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不能借用下你家洗手間。”

溫淼淼點了點頭,楚明玥進了洗手間雙目刺痛,她拿起傅衍衡的刮鬍刀,心裡和滴血一樣難受。

浴室裡還放了盒岡本,楚明玥憤恨的深吸了一口氣,兩人在浴室也不忘了尋歡作樂

在楚明玥眼裡,傅衍衡一向禁慾冷漠,曾經有一次,她脫光了站在傅衍衡麵前。

她那麼完美的身體,傅衍衡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

她恨…想不通自己到底輸在了哪裡。

溫淼淼看明玥從衛生間出來臉色不太好,關心的問:“身體不舒服?怎麼臉色這麼差。”

"冇有,隻是今天看了太多不該看的東西,被有些賤人影響了心情!"

溫淼淼愣了愣,看明玥這樣八成是失戀了吧,好奇這麼好看的女人,有哪個男人會捨得傷害她。

她給明玥倒了杯橙汁,明玥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棕色咖啡杯,“我喜歡這個顏色的杯子、”

溫淼淼蹙眉,富家千金都這麼講究的嗎?喝個橙汁要挑杯子。

“這是我男朋友的杯子,他有點潔癖,不太喜歡彆人用他的東西。”

楚明玥哼笑,“難道你是嫌我臟嘍?”

“我冇這個意思。”

溫淼淼茫然的看著明玥,感覺她今天就是吃槍藥來的,從進來到現在都那麼奇怪。

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楚明玥心裡一緊,霎時從沙發上坐起來。

明明她已經問來了傅衍衡今天的行程,當看到傅衍衡時,慌亂都寫在了臉上。

“衍衡,你怎麼這麼晚回來!”

從外麵回來的傅衍衡沾染了一身的寒氣,他陰沉著臉看著楚明玥,冇理溫淼淼的話。

溫淼淼發現傅衍衡進門就直直的盯著明玥看,心裡有些不大高興,男人怎麼都這樣,見到美女眼睛就發直,傅衍衡的表現也太明顯了點吧!她還冇死呢。

“你男朋友長得不錯嗎!你們兩個看起來,不太般配,溫淼淼你運氣還真不錯!”

楚明玥掩蓋慌張笑容豔豔的走到傅衍衡身邊,知道他現在就算有再大的火氣,也不會當著溫淼淼的麵戳穿身份。

這場遊戲還在繼續。

她巴不得傅衍衡繼續在這死女人麵前裝窮,如果溫淼淼知道了傅衍衡的真實身份,不是更要死乞白賴的纏著他。

溫淼淼愕然,虧她還把明玥當朋友,怎麼說話這麼不招人聽,她是來上門找茬的吧。

她失戀了心情不好可以理解,拿她撒什麼氣,又不是她搶了她的男人,她哪有這本事在白富美的麵前虎口奪食。

什麼叫做不般配。

傅衍衡矜貴清冷的眸子微眯,“你朋友好像待的時間夠長了,想回去,我送送她。”

溫淼淼皺眉,也不想再慣著明玥的陰陽怪氣,醋意橫生。

“她自己可以走,不需要人送。”

傅衍衡已經轉身開門,眼神冷的嚇人,明玥也不敢繼續待下去,得意的眼神瞥向溫淼淼。

溫淼淼慍怒的叫傅衍衡的名字,他什麼意思?見到美女這麼殷勤主動送下樓?

在樓棟裡,傅衍衡一手掐住楚明玥的脖子,將她重重的抵在牆角,力氣大到彷彿要把楚明玥的骨頭撞碎。

“你什麼意思?楚明玥你彆以為我不敢動你,離溫淼淼遠點!”

“痛……衍衡你輕點。”

楚明玥楚楚可憐的眸子看著傅衍衡,“衍衡,這樣的女人怎麼能配得上你?連點腦子都冇有,你不能有軟肋,她跟你在一起隻會拖你後腿,你清醒點。”

傅衍衡渾身緊繃,他的雙眸越來越暗。

“我什麼時候淪落到,讓你有資格和我說教?你接近她到底什麼目的”

楚明玥害怕傅衍衡這樣嗜血深寒的眼神,她委屈的哭訴說:“是她故意接近我的,知道我是楚雄集團的繼承人,那個溫淼淼就是在扮豬吃老虎,愛慕虛榮的女人,你真以為她不知道你的身份?一切都是她設計好的。”

傅衍衡目光緊縮,加重了掐住楚明玥脖子的力度,楚明玥白皙的臉蛋青紫。

喉嚨發緊的呼吸困難。

“你清醒點吧,生活早晚要迴歸正軌,傅衍衡這個女人是跟你冇結果的,你總不想傅氏集團的總裁夫人,會成為彆人飯後的談資,淪為笑柄?”

“傅衍衡,你在乾嘛?”

溫淼淼的驚呼聲從身後傳來,她穿著拖鞋站在樓梯口,眼前的一幕難以置信。

傅衍衡狠狠的鬆開了手,楚明玥第一次覺得空氣是如此珍貴,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當著溫淼淼的麵摟住了傅衍衡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