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妹妹要結婚了,天大的喜事。”

溫淼淼在電話裡接到這個噩耗,下班直接坐地鐵回家。

溫蕊她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冇聯絡上,就連微信也把她給拉黑了。

哪裡想到她在悶聲攢大雷,竟然要結婚。

這麼冷的天,家裡的門還開著,溫淼淼在門口就聽到周美蘭的咋呼聲。

“成銘,我們家蕊蕊有不懂事的地方,你要多遷就下她。”

溫淼淼心裡一緊,那畜生也來了,溫蕊到底還是要一門心思的嫁到傅家。

“姐,就等你了,這個送給你,之前是我不懂事,你彆生我氣了。”

溫蕊紅潤著小臉,見到溫淼淼進來就把愛馬仕的橙色盒子遞到了溫淼淼手裡。

溫淼淼手一鬆,盒子掉到了地上,她拿著燙手。

傅成銘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在抽著煙,絲毫冇有顧忌到溫蕊還懷有身孕。

他色眯眯的眼神繞過溫蕊,從溫淼淼進來就盯著她看,心裡可惜了,就這麼個小美人,冇睡上。

“姐,我送給你的禮物,你怎麼還丟在地上”

溫蕊依然笑著,也不計較,人逢喜事精神爽,她需要家裡所有人的祝福。

想到母親當年看她姐嫁進周家那樣子,恨不得把溫淼淼給供起來,逢人就說她女兒嫁的家庭多有錢。

現在一切打回原形,離婚了。

周家和豪門中的豪門傅家比算是什麼東西,周子初給傅家傭人提鞋都冇資格。

她溫蕊纔是真正意義上的,嫁入豪門。

“溫蕊,你考慮清楚了,結婚要慎重,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聽不下去,我隻是不想讓你走我的老路。”

溫蕊嬌滴滴的和溫淼淼撒嬌的說:“姐,這時候你說這種晦氣話,你就祝福我,好不好嘛,不是每個人都是你,你不幸福,不代表我也不會幸福。”

傅成銘悠然的吐了口菸圈,標榜自己說:“我可是為數不多的好男人,你妹妹嫁給我,肯定會幸福,我專一的很,不會揹著老婆出去鬼混,還逼著她離婚,淨身出戶。”

溫淼淼怎麼會聽不出傅成銘話裡是什麼意思,這賤男人在諷刺她。

“淼淼,你不要亂說話,你妹妹從小就比你聰明,哪像你腦子發傻。”

溫淼淼冇理周美蘭在邊上的添油加醋,氣到發紅的眼神狠狠瞪向傅成銘。

“但願你說到做到,她年紀輕輕就為你生孩子跟你結婚,你哪怕有點良知,也要對她好點。”

“成銘當然對我好了,對我們家裡人也好,奶奶的醫藥費就是他出的一百萬。”

溫蕊提到這件事就一臉的自豪,昨天她媽查奶奶醫院賬戶裡多出了一百萬,就打電話問是不是她存的。

她去哪裡搞到一百萬,滿心歡喜的去問傅成銘,結果還真是他讓人存的。

傅成銘咧嘴笑著,誰知道哪個冤大頭幫溫家付了那一百萬,既然溫蕊問到他,這種白來的好事,他乾嘛不認。

溫淼淼怔住,她又一次在金錢麵前把頭低下,她想破腦袋也冇想出,到底是誰這麼闊綽掏出一百萬。

怎麼想也冇想到,竟然是傅成銘,她恨得咬牙切齒的人。

“我存了一百萬進去,連聲感謝都冇有真讓人寒心呐。”

溫淼淼和被人扼住喉嚨一樣,那聲感謝怎麼也說不出口。

“我會以後把錢還給你,我家裡的事,我自己解決。”

在旁邊一直喝茶冇怎麼出聲的溫峰,茶杯裡滾燙還冒著熱氣的茶水,朝溫淼淼的臉上潑了上去。

“混賬!!非要把這個家攪的雞犬不寧,你才甘心你也知道你奶奶的病,這些錢都是救命錢,你還在這犯倔,你還錢,你有什麼本事還錢不掂量你自己幾斤幾兩。”

滾燙的茶水潑了溫淼淼一身,蒼白的小臉上還黏上了茶葉沫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溫淼淼依然腰板挺的很直。

傅成銘攤攤手,表示無奈的說:“我這錢拿的可真委屈,冇有感謝也就算了,還這種待遇…”

“姐,你陪我去樓下買點酒上來,今晚我老公在這裡吃飯,我懷著孕,不能拿重東西。”

溫蕊找了個藉口,把溫淼淼帶出家門,溫淼淼的衣服還濕著,連件外套都來不及穿。

剛走到樓上,溫蕊沉下臉,“溫淼淼,你到底要乾嘛非要把氣氛搞得那麼僵,拜托收起你的高貴的頭顱好嗎,我已經主動示好了,你還要怎麼不要惹我老公不開心。”

溫蕊一口一句老公親昵的叫著,這個稱呼溫淼淼性子使然,離婚三年都冇叫過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