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祝福你,做不到!為什麼不讀書了,你真要為了這個男人付出全部嗎。”

溫淼淼還在耿耿於懷溫蕊退學的事,她知道當初堅持下去,有多不容易。

溫蕊無奈的歎了口氣,指責說:“讓你祝福我,就這麼難嗎還是因為我嫁的好,把你比下去了,所以你纔不甘心,姐…”

溫淼淼被失望席捲,溫蕊怎麼可能會這麼想,太讓人寒心。

“你好自為之吧,我說的再多你也嫌煩。”

溫蕊嗤笑一聲,“我就是太好自為之了,姐,你纔是最應該學聰明的人,你說你成天守著那個窮光蛋,他能給你什麼,你現在過的不好,也是咎由自取。

溫蕊這麼趾高氣昂的數落,溫淼淼失敗感在心裡滋生著。

溫蕊肯定不知道,她口中的那個窮光蛋,可能以後她連守著的資格都冇有了,她的男人現在有個白富美在喜歡。

溫淼淼要走,溫蕊手護著肚子裡的小金人,走路很慢的跟在她身後。

“姐,你這麼著急走。我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你懷孕了路都不會走了還想讓我抱著你上樓。”

“成銘晚上要留在我們家吃飯,我說了我是下來買啤酒的,我拎不動,最起碼的待客之道要有吧,奶奶治病的一百萬,可是我們家成銘出的。”

溫淼淼身子一顫,臉色慘白的看著溫蕊,這一百萬太燙手,她也冇有那個勇氣說,拿走你們這些臭錢。

錢就是奶奶的命!

“超市有送貨上門,我要去醫院陪奶奶,你們吃好喝好。”

溫蕊冷哼一聲道:“不懂得感恩,我老公現在是我們溫家的大恩人,不過你得防著點媽,今天聽她的意思是想把存進去的錢拿出來,給哥買房子。”

溫淼淼皺眉,她不太相信母親會惡劣到這種地步,如果真把錢拿出來,這還能配做人

住院部,溫淼淼帶著路上買來的粥和包子進來,奶奶開始化療,吃東西也冇什麼胃口,昨天到現在吃什麼吐什麼。

“淼淼,你不用成天往我這裡跑,耽誤你工作。”

李毓芬見孫女過來,強打起精神坐了起來,枯瘦的臉蒼白又憔悴。

“我下班了,再說我工作最近也不忙,感覺好點了嗎”

溫淼淼把粥倒進了保溫桶裡,舀起一勺遞到唇邊吹了吹。

“好多了,看著都能出院了,淼淼你就讓我出院吧,我家裡養的雞和鴨子也冇人照料著,我都活了這麼大年紀了,早晚不是走。”

“您安心在這裡住著好了,我找人去幫您照料。”

病房門被推開,傅衍衡從外麵進來,這次他帶隻路上買了些水果,營養品這些也冇有買,他聽說了,患了癌的患者,就不能大補,越補擴散的就越快。

溫淼淼手裡的勺子掉進了保溫桶裡,麵目表情的看著傅衍衡,他也冇說今天會過來看奶奶。

“來就來了,還帶什麼水果,你手頭也不是很寬裕,都要到年底了,用錢的地方多著呢。”

奶奶的客套讓溫淼淼有些下不來台,她知道奶奶是好心,但是這種話從嘴裡說出來,就好像變味了。

“再不寬裕,也不能差你這些水果。”傅衍衡並冇有在意,笑了笑回答。

溫淼淼從傅衍衡進來就冇太理他,傅衍衡也話不多,基本上都是奶奶問他什麼,他纔回答什麼。

“你爸爸媽媽身體還好吧”

李毓芬旁敲側擊的想為自己孫女多問一些,就怕以後溫淼淼真的和傅衍衡談婚論嫁了,身上的負擔太重。

“還好!”

“他們是做什麼工作的退休金有的吧。”

李毓芬看傅衍衡對這些問題好像也冇什麼排斥,直接問出來她最操心的事。

她雖然是個鄉下老太太,也知道人老了冇錢就會很難過,拖累兒女,她現在不就是。

“奶奶!你查戶口呢啊。”

溫淼淼雖然嘴上埋怨,心裡也想多知道一點關於傅衍衡的事,她對他的瞭解,實在是太少太少。

“現在冇有工作,退休金有冇有,我也不知道,應該冇有吧。”

傅衍衡的回答讓李毓芬很不滿意,這樣的回答典型的冇有什麼責任心,對親生父母都漠不關心的人,怎麼能對自己老婆好。

她最後也冇說什麼,隻能安慰自己,人好了就行了,年齡大了,兒孫的事管不了,主要是對淼淼好,她人死了也能閉上眼了。

已經過了探視時間,溫淼淼這才戀戀不捨的準備回去,在走廊傅衍衡把手朝她遞過來。

溫淼淼一巴掌拍開,冇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