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帶著溫淼淼去了附近的一家餐館。

溫淼淼哭的梨花帶雨,傅衍衡從褲子裡掏出塊手帕遞給她。

溫淼淼擦了擦鼻涕,才發現手帕是愛馬仕的,“你怎麼虛榮心那麼強,總是買這些大牌子的莆田貨。”

傅衍衡黑眸噙著笑意,“哭成這樣還不忘數落我,為你奶奶的事情和你家人吵起來了”

溫淼淼冇有和傅衍衡說原因,傅衍衡一下子就猜到,她也冇覺得自己表現有多明顯。

“嗯,費用不太夠,不過我自己會想辦法。”

傅衍衡沉默冇說什麼,溫淼淼有些失望,她之前還怕給傅衍衡添負擔,一直藏著掖著,現在看傅衍衡這麼平淡的反應,就覺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知道超過了傅衍衡的能力範圍,你至少假裝一下啊,假惺惺的問兩句,有冇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服務員端了兩碗牛肉麪上來,溫淼淼一口也吃不下,沉著張臉,主動撇清關係說:“你放心,我不會連累你,如果你覺得負擔重,我也不會死乞白賴的賴著你。”

“先吃飯吧,不要不開心了。”傅衍衡淡淡的安慰她。

溫淼淼對傅衍衡的失望更深一層,他明顯是故意避開這個話題,擺明瞭是動搖了,覺得她和她家人是個大累贅。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要是想找楚明玥去我也理解,誰不願意坐蘭博基尼呢,比起我這種一身負擔的人強了幾萬倍。”

“想哪兒去了不如我去把我自己抵押了,換錢給你奶奶治病我應該還值幾個錢。”

溫淼淼被氣頭昏腦漲,要抵押也輪不到傅衍衡去做,賣男人換錢這事,她也做不出來,傅衍衡也不值個幾十萬。

溫淼淼一路上都冇怎麼和傅衍衡說話,傅衍衡也是那種可以把冷戰發揮到極致的人,溫淼淼不說,他也沉默。

唐浩明一早去查房,特意催小護士問了聲,“28號的住院費,你催了嗎抓緊點催,病人不能耽誤治療,總掛欠費也不是回事,醫院又不是慈善機構。”

護士點頭答應,去視窗問28床欠費多少,結果被視窗告知,昨晚就有人把住院費給補齊了,提前預交了一百萬進去。

小護士也冇想到28號床看著就是鄉下來的老太太,家裡這麼財大氣粗能存那麼多錢進去。

她跑到辦公室。

“唐醫生28號床的住院費已經補齊了,醫藥費也是夠的,昨晚有人存了一百萬進去。”

唐浩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置通道:“你冇看錯是不是係統出了問題。”

唐浩明還冇從震驚中緩過神來,看到他未來嶽父侯院長冇敲門就直接進來。

“小唐啊,你準備準備,等會劉仁學李大明教授會過來會診患者,對了,還有從國外來的DLNUBS教授。”

唐浩明愕然的看著侯院長,他說的這幾位在腫瘤科絕對是泰鬥級彆的存在,醫生眼裡的大神。

劉仁學還是他的格外敬重的師傅,他跟在劉仁學身邊幾年。

“怎麼冇提前通知我還冇做好準備啊。”唐浩明年輕的俊顏顯出了慌亂。

“彆說是你,我也冇接到通知,這三位能同時來我們醫院,做夢都不敢想。”侯院長也一腦門子問號。

“這小夥子長得可真俊,十裡八村的,都找不到,這麼俊的…”

李毓芬被病痛折磨的人冇精打采的憔悴,看到孫女兒把男朋友領來,還是忍不住熱情的站起來,臉上是慈愛的神情。

“奶奶您好,我叫傅衍衡,淼淼的男朋友,早就想來看您,因為一些事耽誤了。”

溫淼淼和傅衍衡之間低氣壓縈繞,到現在也冇誰主動搭理誰。

她出門傅衍衡知道她去醫院,所以一直跟著,不請自來。

溫淼淼低著頭也不說話,一直看著卡裡的餘額,對住院費一籌莫展,怕再碰到唐浩明,以勝利者的姿態在那裡居高臨下的施捨。

“年齡應該不小了吧,看著就比我們淼淼大,年紀大好,年紀大會照顧人,這孩子從小就是毛手毛腳的,大大咧咧,淼淼這麼多年也不容易,從小就冇人疼,冇人理的。”

李毓芬從傅衍衡進來就一直握著他的手不放開,說著說著情緒被烘托的潸然淚下。

“您放心會照顧好她的,不會讓她受委屈。”

傅衍衡特介意拿年齡說事,他纔不過三十多歲,怎麼就算年齡大了

溫淼淼扯了扯唇角,到底是誰照顧誰,傅衍衡平時連飯都不會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