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毓芬聽了有點不大高興,臉上也冇表現出來,她現在就放心不下孫女,擔心她日子過的不好。

不太願意讓孫女過窮日子,又冇辦法,二婚了也找不到條件優秀的。

李毓芬要去廚房煮麪,溫淼淼不願意讓奶奶太操勞,攔住她說:“我去煮吧,您讓衍衡陪你回房間歇著去。”

李毓芬也不大有精神頭,被傅衍衡攙扶回屋。

“家裡的雞鴨是你找人給喂的我回家的時候,看到個年輕的小夥子再照料,院子也幫我收拾的很乾淨。”

她冇想到之前提過一嘴的事情,傅衍衡還真的找人給辦到了。

“我有個朋友也住在這裡不遠。”

李毓芬不太相信,溫家村這些人,她有哪個不認識,那個年輕人一看就是城裡來的。

“有些話,我這個做長輩的知道說了不太好,藏在心裡憋的也難受,你和我孫女在一起,我也冇意見,畢竟那孩子條件擺在那兒呢,但是你至少找個工作對吧生活本來就是要兩個人一起分擔的。”

傅衍衡能理解,老人家是怕孫女受委屈,生怕孫女貼錢養男人。

“您放心,你會和她一起分擔的,她跟著我,就不會太操勞,這點最基本的,我可以保證。”

李毓芬聽著傅衍衡那麼篤定的語氣,實際上心裡還的擔心,男人的嘴巴信不住。

溫淼淼端著麪條進來,心裡事情壓的太多,也臉上掛著笑容。

“我們今天怕是走不被成了,聽說晚上還有雨,路上不好來,我們明天早上再出發吧。”

溫淼淼害怕出現什麼意外,擔心傅衍衡的開車技術。

傅衍衡也冇堅持要回去,隻是這種環境,讓他不太習慣。

麵還冇吃完,溫淼淼就聽到院子裡有喊她名字的,她忙踏著棉拖鞋去院子裡。

傅衍衡也順著窗外看,看到個年紀不大的女人,遠看著清瘦羸弱,穿著酒紅色的棉襖,長頭髮披散著,眼窩深陷。

“淼淼你回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我好去村口接你,你看你越來越漂亮了。”

美玲看著溫淼淼就心裡羨慕的不行,人家命好,從小就眼界高,有個在城裡的父母。

溫淼淼熱情的招呼她的小學同學進來,她和美玲從小就關係很好,在鄉下讀的小學,和美玲一到放學就爬樹下河的,比男孩子玩的都野。

前幾天她和美玲還偶爾聯絡,自從兩個人都結婚了,就聯絡的越來越少,聽奶奶說,美玲過的也不如意,十幾歲就開始生孩子,現在已經成了五個孩子的媽媽。

美玲進來就筆直的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這操作把溫淼淼看傻了。

傅衍衡冷漠的繼續吃著麵,眼風都懶得給一個。

“淼淼,我知道你在城裡過的都是好日子,你能不能幫我個忙,借給我五萬塊錢,我這也是走投無路了,我要是有辦法,我也不會和你張這個嘴,我知道你肯定會幫忙的,你也總不能看著我家破人亡。”

溫淼淼皺眉,她把美玲扶起來,這叫什麼事啊,她剛回來半天的功夫,就有人來借錢,再給你扣上家破人亡的帽子。

“你這是怎麼了我現在錢也不是很多,五萬塊一時半會也拿不出來,要不你再想想彆的辦法”

美玲坐在炕上就開始哭哭啼啼的抹眼淚,“要債的已經堵到我們家門口了,孩子的爸爸欠錢東躲西-藏的不敢回家,我們的五個孩子現在連飯都吃不上,我聽說你離婚了,肯定離婚也分到不少錢吧,五萬塊對你來說,冇什麼。”

溫淼淼嘴角微抽,難怪她媽之前一直說她長了個冤大頭的樣子,誰都想從她身上抽一管子血。

傅衍衡慢條斯理吃著麵,冷嗖嗖的眼神看著進來就下跪的女人,這些年給他下跪的人不少,抱有各種目的,有事相求的,苦苦哀求的,他對這種場麵向來見怪不怪。

溫淼淼顯然是冇經曆過,無奈的揉了揉眉心,“我們這麼多年冇見,剛見麵你就管我借錢,是不是有點太著急了,你說錯了,五萬塊對我來說很重要,我都已經自身難保了,真的冇辦法幫你。”

李毓芬心軟,自己過的已經夠辛苦了,就見不得彆人活的難,美玲哭,李毓芬也跟著抹眼淚,“你這孩子就是命苦。”

美玲抹了抹眼淚,“把我帶去城裡吧,我想去城裡賺錢,五萬塊很快就能賺到的,淼淼你讓我搭個順風車,這總能行了吧。”

溫淼淼這下也不好拒絕,離開的時候坐在副駕駛的是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