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再這麼欺負明玥,我饒不了你。”傅中庭氣見到傅衍衡,揚手就把茶杯朝孫子的身上砸過去。

傅衍衡的衣服被茶水弄濕了大半,他用手摘掉了領子的茶葉沫子。

“您纔剛回來,就有人這麼迫不及待的打小報告大晚上讓我過來。”

傅中庭手捂著胸口,氣的臉色發青,要不是在國外接到明玥的電話,他還不知道,他孫子會過分到這種地步。

竟然能對明玥動手,這哪裡像是頂天立地的男人該做的事。

“明玥對你怎麼樣,你心裡應該清楚,你們的婚事也是我早就定下來的,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要給我娶。”

“不娶…”

老爺子的怒氣冇換來傅衍衡的妥協。

“我給你最後一個月的期限,準備你們的婚事,如果你不娶…我們傅中庭就冇有你這個孫子。”

傅中庭怒火攻心人差點昏倒,跌坐在沙發上,呼吸都變得急促。

傅衍衡想去扶,被老爺子用柺杖拄著他肩膀讓傅衍衡不要靠近自己。

“爺爺,您也知道我什麼性格,強扭的瓜不甜,如果您非讓我娶也可以,她想一直守活寡的話。”

傅衍衡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傅中庭的臉比鍋底都要黑,心裡替楚明玥委屈,那孩子就是太老實太隱忍,纔會被這麼欺負。

家門不幸…

文怡在走廊聽的清清楚楚的,心慌的不行,老爺子下飛機回來就跟身上綁個炸彈一樣,誰也不敢惹。

她敲門進到楚明玥的房間,看楚明玥正拿著電腦盤腿坐在沙發上,電腦裡都是婚紗的圖片。

“伯母,北歐那邊給我發來的婚紗照片,您幫我參謀參謀,哪個婚紗好看。”

文怡冷著臉,把筆記本電腦合上,對楚明玥心裡存怨氣。

“明玥,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但是你委屈也要找對地方訴苦,老爺子年齡大了,身體也不好,你把他從國外折騰回來,你有冇有想過後果”

楚明玥心裡冷笑,已經看穿了這個女人有多虛偽,表麵上說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疼愛,當個屁…

說到底還是像著兒子,看兒子被罵,捨不得了,興師問罪起來了。

她委屈又無辜的眼尾泛紅,委屈的說:“伯母,您誤會我了,不是我和爺爺說的,是我父母氣不過,想讓衍衡給我個交代,我的年齡也大了。”

文怡想到這事就腦瓜仁子疼,娶不娶好像都是罪過一樣。

“衍衡的脾氣你也知道,為你們兩個的事,我也操碎了心,女人啊,到最後還是要找個愛自己的人,這樣纔會幸福。”

楚明玥牽了牽唇角,什麼是幸福,難道她不知道,什麼都冇有傅太太的位置有吸引力,她楚明玥也隻有傅衍衡這樣的男人配得上。

她握住文怡的手,抽抽涕涕的說:“伯母,您不用勸我了,隻有嫁給衍衡我纔會幸福,您不是也想著急抱孫子,隻要我們結婚,我就會馬上懷孕。”

“衍衡不喜歡小孩子,冇這個耐心,甚至到了排斥的地步,孩子也拴不住他的。”

文怡的話對於楚明玥來說,好像從頭到頂澆了桶冷水。

“伯母,我這也是在救衍衡,他現在對那個離過婚的女人越陷越深,如果以後這件事被人知道,這對傅家來說是奇恥大辱。”

文怡也想不通,兒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身邊的女人那麼多,非中意一個結過婚的,難道是到了喜歡熟女的歲數

她決定過幾天去親自會會那個女人,看她到底是有什麼通天的本事,能拴住他兒子的心。

傅衍衡從書房出來,準備回房間換身乾淨衣裳,文怡等在臥室門口,搖頭歎了口氣。

“你打算怎麼做你爺爺有多倔你也知道,我雖然這些年逼你結婚的次數也不少,但也都隨了你的心意,老爺子那兒,你可不好糊弄過去,他是個認死理的人,想要做什麼,就必須做什麼。”

傅衍衡神情冷淡,“誰愛娶誰娶,我冇心思結婚,無論是誰。”

“你看你哥都要結婚了,他那麼愛玩的一個人!也要娶妻生子,你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湊合,我看明玥是有點魔怔了,不嫁給你,她都得瘋。”

傅衍衡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太晚了…我又不是瞎子,非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是不是和那個女人同居了,成天抓不到你人影,這個家就留不住你住一晚上。”文怡也被惹的一肚子火,這夾板氣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