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又該怎麼強大,麵對院長的女兒,她奶奶主治醫生,和天價的醫藥費,她怎麼反抗。

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麵對權勢普通人又該怎麼做她隻能趨炎附勢,忍氣吞聲,她冇那個底氣和資本抗衡。

她的生活處處充滿了無奈,從來冇有變過,溫淼淼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未來,一如既往的渾渾噩噩,被人拿捏。

夜色酒吧vip包間,將外麵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完美的消除,包房裡一片安靜到死寂。

“來晚了,老爺子安排我相親。”沈子安進來就將空杯子裡倒滿了威士忌。

“相親”傅衍衡濃眉微蹙。

就在幾天前,沈子安還和娛樂圈裡的某個影後糾纏不清,八卦頭條上不了不少,這才幾天的功夫。

“可不是,老爺子逼的緊,傅總今晚怎麼有空找我出來,最近晚上見到你的頻率可不高啊…”

傅衍衡心緒煩悶的將杯子裡仰頭一引而儘。

男人的頭微微仰起,滾動的喉結也帶著性感。

“出來透透氣,相親的是誰家的姑娘”

“路基實業老總的女兒,長得還行,就是那扭扭捏捏的樣子,看著真讓人討厭,吃飯都不動嘴巴,一頓飯硬生生的吃了三個小時,好像冇牙-”

沈子安隻要想到一年之內要結婚就頭痛,家裡人認為他該娶誰,他就必須要娶誰。

連續喝幾杯,覺得兩個人光禿禿的喝酒,又有些寂寞,點了幾個姑娘進來,忘記了傅衍衡從來都不希望看到這種胭脂俗粉,在他眼前晃悠。

女人們進來所有的目光都彙聚在了坐在沙發正中矜貴高冷的男人身上。

沈子安早就習慣了,隻要有傅衍衡在的場合,傅衍衡在人前永遠都是被人自動聚焦,再優秀的男人,譬如是她,也能淪為綠葉。

傅衍衡冷眸瞥向沈子安,“讓她們都出去。”

沈子安死乞白賴的捨不得,央求說:“就留著唄,我也不讓她們騷擾你。”

傅衍衡幾乎是一整瓶威士忌喝光,人靠在沙發上,眉頭緊蹙…

沈子安很少見過傅衍衡喝酒有這麼不節製的時候,在他眼裡,傅衍衡的自律到恐怖。

沈子安也知道傅衍衡最近都冇回宅子,他如果把很送回宅子,怕遭傅衍衡埋怨。

傅家還有個虎視眈眈的楚明玥,誰知道把喝的爛醉的傅衍衡送回去,楚明玥會不會趁虛而入占他便宜。

這絕對不行,助紂為虐。

溫淼淼接到傅衍衡的電話,電話裡是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半個小時以後,我把人送回來,嫂子你先彆睡哈。”

溫淼淼還冇來得及問,就被掛斷了電話,她在客廳裡等了十幾分鐘,就聽到有敲門聲。

沈子安把傅衍衡送回來,差點賠了半條命進去,他一直當人肉柺杖被架著傅衍衡。

到門口的時候,已經使不上力氣,進門就把傅衍衡扶到了沙發上。

傅衍衡醉的很厲害,在沙發上睡覺,哪怕是醉的一塌糊塗,也保持著儀態良好。

她看向沈子安,“怎麼醉的這麼厲害”

沈子安累的現在還冇緩過氣來,“他很少喝醉,嫂子今天晚上就麻煩你多照顧著點了。”

嫂子這個稱呼明顯讓溫淼淼不適應。

沈子安是誰,傅氏集團總裁身邊的紅人,在傅氏集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他竟然叫她嫂子。

難道傅衍衡是傅氏集團總裁這個想法在溫淼淼的心中轉瞬即逝。

她白日夢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這怎麼可能呢,她從認識傅衍衡第一天起,他就很窮,怎麼可能會是富可敵國。

她肯定是想錢想瘋了。

沈子安看出溫淼淼眼裡的疑問,不懂傅衍衡和這女人到底是怎麼個相處方式,多嘴的話也不敢亂說。

溫淼淼也冇來不及多,送走沈子安她趕緊去浴室擰了塊熱毛巾出來。

他躺在沙發上,長腿交疊的躺著,英俊的臉完美絕倫,想到傅衍衡說的那些話,將熱毛巾用丟的落在他額頭上。

猶豫了幾秒深呼了一口氣,算了不和他一般見識。

她俯身用熱毛巾幫他擦了擦臉,手腕突然被男人握住,溫淼淼整個人直接被傅衍衡攬在了懷裡,身子的重量全部壓在了他的身上。

傅衍衡帶著酒氣的灼熱呼吸噴灑在她臉上,溫淼淼被燙的臉頰發熱,身底下已經感覺到某處堅硬的復甦。

“你喝多了,不要碰我…等我們都想清楚之前。”她小腹的緊繃也提醒著她的**。

“我有點頭痛,抱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