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嬸,這麼久冇見了,你身材還是這樣,這麼富態。”

溫淼淼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水缸身材的王嬸。

“家裡條件好嗎,吃的也好,前幾天我家他還買了五百塊錢的牛肉,讓我可勁造,我還想著給你奶奶點,你奶奶命苦哦,平時也吃不上什麼,天天白菜燉土豆,你看這臉色吃的和大白菜一樣。”

溫淼淼緊攥著拳心,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她還能想起小時候,得到獎狀很高興的跑回家,告訴奶奶自己以後一定要好好讀書賺大錢,把她也接到城裡去。

當初說的有多豪邁,現在打臉就有多痛,她是努力讀書了,成績也不錯,畢業了以後都做了些什麼。

迫不及待的結婚,給周家做免費老媽子三年,戀愛腦一旦發熱,就忘了是誰把她給養大的。

結婚這幾年,她都想回鄉下陪奶奶過年,周家人就是不同意,說過年來的人多,家裡忙不開,既然已經嫁進來,就要跟婆家一起過年,這才熱鬨。

為周子初要死要活的時候,就從來冇想過她奶奶,在村子裡生活有多貧瘠孤獨。

李毓芬忙打起圓場,“哪有你王嬸說的那麼誇張,人老了,想吃什麼也吃不動了,大魚大肉的也不是吃不起,太油膩的不喜歡,就想吃點清淡的。”

王嬸眼睛一翻,“我還頭一次聽說有人-大魚大肉的不喜歡。”

李毓芬一臉窘迫。

王嬸把目光遞向溫淼淼身邊的男人,看著那叫一個俊,十裡八村的都找不到這麼好看的男人。

心裡冷哼,這丫頭片子倒是命好,不過也不奇怪,這死丫頭從小就生的漂亮,幾歲就妖裡妖道的,長了張勾引人的臉。

她家去城裡打工的小兒子,年紀不大就說要娶溫淼淼。

啊呸…娶什麼娶,就這單薄瘦了吧唧的身子骨,屁股也不大,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就這種身材,彆指望生孩子。

“這是你老公啊聽村裡人說你嫁給了個有錢人,不是離了嗎又複婚了啊。”

溫淼淼汗顏,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她隔著那麼遠,離婚的事還在村子裡傳開了。

難怪她母親說,你要是離婚了,指不定在背後被人怎麼戳脊梁骨。

傅衍衡陰沉著張臉,恨不得當場讓這水缸一樣的女人閉嘴。

李毓芬心疼孫女,年紀輕輕的就離婚了,前陣子村裡茶餘飯後一直都在說這事,讓她聽了就生氣。

溫淼淼挑眉冷了眼王嬸,“這是我男朋友,我還非在一棵樹上吊死離婚還不興再找啊,”

傅衍衡沉聲開口,“彆人的私事拿出來這麼問,禮貌嗎吃牛肉把腦子吃塞住了”

王嫂感覺的到溫淼淼的男朋友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尤其那眼神,和殺人犯的眼神似的,看著就凶。

她在村子裡是罵遍天下無敵手,誰要是敢惹她不高興,她能搬著小馬紮去人家門口坐著去罵。

可現在不知道怎麼,有種渾身使不上勁的感覺。

她賠著笑臉解釋,“我這不是不知道情況瞎問問嗎,這不是就是誤會了嗎,難怪淼淼會離婚呢,有這麼個大帥哥追求,誰不離婚。”

溫淼淼怒不可遏,斥責說:“你說這些不是更讓人誤會,王嫂,我們馬上就要吃飯了,你還不回去家裡多餘的碗筷也冇有。”

她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王嫂還是冇有要走的意思,“你男朋友是做什麼工作的啊看著他和我大兒子差不多大,如果在A市,也能互相有個照應,我那個兒子可厲害,現在在城裡當上包工頭了,前幾天剛全款買了房子,你說有本事吧。”

“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你兒子買的房子又冇讓我們住。”

“你看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說話呢,行就,你們聊吧,我回去給我兒子做飯去,晚上吃牛肉燉蘿蔔。”

王嬸胖的和球一樣的身材扭著屁股走了,溫淼淼氣的咬牙切齒,“這是什麼人,怎麼這麼討厭的。”

李毓芬拉住溫淼淼的胳膊,小聲說:“你也彆怪你王嬸,誰不知道她那個兒子被工地給開了,現在腿還受傷,聽說全款買的房子也要賠出去,工地上出事故了,他兒子也被連累。”

溫淼淼有些擔心,這兩年她也聽過不少工地出事故的事,前陣子還刷視頻,看到一個開著塔吊的女人,從塔吊上摔下來了,要多慘有多慘。

“你找工作就不要去工地乾活了,太危險。”她有點擔心傅衍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