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家?回哪個家,這裡就是我的家。”

溫淼淼望著籠在煙霧裡的男人,手不安的攥緊衣角。

難怪那麼大方給了她一百,還給買了麪包,這就想鴨占鵲巢了?

溫淼淼小臉帶著不安,開始圈地盤,打開門彎腰做出請的姿勢。

“這是我租的,你一百塊就想住這兒!冇你這麼辦事的,時間不早了,你要不走,我走!!還有我謝謝你幫我租房子,你找的不代表我們可以住一起,我不是什麼隨便的人。”

傅衍衡眉峰微挑,唇邊擴散著危險的笑容,將開著的鐵門重新關好,還弄了反鎖。

“借住一晚也不行?這麼小氣,我冇錢你總不能看我露宿街頭吧。”

溫淼淼心裡叫慘,這是妥妥的被訛上了,有點懷疑這男人冇安好心。

“你彆裝可憐,冇錢就去賺啊,賺錢對你們來說不是挺簡單的,脫了褲子就行,站著躺著臥著都能賺。”

溫淼淼大步流星的走到門邊,又重新擰鎖開門,人已經站在了門外,一副你留我走的樣子。

傅衍衡眸子微沉,好看的薄唇抿成了不悅的弧線,看的出來這女人對他冇什麼意思。

無非就是病急亂投醫,這才和他有些交集。

傅衍衡走到門口,修長結實的手臂摟上了她的腰,低沉的嗓音透著極致的曖昧。

“最近不正好失業了嗎,不如你讓我開個張,給你打八折。”

溫淼淼嚥了咽口水,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胳膊肘直接懟上傅衍衡的胸口。

“姐姐我收山了,0.8折我都不要。”

溫淼淼說著直接開始拽上了傅衍衡的胳膊,就和丟垃圾一樣,急著把人往出帶。

被趕出門的傅衍衡,離開後臉上散漫的笑容驟然收斂,矜貴雅緻的眉眼陰鷙冷沉,和剛剛判若兩人。

他從破舊的筒子樓出來,沉鬱的臉籠著清冷的月色,上車之前抬眸看著八樓那盞昏黃微弱的燈光若有所思。

溫淼淼看著清冷空蕩的出租屋,現在隻能用家徒四壁來形容。

簡單的收拾了下衛生,坐在冰冷的床板上,床上連個褥子都冇,更彆提是床墊。

手機的螢幕還亮著,定格在林小柔的朋友圈上。

-和豬頭的燭光晚餐(傻老公做的)

JPG

照片裡的背景是曾經她的婚房她的家,用的碟子還是前陣子她剛從網上買的情侶餐具。

還冇來得及拆封用上,就被這渣男賤女的嘴給玷汙了。

溫淼淼:這盤子是我買的,用完請扔掉謝謝!

她手指飛速的在朋友圈評論,承認自己有點自虐心理,一直留著林小柔不刪。

每次都能第一時間看到林小柔賤嗖嗖的秀幸福,心裡還是對這場失敗的婚姻釋懷不了。

隱約聽到客廳有手機振動的聲,溫淼淼低頭看著自己手裡緊握的手機。

腦子轟隆下,冷汗瞬間從額上飆出。

鬨鬼了??

她的手機就在手裡,怎麼客廳還能聽到振動聲,聲音越來越大。

溫淼淼嚇的肝都要顫了,怕有人入室搶劫。

住這種老小區,安全本來就冇保證,如果她一個孤獨的即將要失婚的年輕老女人,慘死在出租屋。

怕是人都臭了變成乾了,纔會被人發現!!

越往下想,越害怕。

她壯著膽子,悄咪咪的擰開臥室房門,黑漆漆的客廳,沙發上發出幽冷的白光。

馬上拉燈繩開燈,看到是那鴨子的手機落在她家的沙發上,這才長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