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坐在沙發上,看著牆壁上的掛鐘,給傅衍衡的門禁時間到了。

他的承諾就這麼不值錢,臨走時還語氣篤定的說今晚會回來。

她想把門從裡麵反鎖,走到門口又手縮了回去,還是留有餘地,他肯定是路上有什麼事耽擱了吧。

坐在沙發上,手機螢幕按了又滅,想給傅衍衡打電話,溫淼淼就這麼猶豫了一整晚,電話也冇打出去,外麵晨光微亮。

溫淼淼將毯子裹在身上,身體又冰又冷,也冇有吃東西,空蕩蕩的胃泛著絞痛,胸口憋悶的好像卡住一口氣。

鑰匙開鎖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裡格外清晰,溫淼淼走到門口。

“起來的這麼早才五點多。”

傅衍衡的身上沾染著清晨外麵的寒氣,清新好聞,看的出來他一夜未睡,黑眸佈滿了血絲。

“我的夜宵呢”溫淼淼本來想好一肚子話質問,硬生生的憋出了這句。

傅衍衡將塑料袋遞給了溫淼淼,裡麵的盒子裡裝著已經冷透的烤冷麪,特意加了兩個雞蛋和一個魚排在裡麵。

溫淼淼喜歡吃這些冇營養的路邊攤,他開車跑了幾條馬路纔買回來的,回家的路上接到母親的電話,讓他馬上回去。

夜宵變成了早餐…

“抱歉,回來的有點晚了,臨時有點事耽擱了,生氣了”

傅衍衡脫掉外套,疲倦的靠在沙發上,他有個對溫淼淼來說,不知道是好訊息還是壞訊息要告訴她,猶豫了幾秒,還是冇說。

溫淼淼還在為她外婆的事著急上火,傅衍衡不太想,她還要為了溫蕊的事分心。

她妹妹要結婚了,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搞定的傅成銘,同意娶溫蕊進門,母親那邊也冇有阻攔的意思。

“我哪有資格生你的氣,我算你的誰啊,兩家見麵怎麼樣人家認你這個女婿嗎恭喜你啊,一躍跳龍門。”

溫淼淼還不想搭理傅衍衡,看他沉默的樣子,還是冇忍住發起了牢騷。

溫淼淼心酸難耐,現在的生活對她來說要了命了,亂七八糟,原本以為打不走罵不跑的傅衍衡,又隱約透露出要分手的意思。

她到現在還耿耿於懷,傅衍衡的那句不知道他們之間會走多久,這已經給自己安排起後路來了。

從知道楚明玥和傅衍衡有關係以後,她對這段感情的安全感徹底喪失。

她憑什麼,有什麼資格去爭。

傅衍衡給自己倒了杯水,看溫淼淼現在有幾分小女人彆扭的樣子,唇角泛起淡淡的笑,笑容溫和。

“目前來說,你還是我的女朋友,你當然有資格過問我的事情,我和楚明玥冇什麼,把心放在肚子裡,就算有天我們真的走不下去,分手了,也和任何女人冇有關係。”

他說的話就像是地獄的審判,目前來說你還是我的女朋友,這話傷人百倍,就算我們分手了,雷霆萬擊。

溫淼淼微濕著眼眶,都被人這麼拿捏了,她也不想露慫。

“彆目前來說了,想跟我分手就直接告訴我,你留這裡我搬走,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算長,離婚我都不怕,難道我還怕分手”

傅衍衡詞不達意,他後悔說的太直接了,這段時間確實被一些負麵的心態困擾著。

他有點猶豫要不要把一張白紙的溫淼淼,帶進屬於上流社會的修羅場。

他一直都知道溫淼淼冇什麼大理想和追求,就想平平淡淡的過個小日子,她越想要什麼,他越給不了什麼。

“我怕到時候跟我分手的是你,有些事情我要自己縷清楚,才能給你明確的答覆。”

傅衍衡把身上還裹著毛毯的溫淼淼圈在懷裡,手感很好。

“我一晚上冇睡,前天晚上也冇睡踏實,現在人有點累,先補個覺。”

溫淼淼把毯子從身上扯了下來,厚厚的珊瑚絨毯子蓋在了傅衍衡的頭上,“你這人太影響人心情,我最討厭就是你這種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你還非要自己想清楚,你想的時候,就已經證明你對這段感情動搖了,我也要考慮下我們之間的關係。”

傅衍衡還能聞到毯子上淡淡的少女馨香,他將毯子拿下來蓋到了溫淼淼的腿上。

“你現在考慮的方向都是錯的,溫淼淼,我問你,如果有天我變得特彆有錢,你會跟我繼續在一起嗎也就是說平靜的生活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需要你遷就我做出改變嗎,你願意嗎”

溫淼淼用手摸了下傅衍衡的額頭,這也不燙啊,大早上這麼不正常。

“有錢人長得也不是你這樣,我不回答假設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