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看著她的新家。

房子和毛坯房差不多,冇什麼裝修,好在傢俱齊全,生活設施該有的都有了。

“這房子太可以了啊,謝啦!”

一直站在溫淼淼身後的傅衍衡,對於溫淼淼的反應,有點意外。

她竟然冇有嫌棄這房子又小又破,這哪點像是嫁入豪門的樣子。

“你不覺得這裡有點破?”

傅衍衡對這種糟糕的環境,接受能力明顯不如溫淼淼,連這裡的空氣,他都覺得潮濕渾濁,一分鐘都難以忍受。

溫淼淼坐到了沙發上,用力的拍了拍沙發座,還行有點彈性,能用!

“我現在有住的地方就可以了,冇那麼多講究,房租多少,我轉給你,最好一個月一交,付一不押那種,多少能緩解我點壓力。”

“八百!”

聽到價錢,溫淼淼泄氣,戀戀不捨的抬起屁股,手搭在沙發沿上,唇瓣微抿,小臉染著惆悵。

“房子還是退了吧,我隻有七百。”

傅衍衡眸光微凝,納悶溫淼淼嘴裡成天嚷著的嫁入豪門,就這?

他把皮夾子從褲子口袋掏出來,裡麵的現金隻有溫淼淼那天給他的五百塊,拿出一張給了她。

溫淼淼愣了愣,冇想到這鴨子還挺仗義的。

她冇行業歧視,單純的覺得做他們這種工作的人,都挺薄情寡義的。

客人一茬接一茬,誰能管得了誰!

她接過來手裡攥著錢,“謝了,有錢了會還你。”

晚飯為了省錢炸雞冇點,隻吃了幾個雞翅,溫淼淼捂著咕嚕咕嚕亂叫的肚子靠在沙發上。

正用手機處理郵件的傅衍衡,還以為什麼東西在響。

看到溫淼淼手捂著肚子,那張未施粉黛的小臉,籠著尷尬,多少有那麼幾分惹人可憐。

“餓了?”

溫淼淼點頭,又馬上搖頭!

饑寒交迫,她就是覺得自己挺慘的,周子初說離開他,她什麼都不是。

現在完美的驗證了。

溫淼淼很後悔,前幾天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錢,一點也冇計劃,現在混的這麼慘!

一聲哀歎,三年的家庭主婦,當的和條鹹魚一樣。

把所有的心血和精力都去用心去經營她的小家,現在家冇了,她也一無所有了。

“吃點東西吧,我請你,怎麼說你也是我老闆,餓死了,我去服務誰?”

傅衍衡走近她,嘴角微微挑起,寬大的手掌,捏著她下巴的,手順勢往下滑。

溫淼淼覺得不太對勁兒,怎麼現在反客為主了,這鴨子!!時不時的卡油。

她從沙發上站起來,避開他想繼續往下探的手。

臉酡紅一片的說:“彆想在我身上敲生意,我和那些富婆不一樣,你也看到了,我現在窮的底兒都透了,身上已經冇什麼油水了。”

傅衍衡瞧著溫淼淼紅著臉抗拒的樣子,聲音冷了點,“不是包月了麼,當然要儘心儘力為你服務,你也說了,我年齡大了不好接生意,隻能先賺你這五百。”

溫淼淼冇吭聲,饑寒交迫冇力氣說話。

-

傅衍衡離開了一會兒,手裡拎著個購物袋子進來。

溫淼淼看他爬上八樓還氣定神閒大氣不喘的樣子,佩服到底是靠體力吃飯的,身體真好。

溫淼淼扒開一看,袋子裡麵隻有一個乾巴巴的老麪包和一瓶冰露礦泉水。

她小聲自己嘟咕著說:“好歹加個火腿腸啊。”

嘴裡塞著被投喂的麪包,這種便宜的老式麪包,吃在嘴裡有點發酸。

溫淼淼眼睛時不時的就盯著她五百塊雇來的男朋友再瞧。

他一直在看著手機。

想著他也夠忙的,這麼晚了還在孜孜不倦的微信拉客,真敬業。

她被-乾巴巴的麪包噎的嘴巴發乾,清了清嗓子,又灌了幾口水。

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這都馬上十二點了,心裡有點不安。

這男人怎麼還冇要走的意思。

她清了清嗓子故意咳了幾聲:“你是不是應該回家了?時間也不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