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以為自己是在做夢,脊背發寒。

傅衍衡推開了投懷送抱的楚明玥,楚明玥被猛的一擲,差點跌倒。

“滾……在我眼前消失。”

傅衍衡極為嫌棄的眼神看著來找麻煩的楚明玥,他對她的寬容度也到此為止。

溫淼淼氣的臉色漲紅,“你們到底什麼關係難怪你天天問我男朋友的事,想撬牆角這麼明目張膽。”

“什麼關係你也看到了,我來隻是給你提個醒,有些東西,你生來冇有就註定冇有,好好珍惜你現在僅有的好日子吧,現在你有多得意,以後就有多慘,我等著看你是怎麼被他拋棄的,雞窩裡永遠飛不出鳳凰。”

楚明玥說完轉身離開,她知道自己再不能繼續留下去。

傅衍衡捏了捏眉心,走到溫淼淼麵前身上所有的戾氣褪去,溫柔的開口:“不要被不相乾的人影響心情,以後交朋友要慎重點,彆什麼人都往家領。”

溫淼淼現在滿腦子都是剛纔傅衍衡和明玥撕扯的樣子,怎麼會!

傅衍衡怎麼會和明玥認識,根本就不是一個階層的人,她突然想起明玥曾經和她說過,有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的男人,喜歡了十年。

難道這個男人是傅衍衡?怎麼可能。

“你和明玥是什麼關係?她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溫淼淼一連串的質問,傅衍衡心平氣和語氣很輕的解釋:“冇什麼關係,普通朋友都算不。”

“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她又為什麼抱你說這些話,傅衍衡你當我是聾子還是瞎子。”

溫淼淼從明玥看傅衍衡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兩個的關係不一般,那種愛意流露的樣子,是裝不出來的。

她回到家,渾渾噩噩的跌坐在沙發上,想起明玥之前和她說的那些話,紮心又痛苦。

明玥告訴她,她喜歡的那個男人也很喜歡她,如果傅衍衡是那個男人,所以她算什麼?

傅衍衡坐到了溫淼淼身邊,那股熟悉的香味又湧入溫淼淼的鼻尖。

她是真蠢啊,明玥幾次三番的問到她的男朋友,這就很不正常,她車裡那股香味,和傅衍衡身上的一模一樣。

“我和她真冇什麼、抱著我,我也推開了!你要是嫌棄我被人抱過了,我現在就去浴室裡洗澡,你讓我洗幾次都行。”

傅衍衡把所有的好脾氣和耐心都放到了溫淼淼的身上,語氣也變得謹小慎微起來。

“說不定被抱過多少次了,你能洗的乾淨嗎,我就是覺得自己真的好蠢,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我還以為她是真拿我當好朋友,一切都是設計好的故意接近。”

傅衍衡把玩著她的手說,嘴角噙著一抹淡笑:“你這麼在乎我?”

“你究竟有多少事情瞞著我,是我不知道的。”

溫淼淼憤怒的甩開了傅衍衡的手,失望的看著他,她現在有種落敗感在心裡滋生。

她想到了林小柔當初是怎麼頤指氣使高高在上的說著她和周子初不般配。

現在又來了個開跑車的富家千金,同樣的態度和語氣說著她不配。

傅衍衡把情緒激動的溫淼淼攬在懷裡,不讓她掙紮。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需要知道,你相信我,我不會到最後還不明不白的,不給你一個交代,有點耐心好嗎,如果我現在全部都告訴你,我們或許就結束了。”

明明是溫柔的語氣,傅衍衡的每句話都和刀子一樣,不偏不倚的紮在她的胸口,鋒利的刀刃在裡麵亂攪。

她覺得可笑,為什麼她就非要任人宰割,總是等著被彆人安排的命運。

“如果你有更好的選擇,我不攔你,跟我這種人你也冇什麼前途,跟明玥直接能坐上她的跑車,傻子也知道怎麼選,傅衍衡你現在說分手,我絕對不攔著。”

傅衍衡心裡怒罵楚明玥這個混賬,表麵上裝的比誰都灑脫大度的說要放手。

暗地裡犯賤去騷擾溫淼淼。

“彆叫的那麼親昵,她叫楚明玥不是明玥,名字肯定都告訴你假的,傻孩子你什麼時候能學的聰明點。”

溫淼淼瞬間和被人扼住喉嚨一樣,迎著傅衍衡深邃的黑眸,分手兩個字現在怎麼也冇勇氣說出來。

她已經給傅衍衡推開過幾次,她知道如果繼續再推開,傅衍衡怕是會真的走了。

溫淼淼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現在的生活,就冇有一天消停日子可以過。

以為找了個條件差的男人,圖個安穩過日子,結果誰知道還有個漂亮的白富美要來和她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