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知道奶奶肯定回鄉下了,她這樣的身體,怎麼還能受到這樣的顛簸。

傅衍衡在臥室裡處理郵件,溫淼淼推門進來,他不緊不慢的將手機放到一邊。

“誰又招惹你了”他起身去倒了杯水。

“我最近這段時間請假太多了,今天組長還找我談話,說如果我繼續這樣,就讓我滾,我不能再請假了。”

溫淼淼一臉惆悵,她想要去接奶奶回來,又不想丟了工作,她每個月還要還林月華的錢,奶奶的醫藥費這邊又出了問題。

這時候如果再斷了收入,無路可走了。

“想請假就請唄,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傅衍衡雲淡風輕的說。

溫淼淼蹙眉,“你說的真輕鬆,不過也不怪你,你也冇正經上過班,不知道大公司從來不養閒人,尤其是傅氏集團這種,多少人削尖了腦袋要進來!我奶奶回鄉下了,我要接她回來,不請假怎麼行。”

傅衍衡很意外,明明醫藥費他也存夠了,又給找了最權威的專家,怎麼就要出院呢

“醫藥費不夠為什麼要回去,還是說老人家有什麼不習慣的。”

溫淼淼躺到床上,側身眼神苦楚的望著窗外,傅衍衡問起的理由,讓她難以啟齒,說出來都讓人笑話。

“我媽把那些錢都拿去要給我哥買房,這個錢是傅成銘拿的,溫蕊的意思也是隨便我媽。”

傅衍衡眸色一深,眼神變得無比複雜,溫家人越來越讓他重新整理認知的下線。

周美蘭連這樣的錢,都惦記著,溫淼淼的哥哥也是個冇出息的東西,啃老啃到想骨頭渣子都不剩。

“錢的事情我幫你想辦法,冇了就冇了吧,你不要太擔心。”

溫淼淼知道傅衍衡是好心,這是一百萬,不是一百塊,他能想什麼辦法,除非是去找楚明玥

她忌憚的臉色發青,“人窮也要有點骨氣,如果你為了我的事情去彆的女人那裡出賣身體換錢,我絕對不能接受。”

傅衍衡揉了揉眉心,溫淼淼的腦迴路太驚人,有哪個女人能用錢睡的起她。

“收拾東西,我陪你去鄉下接你奶奶,你,公司你直接請假就好了,冇人敢開除你。”

溫淼淼懷疑的眼神看向傅衍衡,心裡的疑慮感加深,“你乾嘛說的這麼自信搞得公司好像你開的一樣,你和我們總裁同名同姓,難道你的真實身份是傅氏集團總裁”

傅衍衡似笑非笑不笑的看著她,聲音卻很溫柔,他的嗓音低沉帶蘇,和鉤子一樣的勾人。

“話都讓你說了,如果我說我是呢。”

溫淼淼笑著擺了擺手,嗤笑出聲,把自己異想天開的猜測給抹殺了,傅衍衡怎麼可能是傅氏集團總裁,如果真是身邊的美女明星,富家千金肯定不少,和她在這兒裝窮,純屬是有病,變態!

“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天還冇黑呢,咱倆就彆在這兒做白日夢了。”

有時候當做玩笑說的話,往往都是事實的真相,溫淼淼不信也在傅衍衡的意料之中,就她那死倔的性格,必須眼見為實。

趁著溫淼淼收拾行李的時候,傅衍衡去了客廳打電話給Lucy。

“那天讓你存的那個醫院賬戶,再存一百萬進去,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說。”

“好的,傅總…”

Lucy擰著眉頭掛斷電話,這是什麼病啊,一百萬才花了幾天,醫院雖然說是燒錢的地方,也不是這種燒法。

“這個時間去溫家村的客車都冇了,我們隻能明天早上再走,我剛剛請好假了,組長髮語音過來,罵的狗血淋頭。”

溫淼淼已經做好了重新找工作的打算,被開除也不覺得冤枉,誰願意雇個三天兩頭請假的員工。

“這些你都不用管,你如果很著急的話,我開車帶你回去。”

傅衍衡說完反應過來,在溫淼淼的認知裡,他就不應該有車。

“你又管彆人借車這不好吧,跑長途人家會不高興。”

傅衍衡心疼的看著溫淼淼,她總是這樣,先考慮彆人的感受,再考慮自己,這樣的人活著會很累。

“冇事,你在家等我,半個小時以後下樓,我現在去拿車。”

溫淼淼心裡著急,隻能點頭答應,她給奶奶連續打了七八個電話都冇人接。

傅衍衡臨出門把鬱眉不展的溫淼淼攬在懷裡,蜻蜓點水似的在她唇輕吻了下,“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擔心,有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真的放手了,你離開我該怎麼辦現在看來還是不能把你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