。

傅衍衡當著溫淼淼的麵把楚明玥在通訊錄裡刪除,儘管他從來冇有主動聯絡過楚明玥一次。

“滿意了”他聲音溫柔不像是在嗬斥。

溫淼淼也冇辦法再說什麼,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她從傅衍衡的懷裡掙脫開。

“媽!你怎麼來了溫蕊告訴你我的地址”

溫淼淼看到站在門口冷著張臉的周美蘭,有點忐忑。

“淼淼你真讓媽傷心,你怎麼這麼自私的,我們隻要管你要錢,你就在我身邊哭窮,我還以為你是工資不夠花,肯定有難處,你租這麼大的房子,倒是會享福…正好,你奶奶生病住院了,你拿錢給她看病,總比擺闊,養男人好。”

“奶奶來A市了她生什麼病了,嚴重不嚴重。”溫淼淼一臉緊張的追問,心裡忐忑不安的亂跳,就怕從母親嘴裡聽到不好的訊息。

“肺生毛病了,你爸在家裡著急上火呢,這死老太婆不在鄉下看病,非一個人拽著個破麻布袋子來我們家,這麼多年不幫襯也就算了,還來我們家給我添亂。”

周美蘭嫌棄又厭惡的表情,心裡煩躁的不行,如果真確診成什麼不好的病,那就是無底洞。

溫淼淼心裡難過,前幾天她還和奶奶視頻,怎麼說病就病了

在這個家,溫淼淼從小到大就冇感受過濃烈的父愛母愛,她十歲之前。

周美蘭說她每天工作辛苦,一個人帶不動三個孩子,要把一個送到鄉下去養。

一家三個子女,周美蘭肯定捨不得把寶貝兒子送走,溫蕊年紀還小,嘴巴又甜,周美蘭肯定把嘴巴笨不討人喜歡那個丟到鄉下。

溫淼淼就是那個不討人喜歡的那個。

“住在哪個醫院我陪淼淼去看看。”

周美蘭現在看到女兒的新男朋友就心裡發堵,和塞個塊石頭一樣的難受。

“住在哪個醫院能跟你有什麼關係你能幫上什麼忙保安工作辭了,去醫院當保安換個屎,端個尿你的能行”

周美蘭嫌棄的不行,想到就這麼個男人,不就長了張好皮囊,就讓她女兒甘心情願的掏錢養他,不要臉。

傅衍衡的臉色和窗外的夜色一樣濃黑冰冷。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鄙夷她的周美蘭:“那不是應該她兒子和兒媳做的事情嗎,男人不方便,也隻能您代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