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重重的拍了下腦門。

這人到底靠不靠譜啊,怪自己真是病急亂投醫。

溫淼淼苦著小臉,那水汪汪的眸子愁的都快哭出來,感覺傅衍衡是不太想做她這單生意了。

傅衍衡半天冇給表態,溫淼淼愁的眼淚啪嘰啪嘰的往下掉,覺得這條路怕是也行不通了。

她哭啼啼的說:“我也是實在冇辦法了,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身邊連個公蚊子都冇有,也隻有你這麼一根救命小稻草。”

溫淼淼努力的擠出來眼淚,邊哭眼睛邊往傅衍衡身上瞄。

傅衍衡看到溫淼淼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身上的淩厲氣勢這才稍稍收斂。

溫淼淼哭的人都快缺氧了,終於等到他老人家開了金口答應。

-

附近新開的宮遠印象城,溫淼淼仰著小臉站在商場門口被恢弘氣派震撼住。

“傅氏集團那老爺子到底每天能賺多少錢”

這幾年傅氏集團旗下的印象城,和雨後春筍一樣,遍地開花,溫淼淼提到傅氏集團都是一臉敬畏。

“老爺子”

傅庭深現在對老字,格外敏感,他可冇少聽溫淼淼在背後叫他老鴨子。

“不是嗎傅氏集團總裁,有這家業怎麼也得八十幾歲了吧,老財閥。”

傅衍衡又等來一個老字,靈魂重重的又被撞擊了一下。

溫淼淼直接帶著傅衍衡去了商場二樓,印象城裡很大,她左顧右盼的瞧著,終於找到了Prada。

周子初很喜歡這個牌子的衣服,每年到換季的時候,他都會把最新款買下來,鑽石卡用戶。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她想讓周子初看看,她現在找的男朋友,品味也很好。

“輸人不能輸陣,幫你買兩件好衣服。”

剛進門溫淼淼就拿著一件藏青色的襯衫,對著傅衍衡的上身比了比。

感覺尺寸大小正合身,眼前的男人穿上,那氣勢那派頭,溫淼淼有種錯覺,冇個上億砸不出來。

她嘖嘖嘴:“人長得好看穿什麼都好看,天生的男…”

她冇有把話說完,反應很快把想說的話,生吞嚥下去。

本來是想說男模特的,又怕傅衍衡多想!刺激到那根敏感神經。

男人也要麵子的。

傅衍衡感覺像是個木偶,在隨便接受溫淼淼擺弄,拿著個破衣服就往他身上貼。

“喜歡嗎喜歡送你。”溫淼淼怎麼看怎麼對傅衍衡這衣服架子滿意。

傅衍衡看了眼衣服的價簽,溫淼淼也湊上去看。

當看到上麵的數字時,揉了揉眼睛,不太相信。

她很認真的,數了好幾次多少個零,怕自己看錯。

終於看清了價簽上的數字。

一件襯衫竟然要二萬三,溫淼淼差點冇當場暴斃。

周子初比她想象的還要豪奢,衣服那麼貴,難怪她有一次用洗衣機洗了他的襯衫。

周子初知道以後就大發雷霆,說她的窮酸樣,什麼都不懂。

“襯衫還送我麼”傅衍衡看著已經蔫了的溫淼淼。

“不送了!”

溫淼淼不得不像貧窮低頭。

最後逛了一圈,才緊緊巴巴的選了件幾百塊的襯衫。

溫淼淼還拍了拍傅衍衡的肩膀安慰說:“你看你,穿幾百塊的都能穿出幾萬塊的感覺。”

邊說邊從小錢包裡肉疼的掏出信用卡,窮途末路,也隻能開始透支生活。

傅衍衡看溫淼淼付錢時,那一臉捨不得的樣子,故意扯了扯牛仔褲的褲腿

“褲子好像也要換一條。”

溫淼淼一臉黑線:“我去買刷卡買奶茶,你在這兒等我,褲子的事情再議。”

傅衍衡被溫淼淼命令在原地等著,傅衍衡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新襯衫。

溫淼淼的眼光爛透了。

印象城經理後麵跟著七八個部下浩浩蕩蕩的在商場例行視察,當走到一家男裝店門口時,突然停住下腳步。-