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你彆血口噴人啊,你以為我能看的上你你值五十萬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侯院長和幾個來給李毓芬會診的專家賠笑,“讓各位看笑話了,突髮狀況,突髮狀況…我們不如去會診彆的病人。”

劉教授皺眉:“我們這次來主要是一起討論李毓芬的病情,給出適合她的診療方案,和彆的病人有什麼關係。”

溫淼淼愣住,她奶奶怎麼會有這麼高的待遇搞錯人了吧。

病房門被人打開,傅衍衡矜貴冷酷的走了進來。

溫淼淼一動不動的看著傅衍衡。

心裡忐忑不安,怕傅衍衡真的相信了唐浩明這個賤人的話。

溫淼淼對上那雙眼睛,男人的眼睛黑漆漆的,深不可測,她根本看不穿,他在想什麼。

“唐醫生,跟我出來一下。”

唐浩明指了指自己,“你叫我”

傅衍衡冇回答,走出病房,唐浩明鬼使神差的也跟了出去。

難道他就是溫淼淼嘴裡經濟條件一般,幫不上忙的窮男友

“你女朋友,你管管!我們兩個在一起過,不代表我可以隨隨便便的和好,搞得我這麼為難…我可不是隨便的人,還五十萬,她也配”

“唐醫生好像很健談。”

唐浩明冇懂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做醫生的,每天麵對那麼多患者,不健談怎麼給人治病你要是管不好女朋友,我來幫你管。”

唐浩明挺了挺腰板,成功人士的氣勢,被他嘚瑟的淋漓儘致。

“不需要!”

傅衍衡抬手,不出幾秒鐘從安全通道後門進來了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把唐浩明包圍住。

唐浩明得意的笑容從臉上瞬間消失,他有些發慌。

“你們要乾什麼這裡是醫院,不是讓你搞地痞流氓這一套,我叫保安了。”

傅衍衡看著唐浩明一張一合的嘴,冷眸瞥了眼。

他叫住了伸著脖子看熱鬨的小護士。

“手術室在幾樓”

小護士看著眼前這張矜貴深邃的臉,那股強烈的壓迫感,讓她說話也變得緊張。

“八樓…”

唐浩明見情況好像不太對,想從黑衣人中間擠出去,回到病房。

納悶,溫淼淼的男朋友找了個什麼人,看著這些黑衣人的西裝麵料,也都價格不菲。

根本就不像是街邊的小混混。

“讓一讓,我要回病房,我的病人在等著我。”

他剛挪動一步,就被其中一個黑衣人按住了肩膀,感覺肩上好像扛了個千斤頂,掙紮不動。

傅衍衡鷹隼的黑眸噙著似笑非笑的冷寒。

他淡聲吩咐說:“把人帶到八樓,隨便抓個醫生跟著一起進去,嘴巴不縫上五十針,不要出來。”

唐浩明驚恐的眼睛瞪的老大,害怕的腦子空白,掙紮道:“你當醫院是你家嗎你這樣做是犯法的,我要報警…”

“救命…救命…有人要殺人了。”

唐浩明的臉色煞白,害怕到渾身都在發抖。

傅衍衡嫌棄的瞥了他一眼,“還是太吵了,縫針的時候不要打麻藥。”

唐浩明被像條掙紮不動的死狗一樣拖進了手術室。

在手術室附近保鏢隊長隨便找來了一個女醫生,讓她冇有換衣服的情況下就拎進了手術室。

女醫生嚇的一臉慘白,手都在發抖,“這怎麼能行啊我不敢。”

唐浩明被繩子捆綁在手術檯上,恐懼到瞳孔都驟然緊鎖,汗腺毛孔大開,和無數根針細細密密尖針紮在身上一樣。

冰冷的槍口頂在了女醫生的太陽穴。

“這樣敢了嗎五十針一針也不能少。”

手術室外,唐浩明的慘叫傳遍整個走廊。

傅衍衡回到病房,幾個專家都圍在李毓芬的病床前。

來鬨事的侯曉樂也被侯院長叫人帶出去,他聽到劉主任小聲告訴他,“是傅氏集團的傅總親自交代關照的人。”

溫淼淼看到傅衍衡硬著頭皮走到他身邊,“你聽我解釋,我冇有…”

“我現在不想聽你的解釋,你奶奶還在這裡,我不希望當著她的麵吵起來。”

傅衍衡話裡,溫淼淼已經知道他的態度,他在生氣。

溫淼淼看著鐵青著臉的傅衍衡,不知道從醫院裡出來,等待的她的是什麼樣的天雷地火。

幾個教授從病房離開,傅衍衡也隨著去了辦公室,病房裡瞬間冷清,隻剩下溫淼淼和李毓芬。

李毓芬就算被專家會診了,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她帶著哭腔說:“淼淼,你不要為我這老婆再做傻事,衍衡看著是個不錯的男人,你不要因為眼前的事,辜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