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為了照顧外婆,隻能坐在後麵,美玲坐在副駕駛。

一路上外婆都在說美玲這孩子不容易,一個人要拉扯五個孩子,年紀輕輕的身體就不太好,長期勞累,營養不良。

美玲也被自己感動,臉頰紅著低頭說,“年輕人吃點苦無所謂的,就是可憐了我的孩子們。”

“越窮越生,冇能力生什麼五個”

傅衍衡冷不丁的拋出這句話,車裡的三個女人臉上表情各異,氣氛變得尷尬無比。

溫淼淼才發現,傅衍衡這個人太刻薄,就算心裡這麼想的,也不能說出來啊,往人家傷口上撒鹹鹽粒子。

到A市已經是下午,李毓芬被直接送到醫院,這一路顛簸,溫淼淼擔驚受怕,生怕奶奶身子骨撐不住。

車裡隻剩下美玲和傅衍衡,傅衍衡從車子的扶手箱裡拿出了五遝嶄新的鈔票遞給了美玲。

“這些你都拿去吧,不要再麻煩淼淼。”

美玲詫異的眼神看著溫淼淼的男朋友,心裡暗歎,溫淼淼怎麼命這麼好的,結婚嫁了個有錢人,離婚了又找了個開奔馳的男朋友,五萬塊說拿就拿,這可不是小數目。

“謝謝您,這錢我會還給您。”

傅衍衡冷漠的瞥了她一眼,“不用了,多給了你一萬,買個回去的車票,你來A市,淼淼也冇空管你,彆跟她說,我給了你錢。”

美玲忙把錢一股腦的塞進包裡,將拉鍊拉好,鬆了口氣,她老公的賭債終於能還清了。

“可是,淼淼說了,讓我先住你們那兒,你們那兒還有空房間,我找到工作了,就不會再打擾。”

傅衍衡無奈的深吸了口氣,他不想要有人打擾到她和溫淼淼的清淨,家裡多了個大活人,看著心煩,衛生間隻有一個,太不方便…

說話的功夫,傅衍衡看到溫淼淼,美玲還穩如泰山的坐在副駕駛,也不讓座位。

溫淼淼打開車門坐在後麵,傅衍衡眼神示意美玲下車,拿錢走人。

“淼淼,我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也冇處落腳,你看看能不能讓我在你家住幾天。”

溫淼淼冇有猶豫,怎麼說和美玲也是認識那麼多年,她現在是冇能力幫助美玲,但是藉助幾天,對她來說也無所謂的事情。

她欣然答應:“行啊,我們家還有空房間,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傅衍衡臉沉了下來,為了給溫淼淼留麵子,也隻能把怒火忍下來。

人要是太善良,不是好事。

美玲進門就一直和好姐妹視頻顯擺,說她到了A市,現在住的公寓漂亮的不得了,還在市中心。

溫淼淼隨著傅衍衡回了臥室,傅衍衡將臥室門關好,疲倦的靠在床頭,開了那麼久的車,人又乏又累。

“我知道,你不喜歡陌生人來我們家,可是她剛來A市人生地不熟的,一個女人我怕她出事,你先委屈委屈,她也挺難的,男人不爭氣,要一個人養五個孩子。”

傅衍衡掏出煙盒,想到溫淼淼立的規矩,在臥室裡不能抽菸,又把煙盒扔到了床邊,“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誰讓她生那麼多,冇那本事生,還一個勁兒的懷。”

傅衍衡的手機在床上響了,溫淼淼往螢幕上掃了眼,上麵顯示陳管家。

陳管家這是什麼名字。

傅衍衡起身去一邊接電話,溫淼淼在邊上安靜的不說話,隻聽到他說馬上回去。

掛斷電話,溫淼淼這纔開口問,“這麼晚了,你還要出去”

“很快就回來,彆和你那個朋友掏心掏肺的,什麼都說,有些人你對她越親近,就越賴著你。”

溫淼淼覺得傅衍衡把人想的都太壞了點,這世上有幾個林小柔,蛇蠍心腸的,美玲知根知底,年紀不大就一直在家帶孩子,心思肯定冇有那麼複雜。

溫淼淼斬釘截鐵的說:“不會,每天在家帶孩子的人,能有什麼壞心思呢,她肯定也是走投無路了,纔會找我幫忙,再說我也冇幫她什麼。”

傅衍衡覺得溫淼淼還是經曆的社會毒打太少,被最好的閨蜜搶了老公,這教訓一點也不吃,現在還是這樣,冇長進。

傅衍衡在門口換鞋美玲狐疑的看著他,“這麼晚了,還要出門啊。”

傅衍衡淡漠的“嗯”了一聲。

美玲心裡這下想明白了,溫淼淼離婚了,怎麼還能找個條件這麼好的,大晚上的不在這裡留宿,隻有一種可能,溫淼淼在外麵給人家當三。

現在城裡的有錢男人,有幾個不在外麪包養情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